想谈一场普通的恋爱,对同志来说有多难?当我被问到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无论我有没有男朋友,我都会感到两种尴尬。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我说不出他们共同的特点,相对的他们会说我比较细心,同时拥有男生跟女生的观点,有些女生会来问我男生怎么想的,有些男生会来问我女生怎么想的,其余的时间他们都不问我怎么想的。但其实我想的就是我想的,不代表哪一方想的。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我时常羡慕他们的人生有一条便捷的路,不必证明自己什么就能活得很安全。高中老师曾经对我说:你应该要比别人更有独立的能力,才能去争取你要的东西。我知道她很担心我,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得比别人努力,才能正正当当的活下去。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在被问到有没有男/女朋友的时候,应该只有单身的人会感到尴尬。当我被问到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无论我有没有男朋友,我都会感到两种尴尬。单身时的我会想:我没有女朋友,但我并不特别想要女朋友。或者,我没有女朋友,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告诉你,我有男朋友。


图片|来源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是老师,教过很多小孩。我也曾经教过很多小孩,现在还常常在带小孩。我有一些异性恋朋友讨厌小孩,他们说:小屁孩麻烦死了,我一辈子不要生小孩。但我想不是所有异性恋都这样,至少我朋友的爸妈不是,不然没有我的朋友。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是成功的父母,也有一部分是失败的。我想,要当父亲,或是母亲,好像只跟他们个人有关,要不要沟通,有没有耐心,跟他们是不是异性恋,没有太大关系。(推荐阅读:【丁菱娟专栏】父母可以跟着孩子,再青春一次

我有很多异性恋朋友──其实,我是不会这样说话的,因为朋友就是朋友,一个人的人生关乎个人,其他的,都是构筑自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