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談一場普通的戀愛,對同志來說有多難?當我被問到有沒有女朋友的時候,無論我有沒有男朋友,我都會感到兩種尷尬。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我說不出他們共同的特點,相對的他們會說我比較細心,同時擁有男生跟女生的觀點,有些女生會來問我男生怎麼想的,有些男生會來問我女生怎麼想的,其餘的時間他們都不問我怎麼想的。但其實我想的就是我想的,不代表哪一方想的。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我時常羨慕他們的人生有一條便捷的路,不必證明自己什麼就能活得很安全。高中老師曾經對我說:你應該要比別人更有獨立的能力,才能去爭取你要的東西。我知道她很擔心我,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得比別人努力,才能正正當當的活下去。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在被問到有沒有男/女朋友的時候,應該只有單身的人會感到尷尬。當我被問到有沒有女朋友的時候,無論我有沒有男朋友,我都會感到兩種尷尬。單身時的我會想:我沒有女朋友,但我並不特別想要女朋友。或者,我沒有女朋友,但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告訴你,我有男朋友。


圖片|來源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是老師,教過很多小孩。我也曾經教過很多小孩,現在還常常在帶小孩。我有一些異性戀朋友討厭小孩,他們說:小屁孩麻煩死了,我一輩子不要生小孩。但我想不是所有異性戀都這樣,至少我朋友的爸媽不是,不然沒有我的朋友。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是成功的父母,也有一部分是失敗的。我想,要當父親,或是母親,好像只跟他們個人有關,要不要溝通,有沒有耐心,跟他們是不是異性戀,沒有太大關係。(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父母可以跟著孩子,再青春一次

我有很多異性戀朋友──其實,我是不會這樣說話的,因為朋友就是朋友,一個人的人生關乎個人,其他的,都是構築自我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