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萝伊摩蕾兹在 12 月 6 日时,被拍到与《PLAYBOY》杂志的女模哈里森互动亲昵。她在今年演出《她的错误教育》,故事背景设定为 1990 年代,一名女同志被迫送入同志矫正营,但她却发现 20 年后的今天,依然有“性倾向治疗”的情况,那反观台湾呢?


图片|来源

童星出身的克萝伊摩蕾兹(Chloe Moretz),在 12 月 6 日时,被拍到与《PLAYBOY》杂志的女模哈里森(Kate Harrison)互动亲昵,在街上拥吻,大方放闪兼出柜。过去都是与男性交往的克萝伊,从未公开表态过自己的性倾向,目前两人的恋情也尚未有正式回应,但此消息一出,造成粉丝及网友的热烈讨论,正反面的意见都有,但大多留言表示祝福:“只要幸福就好了!”

不过,克萝伊一直以来,都支持 LGBTQ 权益,受访时曾说过:“我觉得不要假设任何人的性向,我们都是人,也都试着和所爱的人在一起,并成为最好的自己,”(推荐阅读:公投挺同志|我们白头偕老,但病床前却无疾而终

在《她的错误教育》饰演女同志,演出原因:我有两个同志哥哥


图片|来源

克萝伊摩蕾兹也在今年演出《她的错误教育》(The Miseducation of Cameron Post),改编自同名小说,故事讲述一名女同志被迫送入同志矫正营,而后依然选择坦然面对真实的自我。

她会演出此部电影,表示是因为自己有四个哥哥,当中有两位是同志。在她眼里,哥哥跟别人并无不同,但仍因为性倾向而遭到霸凌,这让她感到非常心痛,并久久无法忘怀,因此她下定决心要保护他们,更努力为 LGBTQ 族群发声,她曾在英国同志媒体《Gay Times》采访时,表示:“我必须告诉人们,就算你是同志也没什么大不了!请为自己的身分感到骄傲,并扬起你们的旗帜,让大家看见!”她认为无论是性向、性别还是肤色,没有一个人该被以不同的眼光来看待,不应该用标签去隔离彼此,她说:“在我这个年纪,我就决定要为同志、妇女及所有弱势人权发声。”(推荐阅读:【张铁志专文】我系基佬、我是同志,拒绝沈默的年代


图片|来源

《她的错误教育》的背景设定为 1990 年代,但克萝伊却发现 20 年后的今天,依然有将同性恋视为病症,并强迫孩子去进行“性倾向治疗”的情况,她感到其中议题的重要性,说道:“我在乔治亚州长大,小镇里有很多被迫矫正的同志,因此这部片很符合我家乡的形象。我一直觉得性倾向治疗是很古老的议题,但我发现这种治疗在美国 37 州合法,只有在少数州不合法,这代表了什么?基本上性倾向治疗,在美国是合法的,这就是问题所在。”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性倾向治疗

Conversion therapy

根据维基百科,是指试图透过心理或灵性介入来使人从双性恋或同性恋转化至异性恋的尝试,属于伪科学的一种。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性倾向是能够改变的,且医疗机构警告称转换疗法是无效的,并可能带来严重有害的后果,美国 、英国医学机构及政府机构均认为转换疗法有潜在危害。欧洲、美洲和亚洲的某些地方皆已立法禁止转换疗法的实施。

觉得性倾向治疗离我们很遥远吗?你知道,台湾目前依然有性倾向治疗的机构吗?我们一起来看看台湾的“性倾向治疗”现况。

“性倾向不是疾病!”

台湾现在仍有“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根据风传媒在今年 11 月 5 日的报导,陈思豪表示:“国际上的走出埃及组织已经解散了,只剩台湾的走出埃及还在做不对的事。”

“走出埃及”的运动团体,通常自称为“同性恋辅导团体”,他们始终相信同志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造成的,可以透过辅导、劝说或宗教祈祷,可以转变为异性恋,或是脱离同性性倾向。

而“走出埃及”运动中不乏有现身者出面表示,称自己是“前同志”,宣称自己是透过机构辅导,从同性恋变成异性恋,像是今年九合一选举的《性别平等教育法》电视辩论会上,反方代表郭大卫便自称自己是“前同志”,他认为同志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推荐阅读:回应“前同志”郭大卫,美国矫治同性组织创办人道歉“治愈是假的”


图片|影片截图

“国际走出埃及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最早创立于加拿大,由 Gary Cooper 及 Michael Bussee 所创办。该组织创办人 Michael Bussee 在 2007 年出面道歉,说明不能透过任何矫正方式,去改变一个人的性倾向,他并没有让任何同志变成异性恋,反而是崩解了这些人的自我认知;其中前领导人 Jeremy Marks 与 Darlene Bogle 更承认了自己的同志身份。Darlene Bogle 说道,在辅导期间,有女同志因为无法被矫正,因而感到十分沮丧,后来选择自杀身亡。“国际走出埃及组织”于 2013 年正式解散。

而卫福部在今年 2 月函释确定禁止“性倾向扭转治疗”,未来若提供“性倾向扭转治疗”,最重可判三年以下刑期。卫福部的医事司司长石崇良,透过中央社报导指出,不论是世界精神医学会、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是世界卫生组织,都认为性倾向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疾病,任何宣称可以扭转性倾向的治疗,都是没有受到科学或是医学认可的。台中市政府也在 2016 年 5 月发布新闻指出,卫福部也应该明确禁止坊间的医疗性质或传统疗法的“回转治疗”。

透过克萝伊摩蕾兹在《她的错误教育》的演出,体悟到现今仍有将同性恋视为病症、强迫同志“性倾向治疗”的情况,我们也可以看到台湾有团体或是前同志现身说法,声称性倾向可以透过治疗而有所转变,但国际上已有许多组织,及过去提供扭转治疗的创办人与领导人皆清楚表示,“性倾向”是无法被改变的,那些受治疗的人们,只是受到环境与同侪的压力,选择压抑自我,而产生所谓的“转变”。但一个人的意志与心灵,是不能受制于他人的,那将会是一种伤害,唯有温柔善待每个人独特的灵魂,尊重彼此的性向,才能减少伤害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