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之后,是否忘了最单纯的美好与快乐了呢?我们都该学习孩子的纯真,没有分别心。人人如此,社会的对立与冲突,自然也会减少。

有了脸书这样的网路交谊软体,“让自己看起来过得很好”,成了在脸书上最常进行的活动。不管是出国旅行、与家人聚餐、工作纪录照、得到礼物的庆祝,大家都像全民记者,抢第一手消息要将这样的“小确幸”公告周知,让身边的友人同事都知道“我过得不错”。(推荐阅读:大数据的楚门世界:自恋的打卡时代


图片|来源

一般双薪家庭,一周当中能与孩子共享的游戏时光其实并不多,每到周五下午开始,许多父母亲抓紧时间,带孩子到新北耶诞城感受过节气氛,带孩子买衣服,吃美食。看孩子坐上绚丽的旋转马车,就拼命地拍照,坐上小火车也要不断自拍,但是放下手机后,脸上的笑容竟然立刻消失。我再走到信义诚品的美食街,路上的人们或走或坐,眼神专注的看着手机,但其实脸上没有表情。只有在食物一上来的那一刻拍照打卡,脸上的幸福感最足,接下来,长长的沉默弥漫在每一张桌子,不管是一个人来、两个人还是三个人。当我们在上缴脸书我们过得很好的功课,却常忽略了,身边的幸福。

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我们学会羡慕也学会鄙夷,羡慕那些物质生活优渥的样貌,大人羡慕那些买了名车的同事、住在好地段的同学、总能出国度假的朋友,有帅老公、年终奖金跟圣诞礼物的人们。小孩就羡慕有变形机器人的同学,穿 Nike 的同学,学期末总能领奖状的同学;自然而然也学会鄙夷那些讲话口音很重的同学,那些戴着矫正眼镜、衣服总是脏脏的同学,大家都不喜欢跟他们一起玩。

孩子不能选择家庭的贫穷或富有,也不能决定自己的出身,每一个从家庭里诞生的孩子,原本都是如此独一无二的被呵护,到了学校之后,却不自觉得被比较出智愚美丑贫富贵贱。孩子便开始形成一个一个的圈子,我们是一国的,跟你不是一国的,霸凌歧视也应运而生。但在初始,人还未被贴上标签之前,这一切的评判标准都是不存在的,在初始,所有的人都是宝贝。

我们家庭小康,绝非富有,但能给孩子的尽量满足,或许在宠溺的边缘,但总想教他拥有就是一种责任,爱物惜物,与人分享,是得到这些的必要附件。不上学的潘雨,非常珍惜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互动的机会,毕竟没有那种每天都可以一起玩的同学。于是每次出门,他总要带大量的玩具,有时是十只机器人,有时是几十台小汽车,有时是整组的积木,常常重到他自己也背不动。他爸总是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可能没有地方玩喔!”“带这么多会背不动喔!”,但潘雨总是很坚持的说“要带去给小朋友玩!”。尽管他完全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前两天为了访友,我们一家来到信义区的贵妇百货,还没到之前,老公就担心着待会潘雨会不会把吃了面包油油的手擦在人家的玻璃橱窗上,会不会在人家店里跑来跑去,撞坏了东西一辈子也赔不起。好在潘雨倒是很会察言观色,拿着面包站在门外吃完,进来仔细地跟着听这些钟表的历史。

好不容易,走出一只表 270 万起跳的瑞士名店,觉得这里还真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好奇着都是什么样的人会来这里消费?她们走路不知道脚跟着不着地?潘雨则是被楼下中庭宝丽广场里的圣诞装置吸引,一个劲的往已经很拥挤的人潮走去。就看一堆贵妇带着小孩,不只自己身上铺满了名牌,连小孩也各个是小贵族的打扮。她们不断的穿梭在这些雪白圣诞装置中间,自拍、他拍、美肌尽情拍,好似自己跟小孩都是精心打扮的精品,必须马上上传,幸福的证据。我远远看着实在有种非我族类的感受,猜测潘雨大概很难从中找到玩伴,估计待不了多久。

结果,当潘雨拿出玩具放在地上,孩子们开始好奇地向他靠近时,这些非常重视教养的妈妈们,都立马阻止他们的孩子:这是别人的东西,你有问过人家可以玩吗!?没想到潘雨却爽快的说“可以!一起玩吧!!”孩子们就蜂拥而至,原本不认识的一群小孩,就坐在地上开始玩着为数众多的汽车机器人,各自相安无事现场一团和气,贵妇百货立马变成儿童游戏区。


图片|来源

这时我心中的想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我发现孩子的眼中,没有那些分别心,他也不会因为贫富贵贱的表象,去影响他要跟谁玩不跟谁玩。有时候是大人心中的判断,划开了自己与他人的界线,不管是对自己过高或过低的评价,都显得多余。当我还看着潘雨那不称头的居家打扮,穿梭在穿着豹纹、皮草、皮衣、西装的小大人中间时,羞赧自己让孩子穿得寒伧。潘雨却用他的慷慨,证明了他心中的富足,重点不是他拥有多少玩具多少钱,重点是他有的都愿意与人共享,那他的世界,就一点都不缺。现场最富有的孩子,就是他了!

那种富足,不是父母有多少财产可以去为他背书的,也不是有高标的物质就能达到。他的个头小心中却大气,我枉为大人心中却是条条格格的自我限制。或许小不是小,大不是大,富足或缺乏,单看心中是否广阔,价格并不代表价值,或许孩子的眼光比我们更清楚。谁知道富养的孩子,心灵是否孤单?家教甚严的孩子,心中是否渴望自由?但潘雨愿意张开手,那一瞬间,这些各自身上的标签跟真相都不重要了,重点是:此刻我们在一起,共享美好的时光。不管贫穷或富有,我们总有可以给人的东西。


图片|来源

我想有这样平等的眼光与心智,等潘雨到了学校,或许可以继续保有一种看待人事物的纯真,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以分享作为与社会的连结,以分享打破社会既有的价值判断,以分享把我们贯注于他的爱,再给出去。而不像脸书这样,用表象的事物去标签价值与幸福,而是重视当下的共享,珍惜每次相聚的缘分。人人如此,社会的对立与冲突,自然就会减少,我们都该学习孩子的纯真,将分享当作一种对所感受之爱的回馈,他们才是和平的使者。

而分享是需要学习的,潘雨在与小朋友相处的路上,也经过很多挫折。有带着各式各样的玩具、画笔、机器人的哥哥,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所有的产业,不许其他人靠近一步,不管潘雨怎么拜托,怎么哀求,对方都不肯施舍一点给眼前的他,最后只能带着眼泪扑进我的怀中。也遇过一整家的玩具随便你玩的大气哥哥姐姐,不介入、不过问,自由参加,无限包容。也有在花博公园为了一个可以滑草皮的纸箱,而跟对方又拜又求终究未果的悲剧。他也曾执着傲慢,大声伸张自己的所有权,不肯借其他小朋友玩具,搞得大家不欢而散。

于是在他的小小心灵,慢慢知道,一个拒绝可以伤人自尊,一个分享也可以拥抱世界。分享,是拉近与人距离的最快方式,也是对这个世界的善意表示。(推荐阅读:“当你拥抱世界,世界就开始拥抱你”感受自己存在的疗愈插画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