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自己低声絮语:新的一年即将到来,在年末盘点自我,好好拥抱自己吧!接受那些完美与不完美,更重要的是,你是被爱也被关心的。


The writer in me says I need to write.|作者提供

继上一次絮语已经大约三个月。

我人在前往拉斯维加斯的路上,坐在机舱喝着我第二杯酒。

决定去这个据说十分虚华的城市大概是两天前的事儿。想了很久,跟自己说要逃离纽约几天,却一直无法下定决心要去哪儿。本来心一横,去越南好了。没为什么,因为够远,因为够热,因为已经去过泰国了。后来发现一个星期根本不够呀。这种突如其来的决定,不太适合太大的国家、又不说中英文。西班牙,秘鲁,哥斯大黎加,夏威夷,巴拿马,乌克兰,摩洛哥,杜拜,日本⋯⋯上网查找资料至少一个星期之后,放弃了几天。想想,啊算了待在纽约吧,多工作几天多赚一点钱。(推荐阅读:找回对生活的热情!轻松海外旅行的 5 个小秘诀

但心底深处,我知道我如果不离开这个大城市,我会再度陷入忧郁。冬天毫不留情地降临,事业没有起色──征选不多,机会不大。这些日子做的事情绕着演戏转,却始终不是演戏。看着他人成就,事业飞腾,心里多少惶恐。当发现这份惶恐逐渐转为嫉妒、羡慕、以及不甘心;我知道是时候离开,是时候呼吸一口不太一样的空气。

所以拉斯维加斯出现在选择群里。

因为便宜。因为方便。因为从来没去过。因为好奇。因为你可以去个五天就好。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纯粹为了旅行而旅行。每次旅行一定有工作同行,或同伴,或抵达地总有人迎接照顾。因为这些时日在餐厅工作招呼客人,替别人翻译,做背景演员,去婚礼做外汇,在酒吧当酒保⋯⋯一出外便是为了服务他人,一回家便沉溺在食物跟电视电影中──只为麻痹,只为短暂的休息,只为暂时不用脑袋深思自己停滞不前的演艺事业。

然后我发现我所做的所有事物都不是为了自己。

是的,我在赚钱养家付帐单。但那是必要之恶。(推荐阅读:逃离症候群:台湾人,穷得只剩下美食和旅行?

是的,回家后会大吃或是看影集看一整天。但那是为了麻痹为了逃离现实。

是的,我很幸运地经常可以睡很多,睡很爽,睡到中午。但那是浅意识里不愿意面对现实的、害怕的我的策略之一。若不清醒,则无需直捣问题核心,那便无难题,便无问题。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无替我带来任何进步,任何快乐,任何实质上的美好。

要成为更好的人,我必须工作,必须努力。

要成为更好的演员,我必须想法行销自己,想法曝光,想法磨练演技。

要能够真正理解快乐,懂得生活;我必须向内自省,思考,瞑想,直到抵达某种诚实的状态,愿意大哉问,愿意敢回答,愿意自发地改变⋯⋯。

愿意看着镜子里不如以往青春美丽的自己,愿意再度爱着那个与八年前不同的自己,愿意聆听身体传达的讯息,愿意即便面对无知的恐惧仍然敢尝试,仍能够接受失败⋯⋯我才有可能突破现状,实在向前,而非停滞在这样的人生阶段,逐渐靡萎。

我要把这份害怕当作一种契机并想法实验。

拉斯维加斯可能跟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但这是我勇气与恐惧的一种妥协。

拉斯维加斯是大众眼中娱乐的天堂,是我以为的肤浅虚华;也同时是我深意识中某种向往,某种“要是以后发达了可以去探险的地方”。

于是,我不愿意再等。于是,我随性临时地决定订饭店,订机票,毫无其他计画地前往赌城,前往未知。

到底,林微弋想要什么呢?

到底,这世界将我在这个时刻带到地球的目的为何?

我想了两年,想不通。

我怕了两年,怕不停。

这两年也让我变胖了,变丑了,变惧了。这两年让我想起大学的自己。那个没有自我价值,充满疑惑,不知道如何自爱的自己,充满恐惧以及不安的那个林微弋。看着未来,以为自己没有资格成为大师,成为专业而受人敬重的演员⋯⋯(推荐阅读:【闵享剧本】想要的人生,你愿意拿什么来换?

这些疑惑在到了纽约,进入哥伦比大表演硕士班之后逐渐瓦解;在毕业之后,待在纽约受到赞美以及肯定之后逐渐消弭。这些自我质疑在没有时间迟疑跟惶恐的生存游戏之中完全消失,这些疑惑却在近乎十年之后再度出现。


图片|作者提供

啊,这只是人生啊。

我知道,即便我现在很成功,世界知名,我仍然会不经意地害怕,不由自主地自我质疑。我的自信依然会上上下下,对于自己的才能依然会讪笑恐惧。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个性,这是我从小到大养成的思考模式。

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一些他人永远无法达成的成就。

我知道,光是一个人生存在纽约而不饿死、怕死、穷死、或被打死已经是一种奇迹。

我知道,我已经受到许多恩宠、许多贵人帮助、许多幸福的降临,才有办法走到这一天。

我知道,我已很幸运的拥有最好的家人。无论我的人生走成怎样的状态,我的家人永远会无私的爱着、保护着、欢呼着我以及我做的一切,无论对错⋯⋯。

我知道,我已经过着一个极度美好的人生。

几天前,我在纽约今年的第一个暴风雪时出门。只为了呼吸那一口冰冷的空气,只为了感受风与雪打在脸上的刺痛。因为这样的经历可以百分百提醒我的存在。

现在,我在飞机上喝着红酒,等着半个小时之后的降落以及饭店干净的浴缸,以及明天黑色星期五的超级大血拼日。因为接下来的几天我要宠坏自己,相信自己值得任何美好,即便意识上我自认为现在的我是无法救赎的失败。

我是这样一个不完美的女人。

我是这样一个充满瑕疵的女人。

我是这样一个满载恐惧的演员。

我是这样一个真实的人。

我是这样一个脆弱而坚强的林微弋。


图片|作者提供

我希望这份情绪以及现状能在最后替我带来美好,教我更多智慧,提供我更多养分。

我知道这个美好的自己能在最后理解自身的存在价值,并且因此感到骄傲。

我知道,我是独一无二,因为我的父母用尽身心爱着,保护着,滋养着我的灵魂,让我成为这样漂亮且丑陋的真实。我很幸福。在感恩节的这天,在浓厚的假日氛围里,我充满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