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逃避依恋的你,和一个人在一起,很多时候你担心的是“自己的想像”,放下“逃避依恋”的标签,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亲爱的海苔熊:

我想我是个严重的逃避依恋者。(延伸阅读:“我爱你,但不能爱得太靠近”致逃避型依恋者:我们会爱,也会受伤

我曾经谈过两段感情,两段都短暂的不足半年。最近才结束了第二段,而这段感情终于让我发现自己是如此严重的逃避依恋,甚至让我自我厌恶起来。

前一段感情时我还只是单纯的大学生,第一个男友,交往前的暧昧一切很好,但交往后,他突然拉近距离,变的十分黏腻,让我觉得相当不舒服。我很快开始觉得跟他交往让我感到厌烦,旋即怀疑起自己是否喜欢对方⋯⋯。最后在对方的质问下,我还是没办法肯定地说出喜欢,而选择了流泪。

我看了您分享的许多逃避依恋的文章,我想我的原生家庭和成长经历确实对我造成很多打击与影响。父母的离婚,导致母亲过度的管教与对我的期待,时常提及“男人终究是坏东西”,让我从小到大都想着要想办法离家获得更多自由。而中学时代遇到班上同学的霸凌,以及高中和大学均遇到朋友与自己绝交之事,让我变得对人际关系有些惧怕。表面上虽然我仍然是个外向开朗的人,但我却开始觉得要花时间经营感情相当麻烦,更享受一个人独立的过生活,因为那样比较轻松。我开始对自己没有自信,每一次与人来往,我都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会招惹他人生厌,觉得什么事都是自己的错,最后却把自己缩的越来越小。

最近一段感情,也是我提的分手。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恐怕现在这社会已经难以找到像他这样脾气好、个性好、又温柔体贴的男人,除了外表不是自己的喜好以外,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对象。在交往前,我犹豫了许久,很担心自己不够喜欢对方,要是贸然与他交往,只会跟上一段感情一样,最后伤了对方的心。我以为这次结局会不一样,但走到最后,还是相同的、伤人的结果。

他非常会、也喜欢照顾人,这却带给我很大的压力。我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交往、进入一段关系这件事,会让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作为女朋友“应该”要做什么、要为对方付出,但或许因为还不够喜欢,心里头其实并不是自愿性的付出,对比对方许多的付出,我开始感觉到罪恶感,进而演变成莫名的压力,而让我开始感到烦躁,想结束这段感情。

我们曾谈过我的逃避依恋现象,而对方也做了很多功课,给了我相当大的空间,但我还是觉得不够,我想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这段关系带来的承诺与责任让我备感压力。我知道自己伤害对方,付出的不够,但越是如此,我却越感到压力,而想离开,恢复一个人的自由,甚至与其他异性互动时,反而让我感到更加开心。最后无可避免的,纵然是和平的分开,他甚至希望我好好处理这个问题,我一方面怀抱着让对方难过的罪恶感,另一方面却有些许的解脱感。同样的结果,让我不禁开始自我厌恶,询问自己究竟为什么总是没办法好好爱人,只会不停的伤人。这使我每一次在进入新的感情时,总是不断地害怕自己会再一次伤害他人。

我从来没理解过喜欢的心情,也不喜欢亲密的肢体接触,我也发现自己似乎对很多情绪都无感。朋友失恋时,我不晓得该如何安慰对方,因为我不懂失恋的难过,只能以社会观感期待我们做的去行动。我不晓得应该要如何做,才能改变自己逃避的倾向。又或者是因为意识到自己逃避,而愈发逃避呢?我很希望能像身边的朋友一样,学会谈一份成熟又丰富的感情,然后有朝一日结婚有小孩⋯⋯。但我已经开始深怕自己永远没办法做到这件事⋯⋯


图片|来源

“多年后你遇见了我  记得分享你的生活
最怕爱过  最后只剩下寂寞”

之所以选了郭静的这首歌,是因为即使两段感情提分手的都是我,而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足够喜欢对方,我依旧希望对方能够过得好好的,找到下一段更值得他们付出的人。与其被我害、被我折磨,我相信离开对他们才是更好的。我不曾为此感到难过,或许有些许,只是我感受不到。面对这么好的人,我真心希望他能找到更值得他爱的人、更适合他的人。

我们依旧是很好的朋友,希望未来有一天我们都能祝福对方找到真正的幸福。

by Anarchy (点播时间:2018/11/18 下午 10:55:26)

亲爱的 Anarchy: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们的故事,一直以来你,希望彼此都能幸福着,但你担心自己不是那个可以给对方幸福的人。或许因为这样的担心,他的每一次靠近都是一种压力。他很好,你不确定是否能够同等回报,你甚至开始相信,自己的离开或许对彼此都好,表面上看起来是“对方值得更好的人”,但或许你的心里面有没有一个部分,其实是觉得“我并不值得这么好的人”。

就像你提到的,从前在家里的生活让你难以呼吸,很可能妈妈的一句话或者是一个眼神,就会让你纠结万分,你不想相信妈妈对于男人以偏概全的言论,但又没有办法逃离他的掌控。你就像是他的替代配偶一样,代替爸爸的角色,扛起她对这个家庭的期待,你很累很想离开,可是又担心离开了这个家就垮了 [1]。所以对你来说,可能家庭是一个让你又渴望又害怕的东西,你一方面想要有一个完整的真正的家庭,一方面又担心自己不是那个可以肩负起这个家庭责任的人。


图片|来源

对于自己可能没有办法达成的事情,你往往很谨慎、不轻易答应,因为你知道一承诺下去就要负担起长远的责任;对于这两任男友的付出,你经常没有办法真正的感觉到他们的“爱”,因为在那个感受之前,太靠近、太黏腻、太依赖所造成的窒息感就会把你占据,所以那个对他们的烦闷,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母亲的烦闷 [2]。过往对关系的想像困住了你,就像是一道玻璃隔开你所有的感受,明明他给的在乎和照顾都在眼前,你却感觉不到。为什么会这样?(延伸阅读:解析你的依恋型态:你需要的不是新关系,而是认识自己

心理学 OK 绷

如你所说,在成长过程当中经历下面两种事件的人容易麻痹自己的感觉 [3],或者是已经做很多但是还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够:

(1)童年情感忽视 [4]:在你小的时候,你的开心、难过、或者是愤怒没有被好好地重视,家人可能只在乎功课、或者是忙着应付他们自己的情绪与冲突,几次之后,你开始学会把自己的感情藏起来,反正流泪也没有人会看见;你开始把房间的门关起来,把所有的争吵和情绪都隔绝在外,因为你不想要再被打扰了,自己一个人比较自在。几年下来,房间的门锁生锈了,你费尽心力都无法打开,所以当对方质问“你是否喜欢我”的眼泪其实充满复杂:

  • 为什么要逼我?我就真的没有办法说出口⋯⋯。

  • 我怎么悲哀到连喜欢一个人都感觉不到?

  • 我真的喜欢他吗?还是我只是不甘寂寞而已?

  • 如果我选择说“我喜欢你”,会不会同时也选择了必须扛着对方走一辈子?

(2)求学阶段曾被霸凌 [5]:

研究显示,受到霸凌的人当中,有 40% 的人感到沮丧和受伤;30% 觉得丢脸、尴尬、被排斥和不安全,但也有 10% 的人没感觉 [6]。这些人真的是没感觉吗?还是只是把感觉转换成另一种“麻痹”的形式 [7],压抑在内心里面?那些不堪入耳的句子、被同学孤立的感受,都像是一场不想再回去面对的地狱,想要把它们都从记忆里冲走。可是你知道,有些东西是冲不走的,例如自我怀疑、对自己缺乏自信等等。它就像是一个烙印,时时刻刻提醒你:“嘿!想什么!你无法带给任何人幸福好吗?别出来害人了!还是孤独一辈子,反正你一个人也很自由不是吗?”

在被忽视的童年里面,你要扛起家人的情绪,所以你很害怕跟任何一个人有过多的亲近,因为你知道越靠近的距离,就有越多的责任要负担,你实在是负担不起,所以当对方越来越近,你就会试图把对方给推远,用这种遥远还给自己一些呼吸。

在被霸凌的青少年期,你要时时刻刻告诉自己不可以仰赖别人、没有人可以信任,所有的人都有可能会背叛、远离你,藉着这种信念,你才得以活到今天,如果现在就拆掉内心中那一个玻璃围墙,会不会因此而受伤?


图片|来源

其实,上面这两种想法都不是这世界真实的样貌。关于亲密关系,和一个人在一起,并不一定要扛起所有有关他的情绪,更多的时候你所担心的只是自己的想像,你害怕自己做得不够,但对方并没有要求你要给这么多;关于信任,或许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着许多会欺负你的人,但也有一些人是会在你最脆弱的时刻,提供你保护与在乎,读懂你的痛苦,他们或许无法取代你童年的父母,但每一次的相处,你们现在某一块都默默地感到被填补──只要你用心感受的话。

你问我说,要如何身为逃避依恋又能够感到自在,要如何在一段关系当中能够有更多的感受,更能够感觉到被爱,老实说我没有很好的答案,但我提供两个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的练习给你参考:

  1. 尝试在每一次你想要逃跑的时候多停留一秒。
  2. 睁开眼睛好好看看那个在你身边的人,他每一次的靠近你,并不一定都是为了要抓住你。

“我们会永远幸福着
伤口被拥抱痊愈了
眼泪  倒流 会有道彩虹  温热心的天空”

虽然有些研究显示依恋风格有将近七成的稳定性 [8],但实际上当你面对不同的对象,你的风格也会有所转换。所以另外一种可能是,不一定要拥抱着这个标签去走后来恋爱的路,毕竟每一段感情都有它的独特之处,允许自己可以选择孤独,也可以选择与人相处,然后在独立与依赖之间,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