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与父母沟通?你必须把自己放在第一顺位,面对罪恶感与悲伤,允许自己经历这些情绪,感受它、用大脑消化它、和某个在乎你的人谈论它,有一天你终能继续前行。

如果关系已毫无改变的希望


图片|来源

你的父母可能非常善良,一点也没有控制欲、不会苛责人、操弄人、或是具有侵略性,但就是无法跟你谈论任何重要的事情。你那难以沟通的父母可能只是情绪太脆弱、或是太容易生气,所以很难跟他们谈论“童年情感忽视”;或者是你们已经没有往来,抑或他们可能已经不在人世。

无论理由为何,如果你没办法和父母沟通,那你只好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你可能受到遗弃,觉得寂寞。你可能感受到原谅父母的压力,不管他们还活着或者已经离世。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仍然不断期望父母可以改变。(延伸阅读:矛盾的情感是常态!我们为何与父母成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当父母给你的是空虚感

你可能会认为填满内心空虚的唯一方式,就是从父母那里得到他们过去拒绝给你的温暖和连结。这样的想法再自然不过。说实话,这可能是一种合理的“弥补”方式,不过还有很多其他方法一样有效,就某些状况来说,甚至有更好的效果。如果你已经知道“童年情感忽视”如何运作,已经知道自己之所以有空虚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感受被弃之不顾,那么要填满空虚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给自己时间,重新去复原自己的情绪,肯定它们、倾听它们的声音。

要填满内心的空虚,还有另外一个方式:试着开始放松你既有的、僵硬的自我保护高墙。这些高墙是你童年的产物,那时候你需要它来保护你免于自己的情绪、以及自己的情绪需求,因为你的原生家庭无法接受它们。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你不再需要这样一面墙。你的周遭有许多亲朋好友,他们都愿意用他们的爱、温暖和关心来填补你的空虚。那可能是你的伴侣、你的手足、你的表兄弟姊妹、同事或朋友。重要的是,敞开你的心房让他们进来,同时寻求更多的情谊。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站出去、会见人们。寻找那些值得信任、和你有连结的人,接着去培养这样的连结。记得要把注意力放在连结的品质上,而不是连结的数目,因为会填补你的是你们之间情感的深度、而不是人数。

当你面对是否要原谅父母的压力

无论你望向何方,都会看见有人在谈论或是书写跟原谅有关的事。对于那些受到亏待的人,原谅经常被当成解决之道。你会听见人们说:“原谅你的父母,不然你没有办法走出来。”对于那些相信这种简单观点的人们来说,你对于父母那种复杂、痛苦的感受,可能会被贴上“怨恨”的标签。

不过,要原谅一个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辜负了你的人──尽管他们道了歉或者试图弥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希望你不会屈从于别人的期望或是单方面的意见。我反而希望你要尊重自己的感受,并且以一种真实的方式来处理这些感受、度过这些感受。

如果你的父母已经很努力地想要修正他们与你的关系,那么或许你可以试着在某个程度上原谅他们。这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如果你要很努力才能原谅他们,这或许是一个征兆,意味着他们必须多给你一点回馈。如果你的父母对这件事情不是很认真,自然也就不用谈原谅不原谅了。我建议你不要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关爱放在原谅父母这件事上面,而是要把它们用在解决自己的问题。继续读下去,我会继续为你提供各种协助。

当你总是抱着希望父母可以改变的期望


图片|来源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向你保证,这样的感觉完全正常,而且成千上万像你一样的好人都有这样的心愿。事实上,我听见许多人一再提起同样的愿望,这样的愿望似乎是人类境况的一部分。你并不孤单。

我希望自己可以告诉你如何从这样的愿望中解脱出来,但是我知道这个愿望深埋在人性之中,因此它会自己延续下去,不管你如何意识到它的徒劳无益。所以与其帮助你消灭它,我反倒希望可以帮助你面对它。就这一点而言,我可以给你三个线索:接受这个愿望,它是人性的一部分;要知道,许多人都和你一样有这种愿望;不要因为这样的愿望而让自己在父母面前变得软弱。(延伸阅读:谢金燕不认爸?天下,就是有不是的父母

我看过许多人与父母相处的时候让自己处于情绪受伤的状况,因为他们在潜意识中希望父母可以改变。“如果我可以⋯⋯(请自行填空),或许我的父亲就会开始重视我。”对自己自然的愿望保持觉察,并且知道你必须有意识地调节这样的愿望,会让你比较不那么脆弱。

当你感受到罪恶感和恐惧

你的罪恶感──那种因为做了某些错事而产生的难过感受──和那些没有经历过“童年情感忽视”的人的罪恶感相较,或许是相当不同的。为什么?因为你特有的罪恶感背后的驱动力,经常是害怕自己成为一个自私的人,这对于“童年情感忽视”个案来说是相当寻常的状况。由于会过度注意他人的需求,你会不可自拔地感受到自私与罪恶感。你的罪恶感会扰乱你,让你无法和父母划下界线来保护你自己。此外,各种媒体以及千千万万的人都认为每个人都要爱自己的父母。不过我要向你保证,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感到自私或有罪恶感的人。

你要怎样才能采取必要的步骤和父母划下界线,对他们说“不”?或者当你跟他们拉开距离的时候,罪恶感告诉你不该这么做,这时,你该怎么办?对于“童年情感忽视”个案来说,罪恶感是疗愈之路上最大的一个障碍。

我之所以会谈论这些事情,就是希望提醒你:你必须保护自己免于父母的伤害。所以,你必须以自己的需求为主要考量,看看自己何时要与他们见面、要花多少时间、在他们面前要多么顺从。你给父母的情感连结,不用比父母给你的还多。如果只是单纯因为每个人都说你应该要创造温情和关爱的感觉,于是你就努力地做,这会大大地耗损你的情绪力量和情绪健康。我可以绝对肯定地告诉你──你一定要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顺位。

当你不允许自己悲伤


图片|来源

在这种状况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可能会妨碍你的疗愈进度,那就是不允许自己为那些永远无法获得的东西感到悲伤。当你明白自己的父母永远没办法以他们原本应该做的那样来瞭解你、爱你,这会让人感到非常痛苦。如果你想运用我们在这本书里谈过的策略,你必须为自己哀悼一下。让自己感受到这件事带来的悲伤和疼痛,让自己哭出来。你正在经历一种就很多方面来说比死亡还要严重的失落。有些人的父母,完全无法让人和他们产生情感连结。当这些人的父母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便因为自己永远无法获得的东西而哀伤到不能自已,所以当他们的父母真的过世的时候,他们的眼泪早已所剩无几。让自己感到悲伤这件事非常健康,它让你自我调适,完全没有问题。

哀伤有个好处──只要你允许自己经历它,它不会待着不走。所谓的经历它,意思是去感受它、用你的大脑去处理它,并且和某个在乎你的人谈论它。让治疗师、你信任的伴侣或是朋友,与你同坐在你的悲伤里。运用这些步骤,有一天你终将能够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