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戚们相处时,她好像更快乐;和我相处时,她总是郁郁寡欢。我其实,一直觉得:“我的父母爱我,但不喜欢我”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亲爱的心理谘询师:

您好!我想向您倾诉和寻求一点建议。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是:父母爱我,可是不喜欢我。

在我的家庭生活里,母亲付出很多,是一个非常尽职的母亲。我俩也经常交流很多想法和经历。在我俩要好时,关系也很像朋友。父亲大概不爱我,只是把我当成重要的人。而我感觉从心里深处更放不下的,是对更亲近的母亲的怀疑。

我对她的怀疑主要来自三点,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她从很早就向我表达想要个儿子(我是独女)。有时候我会替她惋惜,但当我自己独处,想起这个会感到怨恨和不公平。

我其实更希望自己没有出生,而她的孩子是个男孩,这样我既不用作为女性更艰难地面对各种挣扎,她也能得其所愿。我有时会很努力想向她表现自己,有时又自暴自弃觉得反正没有意义,她不可能真的开心。

第二点,是她对我表姐和表弟的态度使我非常嫉妒。表姐性格温和,我妈喜欢她跟她在一起会很开心。表弟是个性格不错的男孩,无论他做多小的好事,我妈都会觉得新奇赞叹,表弟跟我们分开,她会很失落。

让我嫉妒的是,她跟他们在一起会真的非常开心,而跟我在一起她经常陷入抱怨或者焦虑的情绪(一般是抱怨她自己),或者就是一直在走神。(推荐阅读:

第三点,我爸总会让她失望生气,可是不管怎样她的注意力仍然全部放在他身上。只要我爸回来,不管在不在家,她情绪波动都很大,什么事都不想做了,我想转移她注意力却总是失败,感觉很气愤。

我知道她爱我总想多付出让我过得好。可她不喜欢我的性别,不喜欢我的性格。我宁愿她自私点不要爱我,只有点喜欢我这个人就行。我有时候恨她,有时候又想她。

我也很怕以后自己有孩子也是女儿,我怕女儿的话会面临跟我一样但我无法挣脱的困境,也怕女儿性格更像我而我特别讨厌自己的性格,更怕我会像我妈一样生了女儿却无法说服自己喜欢,一辈子都在抱怨懊悔。

其它的事情我俩都可以交流或者吵架,但这个感受我不能跟她说,因为她会对我感到愧疚难过,而我仍然是个如果是男孩就好了的女孩。

请问在这样的心理下,我该怎么跟她更好的相处呢,真心期盼能得到您的一点建议。感谢!


图片|来源

谘询师回覆

你好。我是刘翠莎。跟你一样,我是人类的一份子,也是女性中的一员。

你在来信中提到“感觉父母爱我,可是不喜欢我。”这让我好奇,一方面你对父母尤其是母亲对自己的态度感到怀疑,另一方面你又使用了最为强烈的表达亲密的词语来定义你感受到的父母对你的情感。

似乎你不仅是怀疑这份爱的,同时你也是确定这份爱的。我想,这绝不是没有来由的矛盾反应,也许恰恰是你感到父母是矛盾的:他们在表达对你的重视的同时,又在向你传递着相反的信号——“妈妈从很早就跟你表达她想要个儿子”、“妈妈跟你在一起时经常陷入对自己的抱怨”、“爸爸让妈妈失望生气,妈妈的情绪波动不已”。

妈妈的眼光总是难以带着饱满爱意和温情的聚焦在作为女儿的你身上,你的目光紧紧的追随着母亲,却总等不到母女间深情的四目相对,而是看见母亲忧愁的表情、忙碌而落寞的背影。

也许你在感动于母亲尽职付出的同时,你又感到你接受到的母爱带着强烈的牺牲意味,这让你感到自己既重要却又渺小,好像你对于母亲的“苦难”负有责任。我想,这样的爱,无论对于任何一个孩子而言都太沉重了,你多希望“她自私点不要爱我”,你多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点亮母亲的希望、唤醒母亲的活力,“你努力表现自己”、“你转移母亲对父亲的注意力”。

如果可以,你是要救母亲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然而你无奈的发现你是独立于母亲的,所以“你有时又自暴自弃觉得反正没有意义”,你不能真的左右你的母亲。(推荐阅读:

你对于自己与母亲是相分离的两个个体的感觉,也许比你的母亲更明显。你在来信中描述你的母亲“跟你在一起时她经常陷入对自己的抱怨中”,有没有可能,在那样的时刻,作为孩子的你是感到自己并没有真正的拥有一个心理上的母亲的,你感到你反而被母亲当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成了母亲自我倾诉的对象,而不是一个需要呵护关爱照顾的孩子。

由此你好像被夺去了孩子的位置,成为了母亲进行自我照顾的内心听众。


图片|来源

分离停滞在生理层面,而没有达到心理层面,关系看起来亲近,实则纠缠矛盾;而心理层面的分离,虽然让人感到无奈甚至有些哀伤,却是迈向成熟和独立、走向真正的亲密的开始。

你说你害怕以后你有了女儿⋯⋯你说你好奇“要怎么跟她更好的相处”。我竟有些欣喜:我想,你的这个“她”,说的既是你妈妈、也是你自己。不知道你是否认同?我想,你也是在思考:你可以如何理解作为女性的你的母亲、你可以如何看待作为女性的你自己,以及你将如何让未来的你拥有你感到理想的母性。

关于如何理解作为女性的你的母亲,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课题,正如你提到对母亲对你的态度的怀疑;你感受到的来自家庭对你的矛盾反应,这绝对有你的道理:因为如果将镜头拉得足够长足够远,我们不难发现社会大环境、时代大背景对待女性的矛盾态度,与此相对,其实也有对待男性的矛盾。

所以,有没有可能,你感受到的怨恨和不公平,恰恰是你母亲对她自己生为女儿身的惋惜、对她经受到的命运艰难感到的挣扎、对外界强加在女性心灵枷锁的认命和无可奈何?

不得不去看见的是,在很长一段时期,女性被赋予了过高的角色及功能期待,同时又被赋予了相对次要的身份和地位。仿佛在“人”面前有了男女,是有高低主次的。性的魅力不能因其差异性而得到欣赏,反而因其差异性而受到抬举或贬低。

你在来信中并未更多提及母亲的过去,不确定你的母亲是怎么被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呢?在她作为一个女孩的时候,她怎么被父母养育?她如何理解她的父母养育自己的方式?她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理想中的女性是什么样的呢?

当她出落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时,她感到欣喜吗?她对于自己为人妻、为人母是什么样的感受?你又是怎么理解你母亲的这一切的呢?(推荐阅读:新手妈妈的告白:当了母亲,才知道母亲心中的痛

当然,理解我们的父母从来不是我们自我旅途的终点和目的,而是我们更好的和自己相处的途径和通道。当你在信中谈及你的担心的时候,我之所以说我竟感到欣喜,在于我感到你敏锐的觉察到了你接受到的影响,而你不希望重蹈覆辙,你希望有所不同。


图片|来源

而这样的时候,往往意味着你不打算将自己局限在被定义的“让人惋惜的女性”或者是“不被喜欢的孩子”的位置上。这样的自我探索,也许在大多生活于那个时代背景下的母亲们、母亲的母亲们那里,没有参照,也没有答案。所以,这对你而言,不能不说是充满勇敢精神的超越。

你说你嫉妒妈妈对表姐和表弟的态度,听起来在那里你看见了你心里最想要拥有的母亲,有没有可能那最接近你对理想母性的向往——开心的、容光焕发的、新奇的、充满活力、积极关注的、大方赞叹的。

在什么样的情境下,你也散发出这样的魅力?当你用这样的充满母性的目光回视自己的时候,你发现:你是如何感受到开心的?你在做什么的时候最能唤醒你的热情和生命力?你感到自己在什么样的状态下独具魅力?

你对自己作为一个生命个体、作为一个女性,你是如何让自己享受其中,如何创造机会收获到美好体验?当你怎么样拥抱生活的时候,你感到时光不被蹉跎、此时此刻值得全心投入?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最近一年过春节,我问起我的父亲:“当你发现有了我这个女儿,是什么样的感觉。”爸爸抽了一口烟,沉默了一会,坦白告诉我说,他并不是从我一出生就有了当父亲的感觉的。

他说起一段回忆,那大概是在我 2、3 岁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哭闹不停,他和我妈妈折腾许久,发现我是吃东西被鱼刺卡到了,但他们怎么也取不出鱼刺,头疼不已,他连夜把我背到医院。

当医生把鱼刺从我喉咙取出来后,他看到我止住了哭声,神情满足而安定,他说他那时才回过神来,发现我当时一直用我很小很小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手指,爸爸说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升起来一种感觉:“哎呀,我这个新手老爸很重要!哈哈!”

我翻译我父亲的这句话,有许多版本,其中我觉得我理解得最精准的一个是:

“哎呀,你们有我这个女儿,真好!哈哈!”

即便是孩提时如此依赖于父母的我们,也在不断地主动地对我们自己、我们的父母、以及我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重新赋予意义,在我们离开父母成为自己的过程中不断地建构着彼此的关系,从而得以实现真正的亲密,感受到统合的而非矛盾的亲子之爱。

而这,总是首先建立在我们成为、确认并愉悦认领自己的基础之上。我想,这不仅仅是来信的你的议题,也是回信的我的重要议题之一,也可能是看信的他或她的议题,很感谢你通过讲述将我们聚到这里。愿我们在此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好!

谘询师  刘翠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