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徐若瑄,在戏里戏外都活出自我的她,因为演出《人面鱼》,在角色上挑战自我,演到不像“徐若瑄”,同时也悟出“不要把爱情 100% 放在生命里,还有别人很爱你啊!”

你怎么记忆徐若瑄?是连名带姓地喊她徐若瑄,或者 Vivian,还是钢铁 V⋯⋯徐若瑄在社群网路上,甚至也以“V 哥”自称!不论你怎么称呼她,她那融合了可爱与性感的女性特质、兼具真诚与世故的明星本色,就是我们共同认识的徐若瑄的样子。

2018 年的时序迈入秋冬,四年来历经结婚生子的喜悦、也撑过丧父之痛的徐若瑄,久违地带着电影新作《人面鱼:红衣小女孩外传》回来与台湾乡亲相会。

虽已是华语世界中公认的女神明星,但徐若瑄私底下的亲和程度依然让人无法想像,首次相约做专访,才知道徐若瑄是一见面就能轻松打造出愉快聊天氛围的邻家女孩。她这次在电影《人面鱼》中饰演的“黄雅惠”一角,是个才华洋溢却被男人抛弃的女钢琴师,感情的受挫让她一蹶不振,执着过头、终至入魔。由于入魔后的扮相太过惊人,几度让人辨认不出来“它”究竟是不是徐若瑄?

这竟是徐若瑄渴盼已久的角色:“我从很久以前就希望遇上发挥空间大的角色与剧本,但可能导演一直没想到我,或是不相信我其实没有包袱。”她认为能够演到一个好角色,对演员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所以这次我很感谢导演与监制,他们相信我可以做到。”

《人面鱼》是徐若瑄的拍片求职信

至于徐若瑄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坦言在《人面鱼》里的活尸魔鬼装扮都是亲自上阵、没有替身,徐若瑄笑说:“我们预算有限,能自己来就自己来。”

其实在亚洲,女明星因演恐怖片而展露演技者案例并不少见:许玮甯才因在《红衣小女孩 2》里鬼上身演太好入围金马奖,往前还有李心洁演出《见鬼》而成为鬼后并夺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七夜怪谈》目前依然是日剧女王松嶋菜菜子的电影代表作;AKB48 创始成员王牌前田敦子也曾在单飞后力求转型而演出鬼片《黑百合公寓》。从 Vivian 这次端出来的恐怖片《人面鱼》来看,我们可以感觉到,产后复出的她准备好了,要当“女演员徐若瑄”了。

《人面鱼》就是徐若瑄诚意满满所准备的一封“拍片求职信”。

徐若瑄在《人面鱼》中所做的最大突破,并非只在于把自己弄丑,而是她演出了一个与自己真实生命经验彻底相反的角色“黄雅惠”,并诠释出了饱满的角色执念——尤其对于女性失去爱情而陷入悲情状态有深刻诠释。

Vivian 透露这个角色原型她完全是照着自己某个闺蜜的样子去演出来的,那个姐妹是个典型过得很辛苦但不会说的人,另一半不爱他,就会彻底垮掉:“我要花很多时间去开导她。那个姐妹在我电影开拍前,睁大眼睛跟我说,啊妳就演我就好啦。我回她说,对!我就是要演妳。很多神情演出都是从她那边学来的。”黄雅惠一角,代表了多数父权社会结构之下,再优秀的女性都会轻易就被抛弃的处境,Vivian 更演出了当代女性一旦失婚,就担心遭社会全盘否定的恐惧恶梦。

“真的很多这样的女人,阿信般的女人,一旦爱倒了,人就空掉了。你知道有那种人吗?人前很完美,外表很完美,但是心里面很多的委屈,最后崩溃时就拉不回来了。因为她失衡了。”徐若瑄对于这样执着的灵魂感到心疼:“一个人的个性通常都跟他的成长背景、遭遇有很大的关系,那是很难控制的。”尝试去演绎一个与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其实是因为徐若瑄最懂女人这份心事。

就算爱情没有放到一百分,也不代表不专一

在表演时让自己极度入戏、拍片期间和老公互动也变得冷淡的徐若瑄,即便现在已经从黄雅惠魔咒脱身了,仍不忘想宣导天下女孩“不要陷入到黄雅惠那种没了爱情就没了自己的局面”。

Vivian 侃侃而谈:“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有很多挫败的经验,也是在挫败了好几次之后才领悟出来:不要让爱情变成生命的全部。大部分被抛弃会完全爬不起来的人,都是因为把爱情的比例放得太重了。但其实我们没把爱情在人生的比例放到 100 分,不代表我们不专一。我们一样可以很专情于一个人,但生活中还有很多美好。人生可以分很多块:爱情、亲情、友情、事业、兴趣,至少这五大样,要平衡。我很早就已经理解到这一点,就算我在热恋的时候也不会迷失。”

也就是因为如此,演了《人面鱼》黄雅惠一角的徐若瑄才会跳出来为电影写了主题歌《不值得》,“这个歌词是经过很多生命经验的累积才写出来的,听起来很简单,但有很深的寓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失恋、挫败、心痛,绝望了几次?我才能告诉自己‘你不要把爱情用 100% 放在自己的生命里,你还有别人很爱你啊!’我们只要平衡,那么就算爱情这部分失去了,还有另外四个东西,它们还在。”

其实不只是爱情很重要,Vivian 忍不住说起年初失去父亲徐老爹的事:“今年我失去了我父亲,那就倒下了吗?我不行啊,我还有妈妈、姐姐、老公小孩啊。我还有我的事业,还有我支持我的粉丝⋯⋯旁边的这些力量,都会让你不至于陷入到谷底、爬不起来。人该把自己过得平衡一点,让自己的生活和生命平衡,这样失去一个人的感情的时候,才不会整个抽空、一无所有、活不下去。”

演戏时,我不想看到徐若瑄

徐若瑄在《人面鱼》把女性从失婚后走向无底深渊的入魔过程既沉重又显得可悲,她的表演让电影因此从恐怖类型片进入到剧情片的范畴里头。Vivian 直说,“这角色没有做好的话,就变成搞笑片,因为着魔的状况不是一般人能呈现出来的状态。我尽力了,也非常的过瘾。当时我有把所有能量都用完、到达极限的感觉。最后有那场儿子和妈妈的戏,很撕心裂肺演完以后,我隔天整个人瘫在那边,全身肌肉也痛、喉咙也痛、脑袋也空的,无法思考。可能观众看到的只是一场戏,但每个镜头都拍十几条,还要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再拍十几次,或者有时候灯光重调、叶子重新吹⋯⋯(苦笑)。每一次拍,我们都要处在那个情绪里面。”

这或许是敬业的 Vivian 自找的,导演曾透露 Vivian 每演完一次、看回放时都会问导演:“你有看到徐若瑄吗?”而如果导演说有,Vivian 就会坚持重新演一次。(同场加映:徐若瑄的女人名言:没有完美女人,是我让自己完整

提及此事,Vivian 笑说:“演戏本来就是要把自己往后放,最好完全消失。演员就是这样,今天我在《人面鱼》用自己的肉体演出另外一种女人的个性和价值观,诠释她的执念,演另外一个和我想法完全不一样的女人,那我当然要非常投入才作得到。在决定演黄雅惠之前,我就已经对自己说好了,我不要看到徐若瑄的影子。但既然肉体还是我的,我就要在这方面特别用功,在肢体上做出彻底的改变。”

“在开拍前我去上身体表演课、一边启发自己身体的可能性,也找出平常少用到的肌肉、把它们唤醒。通常是闭着眼睛去训练的,想像自己是一坨冰淇淋、或一滩水,去流动。”这过程,让身形姿态彻底转骨,“例如平常我们会先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去抖肩膀,但我要做的是用各种方式尝试抖肩膀、把所有的肌肉都抖出来。”Vivian 一边说着,就从正常抖肩变成了活尸抖肩姿态,一副下一步就会爆冲过来的样子,着实吓到坐在她面前的我。

用身体演戏,其实是很精密的表演学问,徐若瑄说:“以前唱歌学跳舞,身体只是学舞步而已。但身体表演课会提醒我们的大脑,自己其实还有很多可能性。”强调自己在演着魔的时候,就是启动这些少用肌肉的时刻。徐若瑄尽了全力,就是要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徐若瑄,“包括吃鱼吃完在地上爬要用什么速度?站起来又要用什么样的肢体去走路?脸、头、眼神、肩膀角度,各方面要做到什么程度?我都要微调出不一样的东西爬给导演看。”

每一场戏,徐若瑄都会和导演讨论女主角当下着魔程度到哪里了?然后她就微调出不一样的姿态,每一种,都扎扎实实地爬上好几次给导演看:“我爬出了十几种不同的版本,每次爬完就会一起讨论怎样爬是好的?我在每一场戏,都重新决定我入魔的方式。”

不工作我的生命会枯萎,拍电影是我的救赎

拍电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其实也不符合女神级明星的工作经济效益,但徐若瑄有很多愿意。

Vivian 说,“拍电影是我的平衡剂。就跟我结婚之后没有办法永远就当家庭主妇一样。我一开始跟我老公说,你不可以不让我工作,因为不工作,我的生命会枯萎。我的成就感无法只来自于一件事,我的生命也无法一辈子只围绕在一件事情,我的生命,要精采。”犹记得 Vivian 在《人面鱼》世界首映会上甚至说过“反正我也不想再看到徐若瑄了”这样的一句话,那似乎也是某种电影宣言。

Vivian 解释:“因为我觉得如果大家想要看到像是广告里那个外表漂漂亮亮的明星徐若瑄,那大家去看广告就好啦。然后歌手是让我的内心透过音乐作我自己。但是我觉得演员就是应该没有包袱,用不同的样貌,体验不同的状态。”拍戏动辄整个月都要沉浸在某种生命情境里头,那是和拍 MV 的那种一日恋人、一日职人或者一日幕僚的角色扮演完全是不同的,是更深层的生命体验,“说到底就是我想要活得彩色一点,所以我很忙,电影也要拍、小孩也要顾,音乐也要玩,人生很好玩,很忙的!”(同场加映:徐若瑄给自己与孩子的情书:“用善良的心去生活”

透过演绎不同角色、让自己置身于某种不安定的状态,这份表演工作欲望,也是让徐若瑄不甘于只作为一个女明星,而要往女演员之路坚定前进的一大原因。Vivian 感性分享:“可能跟我的成长环境有关,我的不安定就是我的安定。我从小一直搬家,也一直想要赚钱买房给家人,所以就一直很怕没有工作,只好一直很拼很努力。尤其,其实娱乐圈有时候不是你努力就可以一直待在那里的,有时候就是会被淘汰。所以我们除了努力工作,还要一直创新,一直给观众新鲜感跟期待感,不然当观众对你没有期待感的时候,不期待你出唱片或拍电影的时候,你就是差不多要被淘汰了。所以我要尽量把每一个工作机会做好。我习惯这样了。我的不安定是让我比较有安全感的状态。”

习惯了不安定的状态,徐若瑄这辈子似乎也爱上那样的生活方式:“就算结婚生小孩之后,有小孩的生活是必需要规律早睡早起。为了小孩,这样的规律我可以做。但我也必须找方式去满足自己的冒险欲望,不安定跟冒险的欲望是我的基本心灵需求,这反而是让我比较有安全感的状态。”而这份基本需求,能从拍电影的经验中获得满足,“所以拍完电影,OK,我觉得我得到救赎、觉得平衡了,获得了满满的力量回家煮饭和整理家里,相夫教子。但一直这样也不行,所以我会赶快去想一些别的事来做,做完再回家过上一段规律早睡早起的生活。”

原来,演戏这件事,对已经拍了三十部电影的徐若瑄而言,不只是对于事业上具危机意识的渴望尝试,更是对于自己生命状态的平衡追求:“出来冒险的时候,像是拍戏,我得到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的空间,很高兴,很累,可是很爽。我要平衡。我一直这样,也不行。一直那样,也不行。所以要一直挑战、一直冒险,然后获得成就感,那是我快乐的来源之一。”透过演戏工作为主妇生活找出路,以及透过演戏去体验另一种人生,都是 Vivian 很需要的。演员的幸福泉源来自于他们不用一辈子仅用一种身份去活着,也是一种体验人生的实践者。

我希望你看完电影,对徐若瑄改观

Vivian 希望大家能在看完《人面鱼》之后“对徐若瑄改观”,更希望有导演“会因此觉得徐若瑄有可能可以演一些你本来以为她不能演的角色。徐若瑄其实没有包袱,其实什么都能做!”值得一提的事,Vivian 对于影音工作的兴趣不只在于幕前,而是连幕后的部分也都兴味盎然!

两年前,徐若瑄当了马来西亚电影《我来自纽约》的监制,如今她更为《人面鱼》电影主题曲《不值得》自写自唱自演自导(MV),看似工作能量强大,徐若瑄则解释自己其实是在做中学,“我们的专业不要浪费掉,多学一点,以后传承多一些。这首 MV 是由我和《人面鱼》导演庄绚维一起导出来的,他指导跟教导我很多事情,我现在慢慢的比较有概念了。”

以徐若瑄在演艺圈的资深程度,更显她对新导演赏识的可贵:“虽然一直想要自己的 MV 自己导,可是我有很多技术上的事情,我有想法,也有想要做到的样子,但技术我完全不知道,比如说摄影机和灯光该用什么?怎么摆最好?所以我邀请 David(庄绚维导演),跟他说我要拍《人面鱼》主题歌《不值得》的 MV,你愿意跟我共导吗?他马上就回我:‘OK 啊!I’ll make you proud!’我们要在有限的预算之内把一首 MV 拍掉,其实很困难。我们有一堆梦想,想这样那样,但都不行,所以只好走意识形态风格来完成这支 MV,例如说喷烟和灯光效果!也是可以成功完成。你看《一尸到底》不到一百万台币拍,也一样可以很成功。创意是最要的。”徐若瑄爱影音创作的心,始终那么年轻。

讲到《人面鱼》导演庄绚维,Vivian 透露:“我们已经在讨论下一部戏可以做什么、在徐若瑄身上还有什么元素没有被启动过的?可以用一下的都来试。我不喜欢做那种别人会想得到的事情。”庄绚维导演曾说在 Vivian 身上发现了演喜剧的潜力,徐若瑄大笑:“其实跟我比较熟的人,都会这样瞭解我。我也觉得我应该要拍喜剧。”

我脑中瞬间闪过几个被周星驰星爷狠狠弄丑的女神级演员。但显然 Vivian 想得更广:“还有讲闽南语啊、演女角头啊⋯⋯槟榔西施也可以!我可以,都可以!我从小的成长环境,加上徐老爹的身教⋯⋯很在地的表演,我能演的蛮到位。也希望我的这些特点有机会发挥在电影的大银幕上面。”

也是这几天以来,追着徐若瑄的《人面鱼:红衣小女孩外传》世界首映会映后交流、亲眼见识到了来自上海的粉丝告白“祝 Vivian 一生都不缺勇气,一生都拥有爱情”;更在金马奖颁奖典礼当晚惊见金马最佳剧情短片《吉祥》得奖者大鹏直接向徐若瑄索抱,才了解到 Vivian 对于整个华语圈的魅力与影响力。

其实女神真的并不是如此难以接近,只要是拥有满满想法、并也想要与徐若瑄合作的影音创作者,或许闭关写个剧本、勇敢向女神敲门,就有机会愿望成真。这不是很励志吗?在我们身上还有什么元素没有被启动过的?像徐若瑄一样,都来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