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蜜雪儿欧巴马的衣着经常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衣服背后的巧思是什么?除了注意到她的穿着,也许我们都可以更关注,衣服底下,那个心思细腻的灵魂。

巴拉克竞选期间,许多人开始注意我的穿着,或应该说主要是媒体关注,导致时尚部落客也关注,掀起网路上各式各样的评论。我不知道确切原因,也许是因为我长得高,而且不怕大胆图案,而且情况看来就是如此。

当我脚踩平底鞋而非高跟鞋,就会有新闻报导;我的珍珠项炼、腰带、开襟毛衣、J. Crew 店内现成的洋装、为就职典礼勇于挑选的白礼服等,似乎都会引发一连串评论和立即回馈。

巴拉克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说时,我穿着无袖的茄色礼服,而拍摄正式白宫照片时,我身上是无袖的合身短洋装;忽然间,我的手臂就成了各家新闻的头条。二○○九年夏末,我们到大峡谷家族旅行,就被抨击不成体统,因为媒体拍到我走下空军一号时下半身穿着短裤(当时可是超过摄氏四十一度)。


图片|University of Oxford

对外界来说,我的穿着好像比我说的话更加重要。那次在伦敦,我在伊莉莎白盖瑞特安德森学校演说时感动落泪,后来走下台时,才知道报导活动的记者向幕僚提的第一个问题是

“她的衣服是谁设计的呀?”

这些事都很令人沮丧,但我努力把它们解读为学习的契机,在别无选择下,充分运用找得到的着力点。假如民众翻阅杂志主要想看我的穿着,我希望他们也会看到站在我身旁的军眷,或读到我对儿童健康的看法。

巴拉克当选后不久,Vogue 杂志请我当下期封面人物,我的团队内部展开辩论,思考当前国家经济不振,这样是否让我显得轻浮又有菁英色彩,但最后我们还是接受了邀约。(推荐阅读:从女孩到女人都受用!蜜雪儿欧巴马:别让任何人阻挡你前进


图片|wwd.com

凡是有非白人女性登上杂志封面,都是值得关注的事。另外,我也坚持亲挑自己的拍照服装,穿了吴季刚和天才拉丁设计师纳西索.罗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设计的礼服。

我对时尚虽略有瞭解,但知识十分粗浅。以往身为职业妇女,我真的忙到没空花心思在穿着上。大选期间,我多半在芝加哥一间精品服饰店治装,也有幸在那里认识一位年轻的销售专员,名叫梅瑞迪丝.库普(Meredith Koop)。

她从小在圣路易市长大,不但精明能干,又熟悉不同设计师的风格,懂得把色彩和衣料玩出不同搭配。巴拉克当选总统后,我说服她搬到华盛顿当我的贴身助理暨服装造型师。没多久,她也成了我信赖的好姊妹。

每个月两次,梅瑞迪丝会把好几大架的衣服送进官邸更衣间,然后我们两人会花上一两个小时试穿,替未来几周的行程挑选行头。(推荐阅读:

我的个人衣物和配件都要自己买单,但正式场合的高级订制礼服则不必,这些都是设计师出借给我,事后会收藏至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方符合白宫伦理守则。至于每次的穿着选择,我尽量出其不意,避免有人把穿着跟特定意涵画上等号。

只是很难拿捏这个平衡:既要与众不同,又不致盖过他人,既要设法融入,又不可就此淡出。


图片|obamawhitehouse@flickr

身为黑人女性,我知道自己穿得绚丽高贵会招致批评,穿得随性自如也会引人非议。因此,我都走混搭路线,可能下身穿着麦可.寇斯(Michael Kors)的高级裙,上身搭配 Gap 买的T恤,或是前一天是塔吉特(Target)百货的行头,隔一天就换成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von Furstenberg)的时装。

我希望大家多多关注、肯定美国设计师,尤其是刚崭露头角的新人,尽管有时这会惹到老牌设计师,像是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据说就因为我没穿他设计的衣服而不太开心。对我来说,这些选择只是运用大众放在我身上的目光,增加不同新锐设计师的能见度。

在政治圈中,外界的观感几乎主导了一切,因此我所有打扮都会把观感纳入考量。这需要时间、心思和财力—远超出我以前买衣服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