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下长大,她带着“生女孩就是失败者”的阴影怀上女儿,然而看着出世的孩子,才发现原来女儿的到来,是为了将困在重男轻女牢笼里的自己解脱。

文|小羊贝贝

当时医生告知性别时,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真正的心情,其实是失望的。我的母亲生了二个女儿,没有儿子。从我幼稚园开始,父母总会对着我说,你要是儿子该多好、更或是台语粗鄙的字眼,指着我说,你要是身上长出某个东西该多好⋯⋯。

然后,很不例外的,如同在重男轻女家庭中长大的女孩般,我养成好胜、汉子般的强硬个性,由衷希望自己是男孩。长大后,更是不认同那没有儿子却又极度重男轻女的父母。二十岁后,便藉读书、工作的理由,离家离得远远的。而我一直都知道,以后想生男孩。(推荐阅读: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如果真的爱孩子,就不该有任何条件

没有生儿子是一直是母亲自言的原罪,我极度不屑那样的价值观。其实,那原罪,也在我心理生了根,和我一起长大成人。

母亲一直以没生儿子,是失败者自居活了四十年,而我这辈子最不想成为的人,就是和她一样的女人;没有学历、没有定见、没有经济能力。我努力让所有一切都与她相反,我做到了。

唯独,在怀上女儿时,我崩解了。

我大方、平静地告诉所有关心的、好奇的、随口问问的、甚至因为自己生了女儿,想找人一起取暖的朋友们,我怀的是女儿。只有面对父母,我只字未透露。我不想看见她一脸“原来妳也生女儿呀”,那种失望又有点高兴的嘴脸,记得曾经在中学时读过一些母女情结、心理学的文章,里面提到:“母亲面对一个青春期,正在长大的女儿,会产生嫉妒心,一面害怕自己老去,一面看到如花初绽的女儿,是不太会为她的成长而喜悦的。”我知道她就是这一类的母亲。而一路在她的嘲讽下长大的我,仍不时被她伤人的话激怒,我小心翼翼怀孕着、躲得老远。

新手妈妈的崩溃、复原、再生,直到孩子二岁,我才渐渐长回比较像个人的样子,也才开始享受育儿的满足与骄傲。女儿灵巧独特,她有主见、很自我,做为妈妈,这样的孩子带起来累人。但我一直在等她长大,想必是独立、特别的孩子。

她可能会休学、她可能很早交男友、她可能说要去当战地记者、她可能想去蒙古种树,拯救沙漠⋯⋯。她可能很早就离开我去逐梦,虽不舍,但我非常欣赏,我不要一个乖孩子,我要一个会表达意见,会思考思辩的孩子,她才二岁,已经开始和我吵架斗嘴、逻辑展露无遗。(推荐阅读:致孩子的一封小情书:你不必当好孩子,我不必当完美妈妈

“这孩子真棒”,我默默自豪自己有孩子这件事,孩子生出后,那种“为何我不是怀儿子?!”的心情,好像我要刻意找出来,不时告诉自己“嘿,妳生的是女儿,妳别忘了,妳比不上别人。”原来,我的女儿情结,是被教出来的。是被原生家庭潜移默化下教出来的,教出应该要重男轻女的我。


图片|来源

我是女人,我生了女儿,我小心翼翼不让人察觉我的重男轻女,把生女儿的失落藏得很好。我很聪明,不特别强调生女儿的好,因为我知道那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露出马脚的失望。我常看着孩子,她是个天使,那样天真、纯净、耍坏、胡闹。我走出了生女儿是失败者的阴影,说一句自己以前都觉得恶心的话:“感谢我生了女儿。”

因为她,我走出重男轻女的牢。

她的到来,是要告诉我,应该肯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