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女人生命的前半段,只以 Mrs. Harrison 与 Mrs. Clapton 为人所知;后半段,她打破沈默,不再只是谁的妻子,而是她自己——Pattie Boyd。

文|Nessie Lu


图片|来源

她是 The Beatles 的 George Harrison 和另一位摇滚明星 Eric Clapton 的前妻。

她是位模特儿,英国出生,肯亚长大,而后回到了英国去闯荡她的世界。那是 1960 年代的伦敦,是混乱的、是彩色的、是有着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能做自己,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前卫穿着而批判你。1960 年代的英国,是 The Beatles 的天下,那时候红遍全球的披头四,造成了世界各地好几千万的青少女为之疯狂。

在她遇见 George Harrison 以前,她不深陷于 Beatlemania(披头四狂热),她只是接到了一场工作邀约,告诉她要到伦敦 Paddington 地铁站与披头四合拍一部名为 A Hard Day’s Night 的电影。对于一个初入娱乐圈,什么都不懂的女孩来说,能够与当时全球最有名的摇滚乐团合作是所有女孩的梦想。相较于其他披头四成员,George Harrison 是个害羞的人,但在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问她“嫁给我好吗?”然后她笑了,因为她以为这是个玩笑话。但两年后,她真的嫁给了他。(延伸阅读:《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约会》:一见钟情,原来是久别重逢

George Harrison 替她写了好多首歌,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首是 Something,收录于披头四的 Abbey Road 专辑里头,更是披头四所有的歌当中,最多歌手翻唱的一首情歌。曾经,美国爵士歌手,Frank Sinatra 说过,这是有史以来最棒的情歌。


Pattie Boyd 与第一任丈夫 George Harrison|来源

但后来因为种种压力,以及披头四解散之后 George 所面对的现实压力,让他沈迷于印度的冥想仪式当中,最后导致他们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因缘际会下,她结识了 George 的好友 Eric Clapton,并在几年后成为了他的妻子。与 George 一样,Eric Clapton 当时也是红遍半边天的摇滚歌手,她便成为了他的灵感来源,其中另一首世界经典也为之诞生,Wonderful Tonight。她说,这是有一天她与 Eric 参加一场派对之前,她一直找不到适合穿的礼服,Eric 就在楼下等了她好几个钟头,最后当她终于换好衣服下楼时,这首歌就已经诞生了。

另外,当她依然还是 George 的妻子时,Eric 就已经公开地追求她了,那时他写下了 Layla,在发行的第一瞬间便攻占了全球的排行榜,卖出了数万张大碟。然而,她与 Eric 的婚姻也是重蹈了覆辙,基于创作压力,Eric 成了酒鬼,生活除了创作就是喝酒,而那时候的她已经年近 40,她用她的离去敲醒了 Eric,使他振作起来,去参加各式各样的戒酒课程。但她,却迷失了自己。


Pattie Boyd 与第二任丈夫 Eric Clapton|来源

她花了二十几年替这个世界照顾好有史以来最杰出的摇滚歌手,在披头四之后的每一场活动里都有她的身影,在迷失的时候有她在后面撑着他们,也因为有了她的出现,现在的我们才能听到这样好听的经典。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她说:“Being the muse of two such extraordinarily creative musicians and having beautiful, powerful love songs written about me was enormously flattering but it put the most tremendous pressure on me to be the amazing person they must have thought I was — and secretly I knew I wasn’t. I felt I had to be flawless, serene, someone who understood every situation, who made no demands but was there to fulfill every fantasy; and that’s someone with not much of a voice. It’s not realistic; no one can live up to that kind of perfection. Now I feel I can be myself — but it took me quite a while to discover that and even longer to work out who I was exactly because of the ‘me’ in me had hidden for so long.”(身为两个最杰出、最有才华的歌手的灵感来源,并有这么多美丽的、百听不厌的情歌因为你而诞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也同时放了巨大的压力在我的肩膀上,好像我应该变成那个大家心目中最配得上这几首歌的女孩——而私底下我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必须要是完美的、神圣的、一个知道所有的事情的人,一个不要求任何事情却也能够达到大众的幻想,成为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人。这不真实,没有人是这样完美的一个人。但现在我可以做我自己,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发现那个隐藏在内心的自己在与 George 在一起后就没有出现了。)

40 岁的她,离开了 Eric,她试着找寻自己的方向。身为英国皇家摄影协会的成员,多年以来在音乐界与时尚界打滚的她,收集了许多当红的艺术家、音乐家的摄影照片,但这些照片只是安静地存放在她的收藏里,并未拿出来与世人见面。起初,她不确定大众对于她的作品的想法,她也并不确定自己够格成为一名专业的摄影师,但那时的她,只感受得到自己的生活需要改变,她也不只能是一名摇滚音乐家的妻子,她要找到自己的声音。多年以来被披头四的经纪公司约束着的她,镜头便成为了她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方式。2005 年,她在旧金山办了第一场摄影展,Through the Eyes of a Muse(透过缪思之眼),并获得了一致的好评。她说,或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摄影教育,她拍摄出的作品更让人有亲切感,也更让人能够感受到镜头下的情绪流动。她的摄影展陆续于 2008 年至 2010 年间在都柏林、多伦多、雪梨、以及哈萨克巡展。她也热衷于公益,于 1991 年的时候,与披头四另一位成员 Ringo Starr 的第二任妻子 Barbara Bach 合办了 SHARP(Self Help Addiction Recovery Program)。(推荐你看:“你的生命在镜头延续”他用摄影,纪录癌症女儿的最后一哩路

2007 年,距离她与 George 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 40 年,这几十年来,她只有两个名字,Mrs. Harrison 与 Mrs. Clapton。在她和披头四的日子里头,她不被允许参加他们的巡演,更不被允许公开发表任何言论。40 年后,她打破了沈默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她是 Pattie Boyd。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