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公投开票中,反对婚姻平权与性平教育的人数,是支持的二至三倍。我们第一次发现,同温层其实很厚,同温层以外,还有许多不同立场的人,要去沟通与理解。感到失望的同时,不要放弃希望,我们想给你一个厚实的拥抱,性平之路还很长,我们已经走了很久,未来要一起走下去。

平权公投结果逐渐明朗,我和大家一样非常惊讶与失望,原本在厚厚的同温层里被喂得信心满满,上周女人迷性别主编婉昀跟我说:“很怕情况不乐观,先提早准备文章,为伤心的人铺垫吧!”我心想应该不会吧,感觉很有希望,这次的动员力这么强大。

现在却面对这样的结果,失落无比。

其实对于婚姻平权议题,我非常后知后觉,是一直到了八月份公投连署书告急时,我才开始关注,进而知道自己必须起身行动。过去我总觉得,反正会有一群社运人士为我们争取权益,不必亲自淌这混水,这次却发现如果不自己加入,从个人小小的力量做点什么,怎么能期待世界变得更好?我们不该坐享其成,每个自己在乎的价值或选择,都该自己来努力,每一个小小的声音汇聚成一股潮流,才能真正推动世界前进。(推荐阅读:基层教师看婚姻平权:为什么我们舍得孩子被歧视?

于是在八月份拉了男友、家人一起牵连署书,又去了平权小组办公室担任一日志工,整理连署书的时候发现,支持平权的人大多数集中在18-40岁,至少我处理到的就有90%以上是在这个区间,但偶尔看见 50 岁以上的连署书就更加惊喜,心里觉得这位姊姊/大哥你真是酷毙了!

有许多人在信件里夹带了小纸条,跟大家说加油,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一封,是一个少女的字迹写着:“非常抱歉,因为我们家还没有任何人出柜过,我怕他们看见会阻止或不谅解,所以我信封上的收件人不是写平权小组,而是其他名字假装一下。”我看着感到一阵心酸,为什么想让世界更平等,会需要这样躲躲藏藏?我想告诉这位女孩,你完全没有做错事,我也觉得你好勇敢,虽然有所顾忌仍愿意为你相信的事行动,你真的好棒

看见很多人为了自己的信念努力,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为了爱与平等,真的深深感动我在那个当下,见证并参与着这一切。

也是在这段时间,才认真了解这个议题正反两方的论述,找了许多资料来看,并且与身边的家人朋友讨论,过程有时充满希望,也有时气愤不平,但是最棒的地方就是,我们不再暧昧不明,大家把想法摊出来,让我们看看彼此脑袋里的东西,真的非常不一样,嗯,没关系,我还是继续相信我所相信的。

昨天晚上朋友跟我说,他其实很感动这阵子的台湾,重拾了生命力,好久没有这么生气蓬勃,大家会彼此呼吁记得投票,我也觉得这样真好,不管怎样我们都渐渐苏醒了,就算醒来时发现一片黑暗,但也至少苏醒了,知道自己要起身而行,去寻找那道光亮。

此刻开出的数字令人失落、担忧,那庞大的数字带我们看见同温层泡泡外的真实,像一个巨大的鬼影令人喘不过气,说不难过、不伤心绝对是假装坚强,毕竟眼前是现阶段难以撼动的社会结构。(推荐给你:给感到焦虑沮丧愤怒,仍走在平权路上的你的一封信

不过又换一个方式想想,反对的数目是支持的2-3倍,如果回到个体来看,可以说站在你眼前的其实只有2-3人,你不需要一个人去改变那几百万人,而是每个人去影响身边的2-3个人,从身边的微小改变开始做起,一定一定能慢慢累积出想要的世界。

千万千万不要放弃,天才正要渐渐亮起。我自己从八月才开始关注议题,前方早有好几位前辈,像是祁家威,奋斗了一生都没放弃,我们不可以这么脆弱,绝对绝对,要看到改变真正发生的那一天!有人说真正可以解决问题的,不是厉害的人,而是可以跟问题共处最久的人,我们就要当那一个人,一定一定。

亲爱的,就像叶永鋕的母亲告诉我们:“你手上的车票是要到终点的,千万不要中途下车!”一定要继续好好生活,继续爱你所爱,虽然接下来的日子对你来说,可能就会像一万年一样长,身边的恶意会更加显现,不过那也会让你知道支持的力量都在哪里。你可以很诚实地让他们知道,你受伤了,而且非常伤心,不过你也要让他们知道,你并没有放弃,你没有被打倒,反而更坚定知道路在前方,你会继续往前走,越困难你越要走。支持的力量一定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这个我非常有信心,只是需要给他一段时间,让力量聚集,彼此照见,点亮世界。(推荐阅读:蔡依林演唱会重读玫瑰少年:叶永鋕死去了,但世界还有更多叶永鋕

我也想跟今年可能刚满十八,第一次投票的你说,这个结果可能让你难受,发现世界怎么跟你想像的不一样啊!可是亲爱的,这就是世界的真实面貌,你期望的与你所做的努力,不一定能直接换来想要的成果,不过不代表就要气馁放弃,反而是更让你知道,美好原来需要很用力去争取,公平其实不会理所当然,可是当你持续坚定地相信与行动,直到换来改变的那一刻,你会知道,这就是身为一个人的奇迹之处啊。

今天在投票所外,有好多孩子在玩耍,等待着他们的父母投票,我看着不禁感性想着:

亲爱的孩子,你们知道吗,我们正在努力为你们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喔!我们依照我们每个人的相信,为你们选择了一种未来。正不正确,我们都没有答案,你们喜不喜欢,我们也不太确定,可是我们已经尽力做出了选择。如果将来你们长大了,发现这不是你们想要的,你们一定也要站出来,很用力很用力地,改变成你想要的那个样子,属于你们的要自己争取,没有其他人可以帮你决定,或从你身上拿走。每个人为自己的价值做表态,这就是我们最爱的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