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和他在一起,什么事都没做,仅仅是他的一句话,就让你觉得难以呼吸、压力很大,该怎么办?用言语暴力的 10 个普遍特征来看你们的亲密关系。

1. 言语暴力是伤人的,尤其是当伤人者否认自己的行为。如果受害者对伤害行为的认知遭到对方鄙视,又无法证明自己的现实,他所感受到的混乱也是一种伤害。

2. 言语暴力会攻击受害者的天性与能力。受害者可能会开始相信是自己有问题,或是自己的能力很差,就如贝拉说的:“他常说我的开车技术很烂,后来我真的开始觉得自己不会开车。我想我被他洗脑了。但你知道吗?我开了二十七年的车,从来没出过车祸,也没吃过罚单。”

3. 言语暴力可能是显性(暴怒发飙和辱骂),也可能是隐性(非常隐晦,譬如洗脑)。显性的言语暴力通常会充满怪罪与指责,使受害者一头雾水;隐晦的言语暴力则是隐藏起来的攻击行为,会更令受害者更混乱,用意是在受害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达到控制目的。

4. 贬损他人的言语也可能是用极度诚恳及关切的语气来说。爱伦的经历就是很好的例子:他曾经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们从来无法好好讨论一本书,是因为很多常见用语明明是一般大众都知道的,妳却不懂。”

我心想:“我和他沟通不良,一定就是因为这样。”我非常伤心、绝望,毕竟按照这个说法,一切都是我自己害的。(推荐阅读:性别小辞典|亲密关系暴力有哪些?


图片|来源

5. 言语暴力是操纵的、控制的。通常,受害者不知道自己遭到对方操纵和控制,但他可能会注意到自己的生活与原先的规划天差地远,或者不如预期来得快乐。

6. 言语暴力往往看似无害,实际上却十分危险。言语暴力会轻视、不尊重或贬低受害者,例如:

  • 逐渐侵蚀受害者的自尊,通常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
  • 使受害者失去自信而不自知。
  • 受害者为了避免激怒伴侣,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试图改变行为,这样才不会再次受伤。
  • 受害者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洗脑。

如同朵拉的建议:你永远没办法根据朋友的所见所言,或是丈夫对于他自身与这段关系的解读,来看清自己正在遭受言语暴力。请妳在书中强调,言语暴力可以是多么含蓄、细微与不着痕迹。你会受到它的制约,产生混乱,然后就无法认清真相。


图片|来源

7. 言语暴力是无法预测的。不可预测是言语暴力最主要的特征。如前文所述,受害者面对伤人者的嘲讽、打击、鄙视或辱骂,会感到震惊、错愕与不知所措。即使受害者再聪明、判断力再好、思虑再周全,还是料想不到对方会有这种举动,也不明白这些事件为何会发生,又该如何避免。

8. 言语暴力就是这段关系的问题。当一对伴侣为了重要的问题发生真正的争执,例如怎么教养孩子或相处时间怎么安排,双方难免会动怒,但他们可以表达:“我生气是因为⋯⋯”或是“我想要⋯⋯”假如双方抱持善意,就能解决问题。

但在言语虐待关系中,并不存在基于特定原因的冲突。真正的问题在于暴力,只要这个问题并未受到解决,伤害行为不会有终止的一天。

9. 言语暴力会传达两种意涵。伤人者的说话方式与他真实的感受并不一致,例如,他会用诚恳又坦白的语气,说伴侣有问题;即使暴跳如雷,依然坚持“我没生气”;邀请伴侣外出吃晚餐,却在席间冷漠以对。受害者们如此诉说:

“他说他爱我,然后又告诉我,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他表示他能接纳每一个人,但却批评我、否定我的看法或感受。”

“他说自己随和好相处,却每天动不动发脾气。”

“他说他支持我,但我和他相处时却觉得孤单寂寞。”


图片|来源

10. 言语暴力通常会在强度、频率、种类都逐渐加剧。举例来说,在关系的初期,伤人者可能会把贬抑的言词包装成玩笑,程度也会比较收敛。但随着时间过去,便会慢慢出现其他形式的言语暴力。

在许多案例中,言语暴力均升级为肢体暴力。起初伤人者会辩称是“不小心”推撞对方,之后变本加厉,肆无忌惮地拳打脚踢。一位受害女性表示,每次她与丈夫站在一起时,譬如在看地图,他都会踩在她的脚上。她抱怨时,丈夫会摆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似的,但这种情况却一而再、再而三发生。

随着言语虐待进展为肢体暴力,伤人者可能会开始侵犯受害者的空间。一位受害者说,每次她在有背垫的椅子上舒服地喝咖啡,之后暂时离开房间,回来后就会看到伴侣坐在她的位子上,不管她坐哪张椅子,对方总会故意挑那个位子坐,也总是拒绝把位子还给她。

后来,她还发现每当自己走向冰箱或洗手台,伴侣总是故意挡在她前面。留意从言语暴力到肢体暴力的转变非常重要,因为根据心理治疗的临床经验,所有遭受家暴的女性都曾经历言语虐待。(推荐阅读:当世界上有太多仇恨霸凌,让我们练习说爱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