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之路道阻且长,但你无须害怕、不必旁徨,长长的路途中,总会有盟友在你身旁,于你脆弱之际,给予最温暖的支持。

这阵子,从身边一些助人工作者得知,在这段期间,已经有不少同志承受不了漫天铺盖的责难与攻击,陆续选择离开了这个世界。也有许多同志与支持平权的夥伴们,还正处于身心非常不稳定的状况。这个消息来得很沉重。想了好一阵子,我决定写一封信给在这段期间感到难受、沮丧的人儿们。写给同志,也写给还在平权的道路上坚持着走下去的夥伴们。希望你们知道,你们的努力是有意义的。路,或许难走了一点,但是坚持下去的话,没有理由不会走到终点的。如果你知道你身边有朋友正因为平权的事情感到挫败、痛苦、无力甚至绝望,愿意的话,请帮我把这封信带给他,或用你自己的方式,让他知道你关心他,而他并不孤单。

​给感到焦急沮丧,却仍走在平权路上的夥伴的一封信

嘿,亲爱的,还好吗?

我知道最近你过得有些辛苦。都说当真理还在穿鞋的时候,谣言已经跑遍半个世界。

或许每每看到错误资讯散布天下,看见粉色爱家公投背心群出没在街头巷尾,不断以爱之名,却诉说着伤害与歧视的话语,你就焦急又生气地不知自己能做什么,又为自己所能做的终究有限,而感到自责、懊恼。

或许你已经努力尝试过了,但你们的对话总是牛头不对马嘴,无法交集好好的讨论。你或许会想,只是想要跟别人一样拥有幸福的权利而已,并没有额外多要什么,有这么难懂吗?

或许你是无奈的,要澄清、说理很费力费时,别人也不一定愿意倾听。当明明知道是错的,可是一时却想不到简明易懂的解释方式,你或许还怪了自己,怎么表达能力这么差,怎么就没法好好说清楚呢?

或许你对于对方的主张与回应感到愤怒,觉得荒谬又可笑,但更深的,或许是对于现况的无力与失望。(推荐你看:【性别观察】亚洲首场同婚释宪辩论,以法律包装的“反同”话术

或许你已经很疲惫了,原本光是好好地活着,都已经是那样的不容易了。你不能理解,为什么连与自己爱的人好好地在一起,得到最基本的法律保障,没有伤害谁,都还需要受到这么多的打击与挑战。

或许你又忍不住觉得羞愧,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连你自己都又再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糟糕,像他们说的那样,不值得拥有美好。

又或许,你光是连受伤与难受,都没有办法好好地说出来,或是安心地哭一场。而仍是拼命地撑住自己,用尽全力地将自己撑出一个坚强的样子。那样,才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个弱者,才不会被更严重地打倒。

亲爱的,其实很难受对吗?我是多么想好好抱抱你,让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这个世界有着很多的美好,也有许多无知与恶意,但这并不需要你牺牲自己来扛。我知道你的焦急与沮丧,但我想要好好告诉你,不要急,也不要慌。这世界上无比重要的事情,几乎没有一件是容易的。常常有多么困难,就代表他的意义有多么重大。但记住,虽然不容易,也并非遥不可及。况且这是关于人的事情,是关乎价值观的事情,得慢慢来,急不得。

如果你已经伤痕累累,别逞强。先让自己好好休息,好好看见自己的受伤与艰难。这是一条漫漫长路,比的是气长。而好好照顾自己,是准备好前进的第一步。允许自己休息一会儿,心疼自己,再重新整装出发。让自己不持续地受伤,才能走得长远。你不是孤单一人,你还有着这么多同伴一起努力,只是慢一会儿而已,别怕,你并不会就此被放弃。

如果你已经好累了,请你先好好休息;如果你还有些力量,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多想一想。或许你不能理解,为什么竟会与身边所爱的家人亲友,离得这么远。或许父母长辈的言论与见解乍听可笑,让人无法想像怎么会有人愿意相信这种信念。然而,即便言行看起来强势的不得了,但你相信吗?实际上,他们也没有我们所看见的那样坚强。他们,其实也有好多好多的害怕与脆弱。

看着子女一天一天长大,自己一天一天日渐衰老。世代改变时,从来没征得他们的同意,每天似乎都有新的观念与文化雨后春笋地冒出来,让人措手不及。同志、性教育、多元性倾向与光谱,都是他们活了大半辈子没接触过的观念。如今,他们已没有资格在学校有老师耐心一步步地教导,作为长辈,也再拉不下脸虚心求教。

爱滋病、性解放都是表层的言行,或许,许多父母们更深一层的心声其实是:“这是我所不熟悉、好陌生的事情。未知令人恐惧,我害怕改变后,旧有的秩序会失控,世界会变成我无法掌控的样子。时代变得好快,而我似乎快要跟不上新的世代不同的思维与速度,这让我显得渺小又无力。”他们或许也隐隐感受到:“我是不是要被淘汰了?但是我前半生是过得那样努力阿,难道我一辈子兢兢业业恪守的价值竟然被视为不重要吗?”

因此,为了不让自己变成那个错的、没价值的人,他们只好更努力的宣扬与散布旧有信念。那或许,其实是一种挣扎,一种希望证明自己仍具有价值与影响力的展现。越是害怕被淘汰,就越是要拼命地“相信”自己抱持的观念与想法是对的,否则既有的价值观一旦崩毁了,人生要怎么好好地、不丢失自我的活下去呢?

你会觉得无法沟通,或许是因为,从一开始,立基点就是不同的。“恐惧”与“相信”,都是没有办法透过逻辑辩证而取得共识的,那就是你之所以会觉得很无力而挫败的原因。(看看更多:【心灵映画室】从《尸速列车》反思同婚现况:为什么对立族群无法沟通?

但你愿不愿意去看见,他们也有着艰难的处境。在他们所生长的旧世代,是经历过国民政府来台、白色恐怖、戒严等威权的时期。在那个动荡而首须自保生存的年代,他们的核心思维是:“我要安全,我不要被侵犯”。当自己并没有能力决策,确保自己的安全时,唯一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巩固既有的秩序,不要变动”,这样才能保住自己,与一家平安。

他们绝对是想要保护孩子的。


图片|来源

在许多人心中,当我认知自己可以保护孩子,我才是一个够好的父母,进而我才能成为一个够好的人。你愿不愿意试着相信,他们真的没有恶意,至少他们相信自己没有恶意,相信自己是在保护、捍卫很重要的价值,而且都是为了孩子。只是没有人温柔地、用让他们不感到错愕或受伤的方式了解,很多时候,承袭已久的东西,不总是对的。

当初,他们也没有选择。他们的前半辈子过得并不容易。谁不是跌跌撞撞、勤勉刻苦地抱着当时社会所教给他们的价值观,抱着这样的信念走了大半辈子,才走到了这里。“和谐传统婚姻家庭”、“子孙满堂传宗接代”、“男主外女主内”,是他们大半辈子赖以为生的价值观。

如今,过往的传宗接代成了自由的压迫、男子气概跟淑女气质变成性别刻板印象,纯洁无助须受保护的孩子要视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主体来看待,任谁都难以快速的接受这个事实。同时,他们也有人际的压力、亲朋好友的眼光与评价要面对。在那个面子与自尊比什么都大的世代,被邻居亲戚指指点点,是最难堪的蒙羞。这也是为什么上一代许多人在婚姻中即便这么痛苦,也都不愿意离婚。

因为,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想要被在乎、都希望别人需要我们、肯定我们,有着被渴望与喜欢的需求。而不同世代的需求,与重视的价值,确实是不同的

因此,当我们认为他们粗暴时,我们能不能跟他们不一样,我们能不能温柔一点。当我们能够了解,他们的担忧是真切的,只是少了一些不同的认知。当我们愿意看见,他们确实是爱孩子的,只是这份“爱”里面,缺了一点弹性,却有着太多的害怕,使得这份爱无法长成更宽容与包覆的形状。当我们可以体会,他们不是不愿意学习,是身上已有太多的包袱,也不再如年轻时期能够接受新的观念与新的知识。(延伸阅读:【张玮轩行笔】面对未知的恐惧!三个帮助你拥抱害怕的练习

那么,或许我们心中的愤怒与恨,也可以渐渐地缓和下来。心中没有恨的时候,就能更为强大有力量。当我们面对他们,我们可以试着告诉自己:

“我并不认同你的主张,但我可以理解你并非出于恶意;我不会因此妥协或是忍让,但是我愿意尊重你不同的声音。我不仇视你,因为我知道,你的这些信念与主张,也是事出有因。”

别急,别慌,不是说至此就要放弃了。但是,把愤怒与焦虑轻轻地放下来,学习更弹性地调整期待吧!长在这个社会这么久的旧有价值观,就像一棵百年的老树,根已经扎得好深好深了呀!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要改变,也绝非一蹴可几。

实际上,真正的改变总是来来回回震荡的,从这一端走到遥远的那一端,期待对方一次就能完全改变,是不实际也违反人性的。这需要努力,也需要一点耐心。耐心把期待放在一次有着一些些的震荡就好。真诚的沟通,耐心地诉说,让对方知道你不是要与他为敌,他就会更愿意听进去你说的话。

或许一次没办法立刻改变观点,但是或许可以稍微动摇一点点原先坚固的信念。这就像是在心中种下一颗种子,有一天,在适当的时机,就会生根发芽。毕竟如果在别人不喜欢、还不能接受的状况,贸然逼迫他接受自己不能相信的价值,这本质上也可能是一种压迫。我们的立场与态度可以坚定不移,但我们不要为了对抗暴力与压迫,也变成了暴力与压迫的样子。

我们是年轻一代,因着我们所生长的环境与文化,我们有着上一代所没有的多元、宽容与弹性,我们有着更为柔软的力量。而这份弹性与宽容,会使我们走的更长、更远。

最后,温柔的前提,是让自己坚定起来。一个受伤的人,没有办法长出同理他人的能力,因为自己太受伤了,照顾自己都来不及了,哪里有多余的空间去照顾别人、促成改变呢。因此,如果你想要继续努力,首先要先坚定自己。温柔对待自己,才有力量。难受的时候、无能为力而沮丧的时候,记得摸摸自己的心跳,感觉自己真切的存在。也记得要保持呼吸。

叶永鋕妈妈说:“孩子们,你们手上的车票是到终点站的,绝对不要中途下车!”

路有点长,但是我们在前进。

深呼吸,喘口气。请你记得,你是那样美好的。


图片|来源

不能塞进世界的框架里,并不是你的错,是这个世界欠缺更多尺寸的柜子,而我们现在正在一起打造他。但是画设计图、打造、叫货都需要时间,别急,请你再安心地等待一会儿。

过去,辛苦你了。你承受了太多原本不需要承受的东西。我为这个世界谢谢你这么努力的活着。谢谢你,带来这样独特而美丽的灵魂与生命来到这个世界。

请你记得,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有意义的。这是一场马拉松,不是短线冲刺赛,慢慢跑,要配速,只要一直往前走,没有理由走不到终点的。答应我,先照顾好自己,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台湾很小,但是台湾是美好的。社会上有很多伤心的事情发生,但也还有好多好多可爱而有爱的人。请相信,永远都有希望,不要放弃。

在感到受伤而软弱的时候,让我们写信给彼此。让彼此温柔而坚定下来。这样,我们就有力量携手再往前走一哩路。如果你感觉自己撑不住了,一定不要逞强,找人说说话,示弱也是勇敢的一种表现。如果你一时想不到要找谁,你可以写信给我,我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量回应你。如果我很忙,我会请别人帮忙,给你打气加加油,不要有压力。

当你感觉好一些了,你可以把温暖传递下去。先让自己快乐,再让他人快乐,那就是你能够做的,对于这个世界,最好的回报。你不是孤独的,我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我爱你,而你是值得被爱的。

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