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追求之前,先好好认识彼此,不然谈喜欢都还太早!迷人来稿,亲身故事告诉你,爱是急不得的。

文|小银娃

我大学二年级的时候(19 岁),三餐几乎都在宿舍的学生餐厅解决,因此认识许多在那边工作的人。当时学生餐厅内某个摊位由一家人经营:爸爸、妈妈、儿子、女儿。这个故事的主角就是该名儿子,称他为“小杰”吧,小杰的爸妈就称为杰爸、杰妈。小杰 24 岁,是个学生,会利用没课的时间来餐厅工作。

我如果吃小杰家卖的餐点,会在点餐、等待煮饭的时间与他们一家人聊天,久了就熟稔起来。同时,我也渐渐察觉小杰似乎喜欢我,因为我独自坐在餐厅内边吃饭边看电视时,他常常自己走过来跟我攀谈,甚至在我对面的位子坐下来聊。后来他问我有没有在使用即时通或 MSN,想加我。我就给他即时通帐号,跟他线上聊天。小杰又问我有没有在写网志、部落格,他想看。我当年是有开一个网志,但并没认真经营,只是转贴喜欢的文章及影片而已,而既然小杰开口说想看,我也不在意,就把网址给他。

线上聊天的过程中,小杰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坦白告诉他没有。他接着问我喜欢怎么样的男生,我当时没恋爱经验,对于感情的想像很模糊,但还是尽量描述所喜欢的男生类型。小杰说他也不曾恋爱过,而且已经追过很多女生,却都失败了。根据他的各种行为,我推断小杰想追求我。我没有特别喜欢小杰,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却也不至于厌恶他,所以对他的积极行动总是保持礼貌来回应。不过,慢慢地,有些事情开始造成我的困扰及疑惑。


图片|来源

一、贤妻良母

有天在闲聊过程中,小杰对我说“妳看起来就是个贤妻良母类型的女生。”我有点吃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他从哪些特点观察出来我是贤妻良母啊,是因为我看起来一副乖乖牌的样子?他想称赞我吗?一个女生被说像个贤妻良母应该高兴吗?我要不要感谢他的赞美?最终,我并没有开口询问他对“贤妻良母”的想像,也没有谢谢他,贤妻良母这句话就在那天的谈话中带过去了。经过这么多年,我早已忘记当下的谈话脉络。当时我性别意识还没启蒙,但对于“贤妻良母”这个词已经有点不以为然。

二、把妳当妹妹

某次聊天,小杰告诉我“我把妳当妹妹。”我现在想不起来当时究竟聊到什么才会使他说出这种话,但这句真够让我印象深刻,还有点恼怒。把我当妹妹?这句话有两层意思,首先,小杰认为我与他够亲,亲近到像一家人、如同手足;但我可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跟小杰的互动只是礼貌性的交谈,并没有亲近,甚至谈不上交心。第二,小杰把我看成“妹妹”,换句话说,他自认是我的“哥哥”,也就是觉得我比他小、不成熟的意思;不好意思,我年纪的确比他小,但我可完全不认为自己比小杰更不成熟、懂得更少。我觉得小杰的成熟度顶多跟我半斤八两,哪有资格胜任我“哥哥”啊。他这样讲是想装熟,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更是在贬抑我。虽然有点不爽,我当下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没有进一步表示,不知道小杰有没有发觉自己那句话不妥当。(同场加映:“追女朋友其实不难,让gay教你”有什么问题?女生,不是千篇一律的公式

三、英文很好

有一天晚上,我独自在学生餐厅的座位上用餐,一边看电视。这次走过来攀谈的人不是小杰,是杰爸。杰爸先跟我闲聊一些生活琐事,然后问我能不能教他儿子英文。嗯,要我教他儿子英文?听起来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好奇这对父子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于是答应了。此时,小杰从摊位上走过来,杰爸退场,换小杰开始热络地跟我谈英文的事。哈,我就知道,其实学英文只是想增加跟我的互动机会的藉口而已吧。而且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小杰你不自己来跟我提呢?你人就站在摊位上,都 24 岁了,有求于我,何况真正目的是追求我,为何不敢自己开口,需要出动爸爸打头阵?到底哪边有阻碍啊⋯⋯

接着在聊英文的话题时,小杰对我说“我看妳的样子就知道妳英文很好。”我傻眼了,继“贤妻良母”与“妹妹”之后,莫非我脸上还刺了“英文很好”四个大字?你从来没听过我讲英文,我们也不曾聊过英文的话题,你怎么可能知道我英文程度?我可以善意地理解他其实是想恭维我,但这种恭维实在缺乏说服力,我吞不下去。说穿了,小杰,这句话透露出你根本就不瞭解我啊。后来教英文的事情不了了之,小杰没有跟我约教学时间,而且父子俩都没提到家教钟点费的事情。这才是最重要的吧,希望别人教导你,难道不用想到报酬吗?该不会以为聊过几次、随便赞美我几句就可以换到免费家教吧。总之我猜对了,小杰并非真的想学英文,我也就不当一回事。

四、我儿子也很帅啊

这段故事的高潮发生在某日中午,我点了小杰家的餐点“牛肉滑蛋盖饭”,并且站在他们摊位前等候杰妈煮我的午餐,同时跟小杰还有一位餐厅的工读生(男)聊天。我们聊到电影,讲起哪些男影星很帅,我说“我觉得 XXX 很帅。”此时,原本正在摊位上煮其他客人餐点的杰爸突然朝着我很大声地说“我儿子也很帅啊!”我当场愣住,哑口无言。小杰不说话,继续在摊位上忙他的工作;那位工读生不说话,回到柜台忙他的工作;杰妈假装没听到,继续煮我的午餐;杰爸还在等我回应;我背后则有许多人熙来攘往,或许也有听到杰爸那句话。

气氛顿时降到冰点,我只能傻笑,脑中千头万绪喷飞:“杰爸,你儿子在我心中根本就与‘帅’沾不上边啊!我不想伤小杰的心,却又不愿违背良心来说谎敷衍你们⋯⋯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当众逼我表态?你是爸爸,觉得儿子帅合情合理,但公然对我说出来目的是啥?希望得到我认同吗?要确认我对你儿子的看法吗?你期待我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啊啊啊啊!”呆立几分钟后,杰妈煮好我的午餐了,我赶快端到座位上埋首用餐,祈祷能尽早甩脱刚才的无尽尴尬。我想,他们看我的反应,应该可以明白我并不认为小杰帅吧。嗯,知道就好,是你们主动试探我的。

学英文,由杰爸向我开口;再加上这个“我儿子也很帅”事件,使我忖度这对父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招。是小杰为了追求我而拜托爸爸在关键时刻助阵?或者小杰对爸爸透漏喜欢我的心情,爸爸自作主张,决定替儿子出一臂之力?甚至,说不定他们全家人通力合作,一起沙盘推演追求我的步骤,盘算该怎么攻防,步步进逼哪。我顿时有种成为猎物的感觉,好像被盯上了,走入一个诡异又粗糙的圈套。无论真实状况究竟如何,至少父子都有出力是真的,但只带来反效果。小杰都几岁的人了,想追求我、希望我对他有好印象,不会自己努力吗?靠着亲爸来背书、牵线是有个屁用啊?完全没说服力,还让我觉得小杰能力不足。况且有些事情就真的勉强不来(譬如帅不帅一事),何苦呢?唉。

五、身体空间


图片|来源

后来,小杰在我用餐时想跟我聊天,会直接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学生餐厅为了容纳多人同时用餐,座位排得非常紧密。如果两个成年人坐在相邻的两把椅子上,肩膀几乎要相碰了。而小杰的身材属于丰满型,我虽然很瘦,他如果坐上我隔壁的椅子,我还必须稍微往另一边挪才能避免他碰到我的身体。所以,小杰连问一声“请问我可以坐妳旁边吗?”都没有,就直接坐下来,我明显感到私人空间被侵犯,我觉得这样不礼貌。他的确在步步进逼。我不舒服,但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反应。我相信小杰并不想冒犯我,是善意地想逐渐拉近我与他的距离,所以当时的我不知道要如何告诉一个人:“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你确实造成我不舒服。”

六、妳是女生ㄟ

小杰的行动愈来愈积极。因为我们聊过电影,他知道我喜欢看电影,就想找我去看。这是双人约会的邀约,可是我不想跟小杰进行双人约会,于是以异性恋中心的思维回他:“男生跟女生单独出门不太好,会被误会是情侣吧,这样我不自在。我觉得三人以上一同出游比较恰当。”小杰就提议找那个餐厅的工读生一起去。我可以接受,叫小杰去邀请他。

小杰:“妳去邀他嘛。”

我:“为什么?你跟他比较熟吧,你们都在餐厅工作,经常见面,而且还一起去看过展览不是吗?”

小杰:“没错啦,但妳是女生ㄟ!我怕他不想看电影,妳是女生,开口邀请男生,他不会拒绝的啦!”

我:“蛤?是这样吗?”

天哪,我都不知道“女生”的身份这么好用,让异性恋男人无法抗拒。总之小杰不想去邀请他,我只好半信半疑地去问工读生要不要三人一起看电影,顺便测试小杰的理论是否正确。结果工读生一口回绝,我碰了一鼻子灰,小杰歪理破灭,当然最后电影也看不成了。所以证实工读生是 GAY 喽?才怪!女性的身份哪有如此魅力无法挡的啦,即使是好色的异性恋,无论男女都会挑对象的,就像我看不上小杰这样。话说回来,之前由杰爸出面问我能不能教小杰英文,这次小杰叫我去邀请工读生,小杰的行为模式还真是一致啊。

七、你的告白不是你的告白,你朋友就是你

压轴好戏来了。有天晚上我开电脑,即时通跳出离线留言,是小杰对我的告白,总共写了 300 多字,我还记得其中一句是“当妳读书累了,想找人说话、散散心时,我愿意担任陪伴妳的角色。”看到他对我告白,我第一个念头是“太好啦!这家伙总算表明真正心意,我可以直截了当拒绝他了!”平心而论,没有当面告白不太有诚意,但我跟小杰只会在学生餐厅见面,如果他在餐厅告白,我只会再次陷入尴尬处境。线上告白算是对我有利的方式,我可以慢慢构思该如何应对。我在即时通回覆:“谢谢你对我的青睐,但是我对你并没有相同的感觉,所以抱歉,无法接受这份感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从女性的角度跟你分享有关爱情、追求方面的看法。”我想趁小杰向我告白的机会,告诉他之前诸多行为曾经让我觉得不适当、不舒服。


图片|来源

隔天,我去学生餐厅吃饭,想看看小杰反应如何。小杰果然走过来位子上跟我说话。

小杰:“妳在我即时通上留的讯息是什么意思啊?我看不懂。”

我:“喔,你昨晚不是留言对我告白吗?那是我的回覆啊。”

小杰:“告白?妳在说什么?”

这下我傻了。

我:“呃⋯⋯你对我告白啊,说很喜欢我,希望跟我成为情侣之类的,写了很多。忘了吗?”

小杰:“有吗?我没写那些东西啊,昨晚我没有用电脑喔。”

我开始难堪了,现在是怎样?我自作多情,深夜发春,以为有男人爱上我、向我告白,是吧?

我:“不然我看到那堆文字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的即时通帐号传给我的讯息啊,难道不是你打的吗?”

小杰:“喔,可能是我朋友打的。昨晚有个朋友来我家,他听我谈起妳,大概以为我喜欢上妳了,所以自作主张要帮我告白。”

我:“所以你电脑开着让他使用?连即时通也没先登出吗?”

小杰:“对啊,我很信任这个朋友。他都会来我房间用我的电脑,我没有防备啊。”

我:“就算你没看到他留言给我,我的回覆应该会让即时通跳出视窗才对啊,你有看到吧?况且也有对话纪录。”

小杰:“没看到跳出的视窗耶,对话纪录也都没有,大概被他删掉了吧。”

我:“呃⋯⋯你意思是说,他昨夜留言对我告白,几个小时后我也留言回覆,然后他看到我的回覆,再把整串对话纪录都删除,而且你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小杰:“对啊。”

我:“他用你电脑的时候你在家吧?怎么都没发现?”

小杰:“我不知道,我很信任他,他也很小心吧。”

我:“那么,你的朋友怎么会想到要代替你向我示爱?你一定是对他讲过我的什么才会让他有这种念头啊。”

小杰:“没有啊,就讲说我在工作的地方认识一个女性朋友,描述过妳的个性跟喜好等等。他听着听着就觉得我们很搭,想把我们俩送作堆吧,所以做出这种奇怪的事情。”

我:“唉,好吧。那你日后资讯安全要顾好,别放着朋友这样子乱用你的电脑,很危险的,如果他用你的帐号去做违法的事情怎么办。”

小杰:“好,我会小心的。”

发展至此,我已经不忍心再问下去了,也没有把自己电脑的对话纪录截图给他看,怕太残忍。其实我非常想问:“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啊?是的话就光明正大说出来,不要因为发现我不喜欢你就搞得这么难看。”真是一场闹剧。要说某个不知名朋友代替小杰告白这种荒诞情节,我是不相信啦。本来希望干脆把事情谈开,以女性的角度告诉他男生用哪些方式追我会使我开心,哪些举止会让我不舒服,期待有助于他未来追求其他女性。但小杰给我来这招,想追求我又不敢接受失败,也断绝了后续的对话机会。综观小杰所有求偶行动,我不禁感叹:“小杰啊,如果你一直以来都是用这些方法追求女生,难怪总是被拒绝。”(同场加映:【性别观察】男人哭吧不是罪?当我哭了,社会却用异样眼光看待

八、意义

后来,小杰再也没有采取追求行动,看来我打那些婉拒的文字其实他有读进去嘛。这段经历,是我此生第一次被追求。跟小杰的互动让我学到很多待人处事的道理,尽管他手法拙劣,拙劣到连我这个毫无恋爱经验的人也能明显察觉不妥,哈哈。虽然觉得小杰好气又好笑,我仍然继续跟小杰保持交谈(线上与当面)。其实我自己也是个不擅长社交的人,跟小杰的最大差异在于,他有积极展开求偶行动,但我没有。如果我去追别人,出的糗大概不会比小杰少。所以我看待小杰的眼光转为同情、同理,也希望他能变得更好,找到适合的对象。

这间学生餐厅在我大二上学期结束时被学校关闭,期末考才刚考完就人去楼空。小杰一家人以及其他餐饮业者都转往他处营生,我再也没见过他们。我还是偶尔会跟小杰在线上聊天,一直到即时通停止服务后才断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