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十月团队志内容,专访女人迷共同创办人陈怡蓁,沉着稳重的她,如水一般的“变形者”,分享她在工作上的心境转折与成长。若未来想抢先阅读精彩的团队专访,欢迎加入有伴计画

团队中总有一种人,不必说话,站在那里,就能安定人们慌乱的心神。我想在女人迷,那个人就是 Tanya。欢腾的办公室里,她自有一股宁静而沉稳的气韵。会议中开口,轻言细语,却带着坚定不屈的信念。

她也是流动的,流动在各个 Lab 中,哪里需要协助,她就幻化成不同样子,以不同形式,支撑所有夥伴。

专访那天,Tanya 准时坐在位置上,但手里事务仍未处理完:“再给我一分钟。”她说,声音依然温柔,两只手飞快地打字。我应声说好,埋头也敲着键盘,却时不时偷瞄了她几眼。

然后脑子想,如果上次专访的行销公关 Julie 是火,那 Tanya 应该就是水吧。

遇到挑战,你能做的就是面对

Tanya 的名片职称很酷,写的不是什么 COO、CFO、CTO⋯⋯,而是 Transformer(变形者),像变形金刚一样,这也是她在女人迷的位置。

我想这个职称完全可以反映在 Tanya 做过的事情上。在女人迷初创时期,Tanya 做过总编、社群编辑、行销、COO、业务 leader、CNO。除了内部营运,还需要让女人迷 Logo 在网路以外的管道露出,譬如偶像剧与女性频道合作。甚至在女人迷情欲网站脸红红刚架设好的一年里,撰稿、异业合作,Tanya 都曾负责过。她笑说当时 FB 抓十八禁还不太严的时候,脸红红还能经营粉丝团。

现在的 Tanya,除了是 Service Lab 的 Leader,也仍旧悠游在各个 Lab、各领域中,从独自作业再到团队协作,由数字检视女人迷的每个行动成果,并且订立目标、策略。

起初,Tanya 也认为自己像是身兼多职,但渐渐地,她的心态有了转变。譬如作为 Service Lab 的 Leader,非程式背景的她其实有几番挣扎,但她开始去思考:要成为 Service Lab 的 Leader,如果没有工程师的技能,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她把自己抓出来,对所处位置审视了一番:“我不只是主编,我不只是行销企划,我也不只是 Service Leader,其实我是 co-founder,身为一个 co-founder,要在各种角色之间转变是必然地,也是应该地。”我盯着说完话的 Tanya,那双眼,无惧。

她将公司比喻为房子,若房屋要稳固,梁柱一定要稳,而 Tanya 作为 co-founder,必须了解每根梁柱的状况。当她发现某些梁柱被虫蛀,并非耗费全部心力照顾这些柱子,而是用大局观、总体房屋状况思考:假设目标是盖一百层的房屋,现在五十层就开始摇晃,她应该要拟定什么策略,去一次对应每根柱子的状况,帮助房屋盖到一百层?

不是凡事都选择自己来做,而是有效帮助团队一起成长,整合女人迷所需的人才以及资源。(延伸阅读:热情让你走得快,责任感让你找到一群人陪你走得远

我听 Tanya 笑谈这七年做过的事、思维转变,内心却惊异不已。我问,这段跨领域过程中,妳有没有恐惧过?接着我开始回想在每次团体会议里,她总是处变不惊的表现。没想到她却说自己不论在接下新位置、执行新事物的过程,都会感到恐惧。但自己之所以看起来淡定,与个性有关,也跟态度有关。

“反正遇到挑战,就是要去面对,逃避不会被解决、哭叫不会被解决。”她歪头想了一下,“我可能有时候还是会感觉很爆炸,然后,我会适度找到让自己可以抒发的方法。”不然天上会降下小精灵来帮忙吗?Tanya 打趣道。

当团队夥伴都够强,我们就能一起走向远方

我以为 Tanya 在各领域都能如鱼得水,她却突然说:“沟通是我的短板。”

我愣愣地看着她,除了讶异于她对自己如此诚实,也是因为,我根本看不出来那是她的短板,像是去年 GWIS、今年的 Media Tech 媒体科技大会,Tanya 都有沉着优异的表现。但她语气轻松,谈起自己在“沟通”时遇到的挑战。

对她来说,创建制度是有脉络、逻辑可循,但在与人沟通上,小时候因为努力过,却跌了跤,让她开始对处理人际关系感到害怕。也因为如此,她以前甚至不去人多的地方,只要能网购的东西,就不会到实体店面购买。

而对于沟通的恐惧,让她逐渐养成“一人工作”的习惯。在创办女人迷以前,她曾有过失败的领导经验,当时对于组员没有完成的任务,因为觉得沟通麻烦,二话不说就扛过来做,而非理解组员为何做不到。

抱持着“自己做最快”的想法,不仅让自己天天加班,组员也无法发挥能力与贡献,这种做法只会两败俱伤。直到创立女人迷,开始做业务、接 Leader 后,Tanya 才试着厘清排斥沟通的原因:逃避,是因为不擅长。面对不擅长的事情,需要花非常多时间与心力,而她不想花时间在不擅长的事情上,所以选择否定自己的沟通能力。

后来在与女人迷团队合作中,她逐渐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性,如果不去面对自己的短板,公司永远只能停留在某个范围。因此她花很多时间摸索,上沟通课、与不同夥伴学习。沟通失败没关系,那就再尝试,最重要的是汲取每次的失败经验,找到自己能与短版相处的方式。

“这七年来,我一直都在学着放手。”Tanya 语气突然放得很轻,目光越过我,放得好远,像是在看着未来的女人迷:“我们的理想很大、梦很大,回推回来,绝对有很多事情要被执行,当事情更多的时候,你不分工,一定完蛋。”

女人迷一直相信“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而这就是 Teamwork,也是 Tanya 在女人迷最大的学习。她努力练习,让自己放手,让团队中的每个人适得其所。(延伸阅读:职场大人学:拥有一起共患难的工作“好夥伴”,是难能可贵的幸运

“我希望每个团队夥伴都够强,当每个人都很强,我们就可以做出很棒的事情。”Tanya 温柔说着。

Tanya 是个乐于面对挑战的人,机会来了,捉着就上,总是用尽全力尝试,和团队向着远方奔跑。路途总有跌宕,但无所谓,拍掉灰尘重新站起,她依然能温柔且坚定地走向前方。

在创业的过程中,遇到一群又一群坚持理想的同伴,是件多么浪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