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内心的痛苦,以及黑暗的想法,都是真的。这是一部分的你,而你也因为有了这些多元观点而成为更立体的人,感谢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生活中我们总是要感谢很多事情,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想过:感谢自己。感谢自己的什么呢?感谢自己的不完美,或者叫作“拥抱内心的暗夜”。在我做心理谘询的过程中,也包括自己之前的经历中,我发现,我们能否拥抱自己内心那些痛苦的部分、黑暗的部分,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呢?

完美的往往存在问题

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有一次去讲课,见了来听课的三位女士。我经常自豪于自己有一眼断人的本领,于是见面之后,我从她们脸上的神情评估她们最近的问题。有两位女士对我说,她们是我的忠实粉丝,但是她们觉得自己的家庭关系是完美的。

她们一说自己是完美的,我就知道肯定有问题,其实我在她们的脸上已经看到了两个字:崩溃。

第三位女士看着是最健康的,但是她对我说:“武老师,我家里有很多问题,我内心有很多痛苦。”这就是一个正常人、健康人。等后来我们聊开了,我非常干净俐落地指出那两位女士可能有什么样的问题,结果基本上都被我说中了。我们要警惕这种感觉:“我们的人生是完美的,我们的家庭是完美的。”

经常看我文章的朋友,可能知道我有个说法:世界是相反的。其实,真实胜过完美,一旦我们懂得什么是真实,如何接受自己的真实,如何跟自己真实地在一起,就会深刻地感知到真实是比完美更好的东西。

在刚才那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两位女士自身的问题很大,但她们说自己是完美的,而另外一位女士说家庭问题很多,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三位女士对真实的接纳程度是不一样的。这里所谓的真实就是痛苦,她们对痛苦的接纳程度不同。

觉得自己家庭是完美的,这样的人是把自己的痛苦分裂出去了,消灭了,她自己脑袋里意识不到痛苦,所以她会说自己的家庭是完美的。而相对比较健康的女士,因为她对痛苦有接纳能力,所以她会直接说她的家庭有问题,她有痛苦。这时候,我们看到一个简单的评价标准:一个人的心理健康程度,与接纳痛苦的程度成正比。

痛苦意味着什么?这本书里有一个故事很受欢迎,叫〈悲伤是完结悲剧的力量〉。故事是这样的:女孩 Z 的童年非常不幸,两三岁时父母离婚,父亲挣不到钱,她基本上是跟着姑姑长大的。她不断更换寄养家庭,小学时就已经觉得自己充满痛苦。她努力讨好老师、同学,却总是不如愿,她连一个朋友也没有。

学校要换新课桌,需要交几十元人民币,她因为出不起这个钱,被调到了教室最后面,前面坐着的都是个头比她高、拥有新课桌的人,她感觉非常痛苦,充满羞耻。

她曾经很认真地计画过自杀,也就是所谓的“哲学式自杀”,即经过很认真的计算、衡量,觉得自己的人生确实是不值得拥有的。她曾经在一张白纸的两边分别写下活着的理由和死去的理由,结果死去的理由远超过活着的理由,于是,她认为自己应该自杀。

我在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的一个师妹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师妹自杀成功了,而女孩 Z 没有成功。她感到很悲哀,进而很伤感。然后,她开始哭泣。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在哭泣的时候,她回忆起人生中的种种不幸。

但是她哭到最后,心里有个声音出来了,那个声音对她说:是的,你很惨,但是你还可以做很多事。结果这个声音改变了她,这个女孩感觉她获得了一种力量,让她真的开始思考:我可以为我的人生做些什么事情?

后来,女孩拥有越来越多好朋友。有一年耶诞节,在广州,她邀请我去她家参加圣诞派对。我去了,发现一屋子人,我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八个外面来的朋友。这很有意思,这个女孩很悲切地痛哭了一次,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涉及了我们的不完美中,第一个重要的东西:悲伤。(推荐阅读:【为你点歌】当你能够拥抱悲伤,悲伤就会有力量


图片|远流出版社提供

悲伤:被接纳的悲伤是一股能量

心理学书籍经常会强调悲伤,专业的说法叫哀伤过程,意思是:任何一份失去都会引起我们心中的悲伤,如果我们让这悲伤流动,就意味着我们接受了丧失、接受了失去。悲伤的流动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当巨大的失去引起巨大的悲伤,让巨大的悲伤在一定的时间内流完,这就是所谓的哀伤过程。

你必须在面临巨大的失去时,完成这个哀伤过程,这样才意味着你接受了你人生的不幸。

这个女孩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是因为她接受了她过去的人生中存在的那些痛苦。然而,在她没有接受这些痛苦前,就会希望能够在痛苦中看到所谓的正能量,于是她特别想讨好他人。

如果你有一个讨好型的朋友,你会发现他做十件事情,九件做得很好,一件做得不够好,结果他会不在乎那九件,只对那一件耿耿于怀。为什么会这样呢?女孩 Z 过去的人生充满黑暗、不幸,她不想接受这些,于是在跟别人相处的时候,就很害怕那些线索会让她想起这些痛苦。

也就是说,她在和她的人生较劲,她想否认这些痛苦。结果跟她相处的时候,你发现,一旦有什么资讯让她回忆起痛苦,她就会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当她完成了这个哀伤过程,实际上一次哭泣并没有真正彻底消除悲伤,但是对她来讲,这是个很重要的过程。当她完成了哀伤过程的很大一部分,也说明她接受了这个事实:是的,我的人生有很多不幸,我不再和这个事实较劲,我接受我人生的真相。

她接受了这个真相之后,她的能量就在这个不幸中获得很大的释放,她就可以真的去思考自己能为自己做些什么。

当你的人生遇见各种不幸,你会产生一个很本能的感觉,这个感觉就叫作悲伤,悲伤也许是所有的感受里最重要的一种。你能否让你的悲伤流动,意味着你是否能够真的接受人生的真相,你是否真的有智慧。

攻击性与恐惧:敢于攻击,才是真正的“好人”

接下来是愤怒,或者也可以说是我更喜欢的另一个词,叫作“攻击性”,这个过程展示了人性的奥秘和复杂。我原来以为我的心理医生会给我讲许多人性的奥秘,其实不然,我们的话题大部分涉及攻击力。

我压抑了我的愤怒和攻击力,结果让我活得不自在,透过老师的引导,我慢慢清晰地认识了攻击力,碰触到我内心深处具有攻击性的部分,让我变得和以往不同。在深度睡眠治疗中,我梦到自己变成巨大的恐龙、土匪头子⋯⋯

作为心理谘询师,我有几十个来访者,我的个案都是长期的,他们就是我故事里的人物,他们变成我的文章、书里的人物,我就是靠劫掠他们的故事,来维持我的生活。

这样一想,我意识到自己不是拯救者,而是土匪,也就是坏人,结果深深产生了一种崩溃感;同时,我却又觉得自己是知名心理谘询师,收费根本就不贵。

藉由这次学习,我真正明白、接受了自己就是土匪头子,攻击性的恶魔才能出来,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是很自私的人。我接受了事实,心里自在了许多,自己的攻击性就出来了,我能真正放松了。我的气质变化来自这里。

如果一个人不能直接对别人表达愤怒,而是拐弯抹角地表达攻击性,这就是心理学上的“被动攻击”。例如,不直接拒绝别人,而是拖延。每个人心里都有大量的愤怒,你能否觉察到自己的愤怒,能否合理表达你的愤怒,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标准。

佛洛伊德说过:“一个人能否合理表达自己的攻击性,是健康与否的重要标准。”如果一个人做不到,必然有心理疾病。

恐惧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它的重要之处在于,越让自己害怕的东西就对自己越重要。(推荐阅读:

我们平时怕的“鬼”、“冤魂”,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压抑在心里的愤怒、恐惧久了,多了,就变成了我们心里的“鬼”。它告诉你有些东西在生命里非常重要,你必须学会面对。你真正恐惧的是悲伤、是丧失,比如,你越是没有安全感,就越害怕一个人离开你。

我也有怕“鬼”的时候,那时我跟女朋友提出了分手,虽然分手是我提出来的,但是仍然唤起“我失去了”这样的恐惧。要是失去她,我就是一个人了。在这个时候,我很害怕这种失去,这种恐惧向外投射,就变成了一个“鬼魂”。等我在这个恐惧里待了一阵子,我发现这个恐惧过去了,我可以轻松地去面对这件事了。

我们要知道,我们对自己情绪的担心和害怕,其实往往来自童年。当你还是婴儿时,如果有许多感到孤独的时刻,或者当你是孩子时,如果有许多感到受伤的时刻,这会导致你害怕痛苦,也让你希望能够逃离那些痛苦。

因为当时你面对和化解痛苦的能力非常弱,你除了父母,没有别人,如果那时候的你经常有这种感觉,事实上你也面对不了自己的痛苦,于是只能藉由逃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按照佛洛伊德的说法,这叫压抑,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压抑自己。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你是一个成年人,痛苦往往不再是一种真实的东西,仅是你内心的一种感受,一旦你好好地去体会它,让它在你心里流动,这种感受就会成为一份能量。


图片|远流出版社提供

内疚:我错了,那又怎么了

内疚,也很重要。内疚和羞耻,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我们最不愿意面对的感受。为什么呢?

内疚和羞耻是这样的:我伤害了你,所以我内疚;我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所以我羞耻。内疚通常是我们所不愿意面对的东西,因为它意味着“我错了”。而前面说的悲伤、愤怒、恐惧,这三种感受是在说“对方错了”。

所以,很多人选择成为圣人,却不愿意成为坏人。我在博客上的一篇文章〈内向是对内向者的保护,外向是对外向者的嘉奖〉中提到,很多外向者在社交层面如鱼得水,生意也做得很成功。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其实我们都是依赖关系的动物,我们很希望在关系中得到认可、得到爱。如果一个外向的人靠近我们,向我们传递这样的资讯:“我喜欢你,我欢迎你,我想跟你交往”,那么这就意味着他打破了我们的孤独,所以我们就会觉得自己是受欢

迎的。大家觉得外向的朋友具有很大的价值,而且外向的人经常有一个特点,他往往是会索取的,可以很轻松地说出他要什么。

对于不能够提要求的人而言,每当你建立一个关系,就意味着你在丧失你的资源,你在付出。也就是说你朋友越多,你付出得越多,你就越累。例如,我便经常要斩断自己的一些关系,这会让我内疚。

但现在我会好好地看待这份内疚,让内疚的能量流动,而不是为了避免有内疚的感觉,就不再向别人提出要求。过去,我不会攻击别人,不会拒绝别人,也是因为我会感到内疚,所以我以前在自己的关系中非常不自由。

如果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就意味着你在处理内疚这方面,其实有很大的问题。建议这样的朋友认真思考自己的这个问题,试着学习,内疚一点又怎么了?我错了又怎么了?

嫉妒:压抑嫉妒,便是削弱竞争力

嫉妒也许同样是我们特别不愿去面对的一个东西,因为大家都知道,吃醋、嫉妒狂,都是在描述那些看上去很不受欢迎的人。其实嫉妒和竞争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你克制自己的嫉妒,就意味着你在克制自己的竞争力。这会造成很多问题,例如无法在职场成功升迁。


图片|远流出版社提供

接纳黑暗,打开生命的通道

悲伤、愤怒、恐惧、内疚和嫉妒,还有简单谈到的羞耻,我想说,这些都是我们生命中很重要的能量。

我的书签上有一句话:“成为你自己。”什么是自己呢?其实,在这个所谓的自己身上,所谓坏的东西,往往比所谓好的东西更加凸显本质。悲伤、愤怒、恐惧、内疚、嫉妒和羞耻中,藏着我们生命的本质。

我们想成为一个真实的人、一个更好的人,想把真正的自己活出来,就需要去触碰这些东西,需要理解和接纳这些东西。

心理学家卡尔· 罗哲斯(Carl Rogers)说过:“爱是深深的理解和接纳。”通常我们认为这句话是对别人说的,但是其实这句话同样可以放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需要深深地理解和接纳我们自身。

接纳自身什么呢?如果你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那还有什么要接纳的呢?大家都知道,所谓要理解和接纳的东西,通常就是你心理上的那些黑暗面。(推荐阅读:

非常有意思的是,当你深深地理解和接纳了这些所谓的黑暗面时,它们就是美,就是生命中最棒的东西,你会觉得它们根本就不是黑暗,而是从黑暗转化成了光明,从丑陋转化成了美好。同时,你会深深地体验到什么是自由。这时候,你就知道能量流动、生命力流动的感觉是怎样的了。

佛洛伊德说噩梦是潜意识的一种,如果你从噩梦中醒来,身体不能动弹,可以尝试去体验这种感觉。你的身体保持不动,你的脑袋没有做很多工作,就意味着你没有切断流动的潜意识,而这就是最好的理解和接纳。

一旦你理解和接纳了,让它们自由流动了,一开始你会很难受,但是坚持下来会变成美好的体验,能坚持十五分钟就已经是极限了。

我现在四十几岁了,却从没有过这么好的感觉,就是因为我不断地在体验这些东西,让它们流动起来,达到疗愈的效果。

再次重复这句话:真实胜过完美。

本书要谈的是负能量比正能量更具有价值,当我们积极地追求所谓正能量的时候,其实就割裂了和所谓负能量的连结,这种割裂是一个重大的损失。悲伤、愤怒、恐惧、内疚、嫉妒和羞耻,我们要打开这些感受的管道。当我们打开这些管道,生命力就会在我们身上流动。

从一九九二年在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学习心理学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十余年,我终于深刻地、频繁地体会到了这种流动的美好感觉,这是因为我不断和人生中这些所谓的黑暗面共处。

当我面对科学主义心理学路线和现象学心理学路线的时候,我选择了现象学的路线。学院派不可避免地重视头脑、轻视身体,我却本能地重视身体。二十几年来,我一直在走自己的路,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并不是说武志红有多么好,而是我作为一个管道,越来越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