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督徒,也是同志的真切告白:12 岁受洗,这一路上对于同志身份有过挣扎,最终体悟到,上帝的爱不会因为人的性向而有所改变。

文|李姿佳

2018/11/08,看到思豪牧师在第二次电视辩论中提到,当基督徒们,你们在努力大声疾呼要请大家支持“爱家公投”时,请不要忘记,你身边就存在着没有出柜的同志基督徒。

我是一位基督徒,我也是一位同志。

我 8 岁开始到教会,我 12 岁受洗,今年 38 岁,刚好满 30 年。


图片|来源

教会乖宝宝

我是那种所谓的教会乖宝宝,从 8 岁去教会开始,每个礼拜只要没有重大不可抗拒的事情,我都会到教会,不管考高中联考、大学联考,我都会去教会做礼拜、参加团契,热心参与,在团契担任不同的干部;我很喜欢音乐,我从小参加诗班,一直到前一阵子,我都一直参加诗班,用音乐服事我的上帝。我就是这样的一位基督徒。

自我攻击的伤痛

我从很小开始,我对于我的性别认同就和我的生理性别不太一样,我对于我女生的生理特征,我是不喜欢的、不能接受的。但偏偏上帝待我很特别,我是一个双胞胎,我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也因为我的双胞胎身份,我被提醒我是一个女生,大家都很羡慕我的双胞胎身份。而我的双胞胎妹妹非常爱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有这样的困扰,因此充其量,我就是用比较中性打扮出现在大家面前(那时的中性打扮就是不喜欢穿裙子、头发稍短这样而已)。在教会有正式的场合需要穿裙子,我都依然会配合演出。大家讨论喜欢的男生时,我也会说我喜欢哪个男生,就是同志朋友常会用来掩饰同志身份的方法。

我一直不敢面对我喜欢女生这件事情,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开始面对我喜欢女生这件事情,那我就得挣扎于信仰、教会,我从小就知道教会是反对同性恋,教会也有邀请走出埃及来分享过,我也印象很深刻,教会辅导对同性恋的那种轻挑的语气,让我跟我自己说,绝对不要碰同志这个议题。在我开始工作以前,我就是一个恐惧同志的人,当教会的人聊到同志议题,我也是跟着说,我是反对同志的。但其实我自己就是同志。知道自己是同志,对外却要说反对自己,这样的经验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那个中滋味。(推荐阅读:回应“前同志”郭大卫,美国矫治同性组织创办人道歉“治愈是假的”

同志认同漫漫常路

我在性别团体工作(所谓妇女团体),在工作几年后,我读了研究所,大约在 25 岁左右,我第一次和我的好朋友出柜,而她认为这也没什么,着实让我松一口气,也打开埋藏在我心里多年的祕密。

我慢慢有机会开始接触社会上不同的人,慢慢身边有活得很好的同志们,听他们分享生命故事,心理真的很羡慕,他们可以很自在做自己。在听故事的过程中,我突然明白我心理有一种说不出口的郁闷是什么,就是不能以真实的样貌面对其他人,我必须包装再包装,让别人认不出我是同志,但那样的生活真的好苦。

同志身份:为他而活

我知道我很爱上帝,因为上帝真的对我很好,我这辈子都一定会是基督徒认同,我记不清楚多少个夜晚,我哭着问上帝,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一个身份?为什么我是同志?又要让我从小在教会中长大,我这一辈子都被“基督徒”这个身份牢牢“捆住”。但我现在回首看,我谢谢上帝给我这个身份,因为我是同志基督徒,我更理解什么是弱势族群的感受,我愿意用更宽广的心来看待我身边不同的人。因为我感受过,认为我是错的、应该要回归“正途”,我感受过在身边亲近的人必须要埋藏祕密是什么感觉、不能做自己是什么感觉。对我来说,我觉得是上帝相信我可以负担这样的考验,所以给了我这个身份,让我能为他受苦、为他而活。

因为你们让我勇敢站出来

同志基督徒的身份跟了我这么多年,但我始终没有对教会的人说。记得 2017 年 10 月份,一个朋友跟我聊天时问我,你不觉得上帝给你同志基督徒身份,你可以做点什么呢?他的一句话,让我决定要去找我大专的辅导陈思豪牧师,和他聊聊我心中的好多疑问。其实呢!我一直是思豪牧师的脸友,但我都一直在潜水,观察思豪牧师的分享,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要和思豪牧师聊聊,而这一天到来了。当我和思豪牧师约时间想要聊聊,思豪牧师二话不说就答应。但他根本不我要和他聊什么!哈哈。(推荐阅读:

一开始我就破题说了我的身份,和思豪牧师很温暖、真诚的回应我提的各种问题。记得他在谈话结束前跟我说(大意):其实你大学时我就看出来你是同志,但我觉得你过得很好,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今天和你聊,我觉得很亏欠。我一直跟思豪牧师说,不用这样亏欠,你可肯花时间和我聊这么多,我真的已经太太太太感动了。记得陈牧师结束时为我的祷告,也是久久让我温暖满满。谢谢上帝藉着思豪牧师对我说话。我也愿意用我的同志基督徒身份,来做我能做的。从那天之后,我对外的场合演讲时,我会主动分享我的同志基督徒身份,期待透过一己绵薄之力,和同志朋友,让非同志朋友有机会认识活生生的同志。


图片|来源

愿我们成为别人祝福流通的管道

思考很久,决定在脸书上分享自己的基督徒同志身份。我分享的原因是希望:

  1. 给认识我的基督徒们:也许你怀疑我是同志很久,但我今天和你们承认我是同志,我的目的是希望,你们可以有机会想想,对待同志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是同志真的感觉被接纳,而不是口号。同志朋友有没有真的感觉被接纳,问同志朋友是最准的。而请基督徒们不要忘记,当在支持“爱家公投”的时候,不要忘记,同志基督徒,你的弟兄姊妹们就在你的身边。
  2. 给同志基督徒们:我不是希望同志基督徒都要出柜,千万不用这么做,请依照自己的状态,并且谨慎思考出柜之后可能的影响,并且评估是不是真的要出柜(是否要出柜可以参考这里)同志基督徒们,你们不孤单,记得要找到可以支持你的亲友很重要。

记得沙滩上脚印的故事吗?在沙滩上有两对脚印,一对是主耶稣,一对是我的,但当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却只有一对脚印,我问主耶稣,“在我最低潮的时候,祢为什么离开我?”主耶稣说:“孩子,当你人生最低朝的时候,你看到的那双脚印,是我抱着你在沙滩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