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爱情故事】,要如何延续一段关系,不能只看相貌,得靠彼此之间的智慧与真心。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一到九月底,万圣节的临时服装店纷纷开张,在万圣节的前几天直到十月三十一号当天,排队人龙可以长到三个街口外,是继 Roger Vivier 的 Sample Sale 排队盛况之后,又一个排队运动。

派对一多的日子,纷纷扰扰就又更多。人精 Lisa 的朋友 Stephy 就在万圣节当晚跟他吵了一架。(人物回顾:【纽约都会爱情】嫌货都不是买货人

亚裔万圣派对分为三大群体:韩国、中国跟台湾,门票最贵相对颜值最高是韩国人开的夜店:Circle。Circle 在纽约的亚裔圈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道的人大概不是没有亚裔朋友不然就是没有朋友。但相传 Circle 对非韩裔人种的服务品质会打折扣,就算你订了最贵桌子也一样。


图片|来源

在对冲基金工作的 James,大方阔绰的花了四千块美金,好不容易抢到万圣节当天 Circle 的定位,Lisa 以女主人的姿态大张旗鼓把所有认识或是有点认识的女孩子张罗来,包含刚到美国念 NYU 研究所的 Stephy。

Lisa 的女生朋友身材平均偏瘦,灯光一暗,假睫毛一戴,即使长相平庸还是有男生会靠过来。Stephy 是 Lisa 的前男友的好朋友的炮友, 但 Lisa 并不介意中间连结复杂,反而在 Stephy 背后都如此介绍她。Stephy 因为长相颇为亮丽,又带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在台湾念大学的时候常常主持校园大型活动,并毕业后在精品公关公司工作过一年。Stephy 一到纽约便特意地跟 Lisa 交好,想要透过她认识更多人。

在这个一掷千金的万圣节聚会上初见 Stephy 时,本人就如 Lisa 描述的一样热情大方。才喝了两杯 Shot 之后,便滔滔不绝的发表她用 Tinder 一个礼拜至少跟三个不同的男生约会的心得。Stephy 打开简讯页面都是满满的男生名字外加他们的特征。(延伸阅读:约不约,这是个问题!谈现代人的 Casual Sex

“你看这个 “Rob FB Tall Hiking”,是个 Facebook 工程师,超爱户外运动,但他都带我去吃很便宜的餐厅,我真心没办法。啊,还有这个 “Albert ER Doc chubby” 常爱回不回我讯息,有时候约了又改期,可是我觉得他真的很可爱,聪明外加有点胖胖的,完全是我的菜⋯⋯还有,还有这个⋯⋯”

还有,还有一长串各种男生的介绍,但我已经放空自己,无心继续听这个贪婪的女子表演。

Stephy 跟每个刚到纽约的女孩子一样兴奋激动,但因为还在学中的关系,时间上跟一般上班族不一样,大多数优秀的男生工作时间又长又累,根本没有时间哄她,一个礼拜吃不到两次饭让她很不满,接连换了好几个对象 。

回到吵杂拥挤的夜店,本来应该是 Stephy 占尽优势的狩猎场,却没料到当晚的韩裔辣美女云集,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女孩子们的美貌相差不远。眼看都在派对场内待了快两个小时,没有一个男生主动跟 Stephy 讲话,更不用说请她喝酒了。信心大受打击的 Stephy 开始摆起臭脸跟 Lisa 说今天男生们的素质很差,Lisa 一听话中有话,便好心的问 Stephy:“不然我陪你场内走一圈,搞不好有机会?”

结果走完一圈,一样毫无斩获,Stephy 带着醉意转头对 Lisa 大声的说:“她真的很需要赶快找到一个有美国身分的男生,确保她一年半后毕业的时候愿意提供她留在美国的身份。”

言下之意,在成长过程中因出色外型比一般人更容易获得好处的 Stephy,想用美貌换取不只是一张饭票,还有一本美国护照。但纽约男生又何尝不懂得衡量他们在一段感情里提供给对方的好处,自己是否有得到相对应的回报?长得漂亮在纽约顶多能吸引比较多的人靠近,但延续一段关系靠的是两个人的见识与智慧是否在相差不远的范围内。


图片|来源

性格务实的 Lisa 听到后马上告诉 Stephy 趁早打消找一个有身分的 ABC 结婚的念头,因为这样一点都不实际。但听在 Stephy 耳里却是 Lisa 在质疑她的美貌,两人一来一往从聊天变成了吵架,Stephy 忽然起身说要走了,头也不回的离开 Circle。

虽然我当下跟其他朋友们在舞池里玩的好不开心,隔天听完 Lisa 诉苦 Stephy 的种种行为后,从此有 Stephy 的场合我都刻意避开,并告诉 Lisa:“这种 cuckoo(注:cuckoo 是纽约人的日常用语,意指脑袋不清楚的疯子。)只会让你生活变得更复杂罢了,有她的场合就不要找我了!”

Stephy 后来假装没有任何事发生找 Lisa 聊天,Lisa 滥好人的个性也就继续跟 Stephy 来往。

半年后听说 Stephy 交了一个远在波士顿的男友,因为她说:“我实在受不了纽约的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