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也包括你的头脑。看美国女大法官茹丝・贝德(Ruth Bader)与丈夫的爱情故事,在爱里,他们相知相惜,也相习。


美国女大法官茹丝・贝德.金斯伯格(右)与夫婿马丁.金斯伯格。
图片|美联社

马丁・金斯伯格(Martin D. Ginsburg)和茹丝・贝德(Ruth Bader)看起来南辕北辙──他高大、她瘦小;他出身富裕家庭、她不是;他乐观无忧、她却担心这担心那的──但这两人在康乃尔大学校园相遇后爱上彼此,更精确的说,是爱上彼此的脑袋瓜。

未来的美国女大法官茹丝・贝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当时很崇拜英国文学教授纳波柯夫。一天纳波柯夫在课堂提问有关文豪狄更斯的问题,只有马丁.金斯伯格答得出来。茹丝立刻感受到心跳加速、满满都是爱。马丁也欣赏她机敏过人。

茹丝后来说,马丁是“约会过的男生里唯一在乎我有脑子的人”。

现年 85 岁的茹丝现已是美国女性主义者的偶像和知名人物,她的故事被拍成两部传记电影。她 10 月下旬在华府联邦法院演讲,数百人排队想挤进去听,主办单位不得不另开 6 个厅,以视讯和音讯同步转播。

为茹丝写传的历史学家狄哈特说,马丁最不寻常的地方是他走在时代尖端,非常支持老婆。他和茹丝很早就同意双双追求法律职涯,不成为彼此的覊绊──在 1950 年代仍讲究传统性别角色之时,这是很新潮的观念。

两人大学毕业不久于 1954 年结婚,婚后搬到奥克拉荷马州,狄哈特在书里写道,“这对新婚夫妻常在晚餐后,为彼此朗读皮普斯、托尔斯和狄更斯的作品”。(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

他们在那时发现马丁的厨艺比茹丝高明。马丁 1997 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曾表示:“一般来说,我老婆不会给我任何烹饪方面的建议,而我也不给她法律方面的建议,这方法对我们俩似乎很管用。”

两年后,他们进入哈佛法学院,马丁专攻税法,茹丝选择较辛苦的宪法,并研究女权议题,在全美各地打了好几场令人惊艳的法庭胜仗。

1980 年,茹丝获前美国总统卡特任命为哥伦比亚特区高等法院法官。(推荐阅读:Handsome Lady|有一种骨气,叫做艾伦佩姬

1990 年代初期,茹丝成为大法官候选人,基于礼节,不方便为自己拉票,由备受尊敬的乔治城大学税法教授马丁替妻子打前锋,包括游说媒体人。这并非轻松容易的工作。贝德 1993 年 6 月 14 日顺利被任命为大法官。

茹丝在致词结尾时凝望坐在前排的先生说,“我得到人生伴侣马丁的紧密后援,自年少时期,他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最强大的助力。”

马丁 2010 年因癌症过世,享寿 78 岁。茹丝整理遗物时发现一封写给她的信:

最亲爱的茹丝,

 

你是我终生唯一的爱,只留了一点点给父母和孩子,以及他们的孩子。

56 年前在康乃尔相遇以来,我一直钦佩和爱着你。看着你登上法律世界的最高点是多么棒的事。

我直至 6 月 25 日周五都会在医院,在此期间,我会深思剩下的人生和健康,是否该撑下去或放手走,因为痛失生活品质太难受了。

我希望你支持我,但我能理解你也许不。我对你的爱不减分毫。

 

马丁 

马丁一周后咽气,一个人上路。狄哈特说:“这是最后的保护,让爱妻免于做此决定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