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励馨基金会主办的舞台剧 ——《拾蒂》,剧本原型是来自美国着名的舞台剧《阴道独白》, 2005 年励馨基金会将《阴道独白》引进台湾,并加以改编,融入台湾本土的女性经验,完成了《拾蒂》,也于今年迈入第 15 年的公演,带领妳一起看看,这部属于妳我的阴道故事。

一张完美的验伤单:邓如雯事件

舞台笼罩着一片黑暗,玻璃的刺耳的碎裂声,伴随着又沉又重的地板撞击声,此起彼落,在一片无尽的黑色中,观众只听得见声音,而没有画面,突然间,一道刺眼的灯光打在舞台正中央,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粗鲁的架着一位身穿深红色洋装的女子,将她推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

“等妳被打之后再来好吗?”

“我们需要验伤单。”两个警察挥动着他们手上象征权力的警棍,冷酷的无视女子脆弱的求救。

“这里没有光,也没有出口。”女子绝望的拍打着四周禁锢自己的墙壁,无助的说。

最后嘶声力竭的大喊:“看着他身上的鲜红,与床单上的深红,我将交给你一张完美的验伤单。”


图片|阴道独白在励馨 脸书专页

邓如雯杀夫事件,是舞台剧《拾蒂》演出的第三幕,也是《拾蒂》中最令人窒息、悲伤的其中一个阴道故事。

1993 年 10 月 27 日,邓如雯趁丈夫酒醉入睡时,用铁锤与水果刀将他杀死,引发当时社会热烈的关注。林阿棋先是性侵邓如雯的母亲,又性侵当时才国三的她,使她因此怀孕而被迫与林阿棋结婚,婚后,她长年承受林阿棋的殴打、性侵,最后水果刀终于落下,划出一道深刻又鲜明的伤口,鲜血泊泊流出,晕成一张“完美的验伤单”。

这个故事,承载了许多台湾女性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与性侵害的经验,多少女性曾奋力的求救,社会却以“法不入家门”为理由,将她们丢回绝望的婚姻中,直到邓如雯举起水果刀的那一刻,家庭暴力防治法才终于通过,社会的目光才愿意投向那些“没有光,也没有出口”的家庭中。(推荐阅读:因为爱你,才会打你?家暴保护令的七个问答

从美国的《阴道独白》到台湾的《拾蒂》

在台湾,这样一出单纯以“女性经验”为故事主轴的剧实在少见,更不用说以纯女性演员演出,并以“阴道”为主题的剧了。《拾蒂》这出剧是如何产生的呢?如果要追溯《拾蒂》的源起,我们可以必须回到《拾蒂》的原始剧本 —— 着名的 Eve Ensler 的《阴道独白》。

《阴道独白》(The Vagina Monologues)是剧作家、女权运动者伊芙.恩斯勒(Eve Ensler)的代表剧作,伊芙.恩斯勒因为从多次采访经验中发现,许多女人提起自己的身体和阴道,常常会用非常负面的语言去形容自己的身体与性经验,其中更有不少女性是受过性暴力、乱伦的,这样的经验,也让她感悟到:“身体甚至阴道这件事,是女人该说,却从来没机会说的事。”于是,阴道独白计画因此展开。(推荐阅读:《阴道独白》女权斗士伊芙唯一一场在台演讲节录

伊芙.恩斯勒花上数年,搜集了 150 个不同种族、阶级、贫富的女性的故事,于 1994 年,集结出版成一出剧本《阴道独白》。1996年《阴道独白》首度在美国演出,将许多女性共同被性侵、家暴的共同经验搬上了舞台,伊芙.恩斯勒也发起了 V-Day 运动,让更多人正视女性的经验,到今天为止,这部剧已经被翻译成 50 种语言以上,并曾在 140 个国家上演过,而励馨基金会,就是在 2005 年时加入了 V-Day 运动,将《阴道独白》带回台湾演出。

自 2005 年,励馨基金会首度演出《阴道独白》以来,也一直在寻求如何将这个国际性的剧本,融入台湾女性自身的阴道故事,让这些经验更加“在地化”,于是历经 10 年的努力,属于台湾女性的阴道故事 ——《拾蒂》,就在 2015 年诞生了。


图片|阴道独白在励馨 脸书专页

《拾蒂》:台湾的 12 个阴道故事

经过多年真实的故事搜集,今年的《拾蒂》,更是集大成的一年,集结了 12 个不同的阴道故事,用两个小时的演出时间,多元呈现台湾女性多样的生命故事。

在剧中,我们看到邓如雯杀夫后对社会的竭力呐喊;我们看到一位被迫出卖身体的雏妓,朝窗外掷下求救的字条,却无人理会;我们看到一位未婚怀孕的 15 岁的少女,被家人、社会指指点点,而憎恨自己;我们也看到一位性侵幸存者鼓起勇气站上法庭,却被法官质问:“妳有证据吗?”。(推荐阅读: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后,正视性侵,你需要知道的十件事

这 12 个故事的背后,代表着台湾有多少女性像邓如雯一样被困在家庭暴力中,有多少女性因为自己不贞洁而讨厌自己,有多少女性曾被性侵却得不到正义。

《拾蒂》的演出,也让我们重新“拾起”那些被忽略的女性生命故事,透过一个个阴道故事的述说,在舞台上,阴道不再保持沉默,我们用故事、用演出,大声的说着属于每个女性的故事,用温柔的述说,拒绝性暴力与污名,让更多人听见女性的经验。


图片|阴道独白在励馨 脸书专页

更加多元的女性经验:叶永志与跨性别女性的故事

今年的《拾蒂》,对于“女性经验”的概念与定义,有了时代演进下的扩充,也让阴道故事更加多元,让人十分惊喜。就像是第 11 个故事——玫瑰少年叶永志。叶永志,因为阴柔的性别气质,在学校长期受到霸凌,喜欢编织、煮菜的他,死于学校的厕所,他的生命仅止于 15 岁,叶永志的死,促使性别平等教育法通过,影响了之后数以万计的学生。(推荐阅读:性别平等的未竟之路:从玫瑰少年叶永鋕看台湾司法

第 12 故事,也是最后一个故事,一位跨性别女性在变性手术的前一天,与 25 年前的自己对话,历经成长过程中一次次自我认同的挣扎,一次次来自家里、朋友的不谅解,过程她曾自我厌恶,也曾经试图自杀,但最后她选择活了下来 ,“成为自己,成为真正的自己”。(推荐阅读:专访吴伊婷:“跨性别”的政治正确,不代表歧视消失

不管是阴柔性别气质的男性,或是跨性别女性,他们跟所有女性一样,面临着社会的歧视与污名,面临着更严重的暴力威胁,需要更多人来聆听、关注他们的故事。


图片|阴道独白在励馨 脸书专页

剧终后:我们的故事正要上演

演出的尾声,演员们站成一排,身上穿的衣服由红到紫排列,化成了一道彩虹。

她们一个一个告诉观众她们自己真实的生命故事,有演员曾受过性侵害,在生育儿女后,感悟到阴道其实是传送礼物的地方;有演员说她因为性经验很多,而被骂很脏,但“为什么不能同时又脏又美好呢?”;也有演员分享她即将在明年 5 月 24 日带着女友去登记结婚了。(延伸阅读:六对同志伴侣的告白:很多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出演跨性别女性一角的演员,现实身分也是一位跨性别女性,她说:“身为跨性别女性,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被当作一般女性看待”,她用哽咽颤抖的声音,对《拾蒂》剧组,以及所有这样对待她的人,说了一句“谢谢”,语毕,台下响起如雷般的掌声,我也早已热泪盈眶了。


图片|阴道独白在励馨 脸书专页

在《拾蒂》中,我看到了 12 个多元的女性阴道故事,也在她们故事的一隅找到了自己,感受这些故事轻轻接住了我,安慰轻拍那曾经受伤、难过的自己。剧落幕,踏出了剧场之后,我知道,就算有伤痕,我们的生命也仍会继续,我们的故事还没说完,正要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