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性平教育,我们无法理解对方;没有性平教育,我们开始互相伤害;没有性平教育,我们只能在伤害已造成后说抱歉。迷人来稿,用亲身故事告诉你性平教育的重要。

文|芋圆

性平教育很重要,因为我爸妈小时候绝口不提为什么我们被生出来,学校教育也不告诉我们,也不告诉我们。

娘娘腔跟男人婆,这东西从我有意识以来就跟在我身边。从小就特别行为大喇喇、讲话大声的我,刚上小学的时候,理所当然地变成了男人婆。而班上另外一个较为温和、讲话轻声细语的男生,就变成了“该跟我换身体”的对象。

三年级时换了班级,有另一个更阴柔的男生在,突然大家针对的对象不在是我,而是他。突然间我从被霸凌者变成了霸凌者,我跟一个女同学在抬营养午餐的时候,会在他的点心里面偷偷“加料”,而他只会哭泣。

直到有一天老师找上我们。另一个欺负他的女同学,是班上乖乖牌,老师特别喜欢,于是这臭担子就到了我的肩膀上。(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

“你为什么欺负他?”老师用非常严厉的口语与样貌斥责我,而对我来讲“不可以欺负别人”这句话似乎不适用于他的身上,因为要谴责那些与我们“不一样”的人,这观念已经浸透了我的价值观。

“他就是个娘娘腔,为什么我要尊重他,为什么他可以获得好的对待?”

这想法居然在国小时候的我脑中冒出。更让我恐惧的事情,那时候原来我没有把他当成人啊?

我跟他又变成了班上某部分同学会欺负的对象,剩下的人只是默不出声,而老师为了惩罚我,就叫我要跟他做朋友,所以我跟他的座位被黏在一起,成了万年座位。更可怕的事情是,因为我很 MAN 他很娘,那阵子,我们被班上凑成男女朋友,没有人要跟我们玩了。

我好像只能跟他玩,虽然相处后发现他人其实很好,可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却是个霸凌者,我会逼迫他花钱买我画的画,就是那种非常烂的,男性裸上身的画。他乖乖地买了,可能觉得这样就还会有我这个朋友,可是我并不是他的朋友。

我对他很不好,后来这件事情东窗事发,他就被转学了,班上变得很安静,谁也没有再提起什么。而那个三年级的老师从此针对上我,在我联络簿上写我是猪,傻傻白痴的我还以为他在夸我可爱呢。

只有安亲班老师发现了,打电话给我爸妈,我爸妈就告上教育部,可是没有用。那老师还是继续教书,然后在某年获得教育部最佳教师奖。


图片|来源

这是我深埋很久绝口不提的往事。可是最近性平教育出来了,我觉得这是应该要被提倡的,如果当年我们有好好地接受彼此的教育,也许今天结局会不一样。我们都会有朋友,而且可以友善的接纳彼此。

我想要穿男装,我只是想去看看,可是我的爸妈却告诉我,同性恋是可耻的、恶心的、甚至我妈还抓住我的手,在大卖场里说,是不是要带我去变性才可以。(推荐阅读:

我是个同性恋,我生在一个看似正常的异性恋家庭里面,就算一直被蒙蔽、洗脑同性恋的不堪,也无法改变我的本质,只让我曾经觉得罪恶且没自信。前半辈子,我为了取悦我的家人而装模作样,可都是假的,我想这也是教育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如果一开始,就有人告诉我们,人有很多可能性,我不是错的,也许我能更勇敢面对自己。不会在晚上躲在棉被里面偷偷哭泣,祈祷自己早上起床后,会变成男生;不会再看着一群人嘻笑打闹,却自动把自己屏蔽,因为觉得自己会被讨厌,只是因为我不一样。

那时,为了不让自己变成异类,我做了性别霸凌,到最后自己被霸凌,真的是够了,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就已经坏掉了。如果在一开始有人告诉我,一切都没关系,我一定不会在国中的时候放弃自己,任由时间流逝放烂,那青春期的迷惘与痛苦,不愿意去直视真正原因。

心中的伤口腐烂很久了,我觉得应该是该晒太阳的时候了。


图片|来源

健康教育第 14 课,不应该被忽视,而且不应该只有课堂上该如此,这是一个社会、每个家庭的责任。人都应该有选择权,该知道自己生命的多样化。如果要说我想跟那时候的自己说抱歉,我没有把你顾好。如果可以我想跟那时候伤害过的人说抱歉,我不应该。可是谁能向我们说抱歉?

没有几个吧,可能甚至没有。因为,这些受伤的人不会说话,没有平台说话,只会被遗忘。就像我一样,如果不是最近法案被炒起来,教育被吵起来,我不会记忆起那些被我伤害的人。

真的是很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