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岁的布莉姬常常一身牛仔裤或皮裤劲装,又或膝盖以上的短洋装,尽管受外界批评,她也不理会闲言闲语。看布莉姬在成为法国第一夫人,如何活得率性自我!

布莉姬成为第一夫人后,很多人批评她的穿着有损第一夫人的形象,也有人觉得以她 64 岁的年纪裙子不该穿那么短,高跟鞋太高,不够优雅等等,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完全照着自己的个性走!反正她一生所做的事都与传统背道而驰。

2017 年 5 月法国人选出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统,39 岁, 打破了拿破仑的纪录!

第一轮获胜后,他牵着太太布莉姬(Brigitte Macron)的手像一对年轻的恋人跑上舞台,他们高举双手向疯狂的群众致意,然后穿着浅蓝色外套的她牵起丈夫的手深情一吻,眼里有骄傲、爱怜、感动⋯⋯,未来的总统顺势将她搂入怀中,报以真正的亲吻。

这样的画面法国人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寻常的是这个不到 40 岁的法国总统马克宏娶了一个比他大 24 岁的老婆。这一吻不仅代表选举的胜利,更是对他们一路辛苦走来的见证。(推荐阅读:我们想要被爱,因为想要一个人见证我们原来活过

竞选开跑时,大家并不看好这个默默无名的菁英技术官僚,后来年纪较轻的选民渐渐凝聚成一股壮大的力量,他的人气逐渐往上爬,媒体开始关注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私人领域,他在媒体的版面愈来愈大,法国人这才发现原来他有一个年长他 24 岁的太太,从此马克宏夫人不断的在媒体曝光,几乎超过总统候选人,全世界忽然间开始关注法国大选。

新任法国总统马克宏天资聪颖,从小就是人生胜利组,无论求学或工作都是菁英中的精英,他和太太的爱情故事也非常与众不同,成为竞选中炒作的话题,也让这次原本平淡乏味的总统大选变得精彩、有趣。


图片|作者提供

马克宏来自法国中部的一个小城,父母都是医生,从小受到中产阶级应有的优良教育,他天生就热爱表演,曾经梦想当演员。布莉姬家族在当地也小有名气,父亲是巧克力制造厂的负责人,家境相当优渥,21 岁就嫁给在银行工作的先生,两人育有一男二女。

布莉姬并没有按照一般传统,乖乖地在家相夫教子过完一生,她重返学校继续念书,36 岁那年考上教师资格进入中学任教法文。马克宏就是在这所学校就读,一向对戏剧感兴趣的他很自然的就加入了学校的戏剧社,布莉姬并不是他的法文老师。

但她很早就听女儿提起这位聪明绝顶,无所不知的怪物,在戏剧社遇见后发现他果然天分过人,马克宏似乎也马上被这位成熟的女老师吸引,为了亲近仰慕的人,少年马克宏甚至藉口合写剧本以便亲近心中爱慕的老师。

老师和学生愈走愈近,双方家人知道了当然反对,一切都照预期中的剧本走,马克宏的父母决定将儿子送到巴黎读书,他的妈妈曾经找布莉姬摊牌,要求她放儿子一马,布莉姬很诚实的回答:“我无法承诺!”她知道自己深深的被吸引,并且也渐渐相信彼此间非比寻常的爱情。

“我一定会回来娶你!”

16 岁的马克宏去巴黎前对他的初恋情人许下诺言:“我一定会回来娶你!”这对世人眼中伤风败俗的情侣被迫分隔两地,但来自外界的阻挡反而更巩固了他们的爱情,一通电话可以讲几个钟头,布莉姬总是在必要的时候鼓励、安慰马克宏,给他意见和很多的关爱。这期间她自己也勇敢的选择和丈夫离婚,不顾一切的走自己的路。

马克宏完成学业后进入金融圈服务,成为出色的财经专家,布莉姬也顺利在巴黎着名的私校找到教职。她从不隐瞒和马克宏的关系,家长们也都知道。学生们第一次看到穿着短裙、皮裤,蹬着高跟鞋的女老师,完全颠覆了传统女老师该有的老古板刻板印象。她活泼又可亲,上课方式生动,大家总是特别期待她的课,因为每次都有惊喜。

2012 年欧兰德上台后聘请马克宏为总统顾问,不久又延揽入阁,出任财经部长,也就在一次国宴时大家才初次看到马克宏夫人,媒体开始追踪她,她决定辞去教职,这对惊世夫妻却又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马克宏把她延揽到他的团队无薪任职,她每天就在丈夫身边工作,负责他的行程和对外连络工作,两人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马克宏真的在他二十九岁时实现诺言,娶布莉姬为妻。据说他在结婚之前分别和布莉姬的三个孩子深谈,解释他和布莉姬共同生活的计画,征得他们的同意和祝福,三个已成家的兄妹们都一致赞成,从此成为一家人。在婚礼的致词中,马克宏特别感谢三个孩子对他的包容,并且强调他和布莉姬不可能有孩子,所以此后她的孩子和孙子就是他的家庭,他的亲人!

当外界对他的婚姻质疑或嘲弄时,马克宏不止一次的说过:“相较于我,布莉姬为了和我在一起,她必须比我有更多的勇气去吞忍铺天盖地而来的指责,面对异样的眼光,不堪的侮辱和讪笑。我们一起经过重重的障碍和等待,她默默地承受外人无法想像的压力,我对她有无限的感谢,珍惜和佩服,我深信如果我们能一起突破这么多的困难,我有信心将来也能带领我们的国家走出一条路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马克宏这番话不仅吸引了媒体也说服了一大半的法国人,最重要的是有 50% 的选民是女性!

如此浪漫感性的发言挑起了大众对对布莉姬的好奇心,大家都想知道,尤其是女性,一个近 40 岁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特殊魅力,能够让一个 16 岁的男孩不仅爱上她还居然娶她为妻,而且他还当上了总统,神奇啊!

于是布莉姬开始曝光了,姑且不论这是有心操作还是媒体主动的追逐,他们的照片,他们的过去不断的出现在各种杂志,一夕之间全世界都认识了这对与众不同的夫妻。

年轻的心与坚强的意志力

64 岁的布莉姬常常是一身牛仔裤或皮裤劲装,脚踩靴子或时髦球鞋,要不就是膝盖以上的短洋装,三寸高跟鞋使她傲人的双腿更加修长,她并没有因为年纪而把自己打扮得像个欧巴桑。(推荐阅读:年龄不是一条钢索,让喜欢自己的心活出亮丽精采的姿态

她并不漂亮,皮肤由于过度暴晒凸显黝黑和皱纹,五官也无过人之处,她最大的武器就是迷人的笑容和亲切真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她很真,丝毫不做作,还有她总是神采奕奕,即使穿着高跟鞋走路也是快速自然,充满了正能量。

可以想像她的穿着打扮招来许多非议,尤其她成为第一夫人后,很多人批评她的穿着有损第一夫人的形象,也有人觉得以她的年纪裙子不该穿那么短、高跟鞋太高,不够优雅等等,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完全照着自己的的个性走,没有丝毫改变,反正她一生所做的事都与传统背道而驰。

我想,她这一路走来如果心里没有住了一颗年轻的心,如果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如果没有过人的乐观和智慧,如果她那么容易受人影响,她应该早就放弃了。这些年她早已习惯了旁人的不认同,她已经知道只有勇往直前才能达到自己心中的目标,不管是她的事业或私人领域。


图片|作者提供

布莉姬是马克宏的老婆、朋友、夥伴、亲人,也是他的精神支柱。他常说太太带给他安稳的力量,是他维持个人平衡不可缺的元素。在最近的一篇访谈中,布莉姬谈到为什么他们选择住在总统府里,因为只有住在里面他们才能随时见面。

她说:“住在总统府里,我们可以利用他行程的空档说说话,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一起晚餐,两个人在一起的幸福,和可以一起做一些事情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来源。我先生常说,心中有爱做事才能发挥最大的潜能,我自认拥有幸福的天分,对!幸福和自由的天分。”

马克宏很少谈到他的原生家庭,父母亲好像很早就分开了,或许也因为这段风风雨雨的爱情使他和家里疏远了。有一种说法是,布莉姬给了他一个现成而完整的家,她的三个孩子在竞选中也全力加入助选。

某种程度而言,他不必像一般男人一样需要一边照顾妻小一边冲刺事业,他可以专心在政治舞台上发光发热,说布莉姬是造就今日法国总统的幕后推手也不为过。

我们在电视报导里看到总统候选人在练习演讲,布莉姬场场都出席,她坐在下面专心的听,充分发挥她戏剧指导的专业,对于马克宏的声调和讲词毫不犹豫的修正调整。据说马克宏的演讲稿也都要她过目,如果说她对马克宏是绝无保留的崇拜,那马克宏对她则是百分之百的信任。

每一次公众演说后,他第一个寻找的就是太太的眼光,好像在问:“你今天给我打几分?”很多人因此怀疑她干政,但她说,她只是负责对马克宏说别人不敢说的实话,这是他们二十多年来相处的模式。她对媒体说自己不是马克宏的军师,只是粉丝团的团长。

布莉姬热爱文学、戏剧,文化素养极高,这不但是维持夫妻间的连结,也是让她能很快地进入巴黎高层社交圈的原因,马克宏担任部长时就开始经由她的引荐而认识许多文化圈的人,建立许多日后有用的人才库。

在生活起居上,她也如妻如母般的照顾他,全法国都看到在宣示就职那天,马克宏从外面主持一个仪式回来,淋了一身雨,进门后布莉姬马上迎上前去温柔的说:“先去换一套衣服吧!”

无论如何,这些都只是表面的观察,男女之间的事实只有当事者自己清楚,但我相信如此一对突破传统,超脱世俗标准的伴侣能够坚持的走到最后,一定有其不凡的因素,毕竟女人终究逃不过皮囊这个关卡。


图片|法新社

她的魅力来自人格特质

谁都不能否认外在条件还是不可缺的,布莉姬虽然掩饰不了岁月的痕迹,但是她的装扮、言行举止、态度并没有放任自己老去,她努力的把自己打点好,但绝对不是靠外表在维持他们的关系,她的魅力主要来自她的人格特质。

虽说她打扮年轻帅气,但是背后如果没有活泼、真诚、率直、热情、乐观的个性支撑着,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装年轻的老女人而已,只会让人觉得荒谬反感。相由心生,衣服是要由心态撑起来的。

任何一对伴侣在一起都需要一点互相的激赏,布莉姬碰到了一个才华过人又有胆识为爱反叛传统的少年,她也选择不辜负对方的信任,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竭尽所能的保护他。从第一天开始她就坚信这个男孩是可造之才,默默在旁边照顾他,栽培他,造就他,以他为荣,直到有一天和他共享成功的果实。她对承诺的回报是坚忍不拔的承受,勇敢的面对,乐观的期待,这样的回报只能让对方更加的折服,这种互信才是他们之间最大的财富。

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马克宏的坚定,她也无法排除万难等待拨云见月的一天。没有几个女人有这么大的毅力和智勇(或傻气),为一个不确定的未来去背负这么大的压力。

他们之间除了爱以外,还有马克宏对她的依赖。在许多报导中可以看到马克宏无论走到哪都会问:“布莉姬呢?她在哪?”他需要她随时在身边,也竭尽所能的保护她,布莉姬自从当上第一夫人后也谨言慎行,很少听到她发言,说话温柔低调,字字斟酌,绝对不做任何会让总统为难的事。

他们就像连体婴似的,共生共存,从以前到现在,只要马克红想做的事,她一向全力支持到底,意志坚定,像一个勇猛的小兵带着信念和热情往前冲,但她也从不忘记坚持自己的人格。前不久,他们访问联合国,在拍纪念照时,她拒绝礼宾司的规矩,宁愿不入照也不愿站在总统的后面,她要站在丈夫的旁边。

她总是说:“我是我先生的太太,不是总统的太太!”

她是一个我行我素,坚持走自己路的女性,在爱情面前她展现了过人的勇敢和意志力,却又坚忍不拔的奉献自己所认定的,她的确是一个值得许多女性思考的稀有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