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告诉我他是同性恋,我期盼他这条路不会走得那么辛苦。而这个社会,应该多一点换位思考,很多人的生命就不会再被驱赶到黑暗的仓库。

文|林青青

每当有人谈起对同性恋的正向想法,总也有另一人会反问:那假如你的孩子也是同性恋,你也能接受吗?

我当看见这样的对话,我总想:孩子若是同性恋,我是他的母亲,我当然要接受,并且当一个支持他的人。因为除了支持,其他的辛苦我都无法为孩子分担。


图片|来源

现在对同性婚姻纳入民法或性别平等教育纳入教育持强烈反对意见的人,主要是高中以下家长与教会团体(其中又以灵恩体系为大宗)。教会是受自已对教义的解读的立场,而家长主要是被“恐惧唤起”。这些关心孩子未来情感的家长,非常害怕教会所宣传的同性婚姻纳民法或入性别教育会让孩子“变成同性恋”。这样的立基是假设了同性恋是学来的这个观点。

可是,真的是如此吗?

记得有一回,我翻到就读高中妹妹的健康教育课本,里头描述“小芬向老师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她喜欢的是同性。”“老师说:天啊⋯⋯怎么会这样呢?老师不会说出去的⋯⋯,你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喜欢的是同性,不然就毁了。”(推荐阅读:国小性别教育教什么?让我们翻开课本看看

我想请各位跟着想像一下,自己的性倾向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深怕被别人知道我喜欢异性大家会排斥我,而世界也不属于我。这样的换位思考,让我感到当自己的性向无法被社会接受甚至贴上一些不相干的道德责难时,我会多么痛苦。

换位思考情境:“我向老师问我到底该怎么办,因为我喜欢的是异性⋯⋯”“老师说:天啊⋯⋯怎么会这样呢?老师不会说出去的⋯⋯,你也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喜欢的是异性,不然就毁了。”

可是我就是喜欢异性啊没办法改变⋯⋯

以上这样的换位感受,让我觉得,如果社会能用接受的眼光看待同性恋者,很多人的生命就不需要再被驱赶到黑暗的仓库。

有反同性婚姻的人说,同性恋多有忧郁症。也许是的,但也是可想而知的 ,当整个社会不接受你,甚至家人因为无法理解而伤害你,你爱着一个人却只能永远在黑暗中行,这样的不利外在环境,有多少人能承受呢?要改善他们的环境,在立法面,就得将同性婚姻纳入民法,教会反同爱家萌的另立专法,是一种区隔,区隔着我们这些正常人和他们那种人,区隔着谁正常谁不正常,区隔着谁的爱情理所当然而谁的爱情需要大众的施舍。(推荐阅读:回应“前同志”郭大卫,美国矫治同性组织创办人道歉“治愈是假的”

在教育面,在学校及早施以性别平等教育,包刮介绍同性恋。性别教育并不是如反同教会团体所说是教导性解放,而是去让孩子及早了解自己的身体,而性器跟欲望也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无须妖魔化或视为罪恶,更重要的事-孩子们也将学习身体的界线,特别是熟人间的权势性侵。至于所谓的同性恋教育,不是教导孩子当同性恋,而是告诉他们接纳社会上不同的人,就像种族、宗教、职业。

身而为人,一个人来,也一个人走,我们已经那么寂寞,既然如此,就在这时此刻我们都在尘土上呼吸时,接纳彼此,尊重每个人生命的本然。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孩子以后会不会生来是同性恋,就是因为不知道,无论如何现在的我们都应为社会的尊重、接纳铺一些路,搞不好有一天我们的孩子真的需要走这一条辛苦的路。

如果你也有点同意我的看法了,下个月公投,让我们,帮帮“他们”与“她们”,一起成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