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GagaOOLala 推出的纪录片《酷儿亚洲-香港》,要告诉你:“来自同志家庭的孩子,也能和异性恋家庭的孩子一样幸福”,我们都是一样的。

两个爸爸或两个妈妈的小孩,也可以很幸福吗?对应近日台湾平权公投的争论,GagaOOLala 本周五即将推出《酷儿亚洲-香港》第三集,以两个外籍家庭为轴心,7 岁的格雷森和 14 岁的凯希要告诉大众,来自同性家庭的小孩一样有幸福的可能。

“我七岁,我家有三口人,我有爸爸、爸爸和我。我爱我的家。”

跟两个美国爸爸一起住在香港的格雷森用标准的中文说。生母安妮因为无力抚养,在开放式收养机构众多的申请书中,选择了派翠克和马丁成为格雷森的爸爸,2015 年一家三口搬来香港定居,至今还是和安妮保持联络。格雷森向我们介绍自己的身世和两个爸爸,彷佛一切再平常不过。


图片|杰德影音提供


图片|杰德影音提供

凯希:“二年级的时候我被同学欺负,他说我长大会跟我妈一样没有伴。我告诉他我妈有伴,我有两个妈妈;六年级的时候,又有同学找我麻烦,我老师没有制止他们,反而说我的家庭不是家庭,我的同学们因此嘲笑我。”

父母在凯希 2 岁时分居,现在的家庭由生母和同性伴侣依米组成。因为妈妈的性倾向不同,来自菲律宾的凯希在学校遭到同学和老师的歧视和霸凌。(推荐阅读:


图片|杰德影音提供

“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爸爸这没什么不对,我也好好长大了。我的妈妈们照顾我,我觉得很好。”被问到有两位女同志妈妈是什么感觉,凯希这样回答。

同婚受到法律保障后,爸爸妈妈等称谓是不是会因此消失、造成社会及孩子困扰?性平教育中的同志与性向内容,是否适用国中小的学童?

上周末 11 月 3 日开始,关于平权公投与性平教育的辩论会陆续展开,下一代幸福联盟的 10、11、12 案主张婚姻限定一男一女;以品德教育取代国中小性平教育中的同志及性倾向内容;同性别二人婚姻不适用民法。

家长和宗教团体以保护下一代的名义,提出质疑;同运方则以释宪结果和统计数据逐一回击。但真正在教育第一现场的中小学生,却很少有发言空间,其实婚姻平权与性平教育不只是“大人”们的问题。

“要诚实,还要关怀每个人。”被问到两个爸爸教他最重要的事,格雷森这样回答。(推荐阅读:六对同志伴侣的告白:很多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