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越来越依从上帝领导,无神论者、女性主义者欧黑尔选择质疑权威、反抗从众,她用自己的信念发挥影响力,这股精神告诉我们:你一直都保有对世界提问、质疑的权利!如果你想,2018 GWIS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让我们一起找到坚持信念的勇气。

约翰.沃特斯(John Waters)在 2011 年出版《典范》(Role Models)一书中提及他的英雄麦达琳.默里.欧黑尔(Madalyn Murray O'Hair)。他说:“数十年来,她始终让美国宗教右派觉得芒刺在背。”

她收到怒不可抑的宗教狂徒寄来的死亡威胁,信中抹满人类粪便,对她摆脱基督教“毒害”的企图,感到极度愤怒。她在 1963 年接受《生活》杂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迟早有天晚上,有些疯子会得到耶稣基督的神示,我就死定了。”然而欧黑尔—这位满嘴粗话又不虔诚的无神派美国领袖,最后却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遭到杀害。

1960 年秋天,欧黑尔的无神论运动,在美国巴尔的摩(Baltimore)的一所高中展开。她的儿子威廉才刚开学,这里的学生和美国其他大多数公立学校一样,早上该晨祷和读《圣经》。

但是,欧黑尔一家被委婉的称作“非信徒”。麦达琳看到一排一排的孩子们低头喃喃祈祷,感到非常反感。她觉得不只儿子无信仰的权利遭到忽视,而且国家将税收花在培养绝对服从的宗教寄生虫。

她愤怒的说:“这样不符合美国精神,也违背宪法。”她随即向巴尔的摩市递交请愿书,禁止公立学校进行祈祷和读经。(推荐阅读:Netflix《勇敢的安妮》:与众不同有多辛苦,就有多幸福


图片|作者提供

当时并非是在美国当无神论者的好时机。苏联才刚骄傲的宣布摆脱宗教束缚,所以美国为了和这些“王八共产党”划清界线,便自称是西方世界最虔诚的国家。1954年,美国政府把“效忠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的誓词从“一个不可分裂及自由平等全民皆享之国家”改为“一个依从上帝领导之国家”(自由和正义是多数人共享,条件是要信上帝)。

为了防止有人怀疑,上帝是否支持美国资本主义,美国货币在 1955 年加注“吾人信奉神”(In God We Trust)。结合传教和麦卡锡猎巫行动,就能想像保守到令人窒息,以及从众才是王道的社会,会是什么样子。

因此,对这位生了两个私生子、支持无神论而“该受天谴”的单亲妈妈,美国主流社会自然不会对她太仁慈。她随即遭到解雇,在街上被人吐口水,有人打破她家里的所有窗户,死亡威胁信如雪片飞来。

当巴尔的摩法院驳回请愿时,她这么做似乎一点也不值得。但欧黑尔可不是轻易退缩的女人,她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法院也做出史无前例的裁定——校内进行祷告及读经属违宪行为。欧黑尔赢得她首次、也最引人注目的胜利。美国人因此恨死她了。

她并没有就此罢手。全美人人喊打的她,利用名气发起了一连串的运动——起诉美国太空总署(NASA)允许太空人在电视上读经,控告巴尔的摩市立法院未对天主教教会征税,又创办美国无神论组织(American Atheists Association)。

该组织目前依然存在,以促进并捍卫美国无信仰者之权利为宗旨。她甚至为道德多数眼中的另一个妖怪——杂志《好色客》(Hustler)出版人弗林特(Larry Flynt)撰写讲稿。


图片|来源

自由思想斗士

在美国越来越“依从上帝领导”下,麦达琳.默里.欧黑尔唱着最嘹亮的反调,唱了逾 30 年,直到 1995 年 8 月某一天,她的声音突然消失了。麦达琳、儿子乔安吉、孙女萝宾遭绑架好几周,最后惨遭勒死、肢解,并被丢弃在德州圣安东尼奥市外的一处低洼的坟墓里。

尽管大家都假设凶手是宗教狂热分子,但事实并非如此。这起谋杀案是由一位心怀不满、并偷了她家积蓄的前员工所犯下。但是,你到底是因上帝而遭杀害,或者是在一个法定货币上印着“吾人信奉神”这句座右铭的国家,因财富而丧命,也许根本没什么差别。

比起无神论,欧黑尔更关心社会正义及政治。她毕生打着圣战,凭藉的信念是:质疑权威、反抗从众,对抗集体迷思是美国人的责任。她是无神论者、无政府主义者、女权主义者;最重要的是,欧黑尔也是自由思想与自由言论的拥护者。

YouTube 上有一段 70 年代的影片,她在影片中说:“如果我们能质疑上帝这个无上的威权——我们就可以质疑美国的威权、大学的体系、我们的雇主⋯⋯。 ”(推荐阅读:保有向世界提问的自由!从女星到自愿游民的米丝莉纳

在这个时代,温和从众派再次崛起,民粹主义政治似乎称霸天下,麦达琳.默里.欧黑尔提醒我们:“争取思想自由,而非精神束缚;寻求快乐,而非悲伤;追逐爱,而非恐惧。”只有当你搞清楚压迫者的身分及本质——无论是过去或现在,才能达到这种“随心所欲”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