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GSK 总经理 Anjana Narain,她深深相信,女人蕴含无可限量的 superpowers,学习认识自己、赋予自我价值,你就能产生影响力。2018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Anjana 将与你一起挖掘自我价值!

女人有 superpowers,你听过这件事吗?

Anjana Narain 是国际大药厂 GSK 指派至台湾的总经理,也是台北市英侨商务协会(British Chamber of Commerce in Taipei,BCCT)董事,她一踏进女人迷,先是睁大眼,好奇地环顾环境,彷佛女孩来到主题乐园般期待。充满赤子之心的 Anjana,也是 2018 年女人迷年度盛事“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 Keynote 分享者。开始专访前,我们聊到她想在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分享的内容,她却先问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女人其实有 superpowers 吗?”

我点点头说相信,更愿闻其详。她继续分享,“女人,其实被内建为非常坚韧的生物,”Anjana 举例,社会常贬抑女性的阴柔气质,其实蕴含许多超能力,例如使人们更具同理心、更容易找到问题背后的症结点;“孕育孩子的能力与任务,往往是女体独有 [注 1]。然而女性被社会对待的方式,时常使人忘记我们拥有 superpowers 啊。”(推荐阅读:2018《TIME》百大影响力人物:从高中生到舞娘,推动改变的平凡人物

女性往往像英雄电影里,没发现自己有超能的主角,在多由男性主导并定义 power“权力/力量”的世界里,容易受低估、贬抑,她说,不该如此,女性不必以男性为范本,从认识自己出发,赋予自己价值,进而思考妳想发挥的影响力,是什么样子的。

“在领导和管理上,尤其常见以阳刚为范本的情况。但我们必须记住的是,我们必须是自己,了解自己的阴性特质、没那么阴柔的部分,平衡运用这些特质与能量,去影响身周的社群与世界,才可能成功。”

“把作为人的真诚与原真性(authenticity)放到台面上,是非常重要的事。”在谈影响力、领导力之前,Anjana 说,真诚性(authenticity)也同样重要,她从自身的故事与我们谈起。

做过英文老师、工厂工人,志业有时来得出乎意料

“我的第一份工作,其实是印度的英文老师。第二份工作,则是来到美国的工厂做工。”她微微笑,我们有些诧异,不只跨地域、工作的类型也截然不同,从印度往美国工作生活,也是她首次搭飞机出国。

在没有网际网路的年代,跨国移动是把自己丢入全然未知的环境。“可以想像我在飞机上的心情,真的是既兴奋、紧张,也很害怕的。”

22 岁那年,她与丈夫在美国建立新的家庭,一边在工厂工作、也摸索着下一步,思考该如何在新世界建立稳固生活。工厂做工一年后,她决定攻读 MBA,计画着进入金融业,“因为那是当时最热门的领域嘛。”她俏皮地眨眨眼。

没想到在学期间,一场职涯谈话改变了她的决定。“那天,来了一位药厂的人,我记得那个人缓缓地、非常有耐心地与我们谈起制药厂的任务、理念,以及在制药领域工作,能如何帮助预防疾病、改善许多人的生活,让人有机会与病人一起努力。”Anjana 说起这段往事,说话速度放慢了,眼里还有光,“我对这些事情非常关注,药物与改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让我感受到:我每一天所做的事情,都有意义。”

帮助没有资源的人改善生活、获得更公平的待遇,Anjana 说自己其实受父亲影响很深。Anjana 的父亲是印度的律师,时常代表社会底层与民众权益,与压迫的权势者抗争。“我从他身上看见,做正确的事情的勇气、为他人挺身而出的能力,是首要的价值。我从家里学到的事情是,如果有事情是不正义的,必须说出来。”

然而说出来,其实并不保证会被听见,Anjana 回顾自己在职场上的沟通经历,她说,不论你想说的是否正确,沟通的方法也同样重要,“如果有想说的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不被聆听,别急着认为这是另一个人的错,我们必须自问,我们在沟通上,哪里可以被改善,我的挫折感,是否其实来自我自己?”

你的声音可能是对的,但另一方未必能理解,你的声音为何对他有帮助且很重要,“我们必须使用合适的方法、在适当的时机、做适当的重点强调。并且,你要有勇气和毅力持续地去说,有时我们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第一次说的时候没人听到、或没人听进去,我们就以为失败而转身离开。我认为,你可以不断尝试,并且记得确认:是否适切地传达出去了。”

有时我们终于鼓起勇气发表意见,结果可能没人听到、或没听进去,别以为这是失败而转身离开,你应该不断尝试!

Anjana Narain

“这也不只来自职场的经验啦,”Anjana 笑说自小生活在 16 人的大家庭,有爷爷奶奶、大伯叔叔姑姑以及他们的孩子,要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需要非常努力,“毕竟大人要处理很多事情,常常会对我们孩子说‘去旁边、去旁边’,可能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办法让别人听见我的声音了。”

影响我最深的,仍是我的母亲

然而对 Anjana 影响最深的其实并非父亲,而是母亲。“我的母亲是个 Homemaker [注 2],她照顾 16 个人,我的祖母很早就过世了,她嫁进家里的时候,我的舅舅甚至还是个婴儿,母亲一直是家庭里的主要照顾者,她不只养大了我们、也养大了我的舅舅。她的毅力带给我很多影响,虽然她从没有在家庭之外工作,可是她却是非常了不起的女性。”

Anjana 的母亲,尤其影响她对家庭主妇的观点。“我们的社会对于选择在家带孩子的母亲,从没给予足够的价值与重视。她们做的事情被社会边缘化、人们把她们当成理所当然,还认为他们对社会没有价值。”

“但事实是,选择在家里的母亲,对家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对社会也是。”她想了想该怎么解释,“父权,不是男性权力的文化而已,很多时候,这也是来自女性的巩固与复制。要与父权对抗、让一个平权社会可以产生,妈妈非常重要,例如以平等的方式养育孩子,会形成人们长大后与他人互动的基础。妈妈的规矩/权力(The rule of the mother)其实影响深远。以我自己来说,我母亲至今仍是我的道德模范。”

可是 Anjana 也说,她也有许多必须摆脱母亲影响之处。“在某些情况下,母亲们是非常完美主义的。例如她可能会希望女儿以特定模样出现在众人眼前,我想我们应该都经历过,母亲要你‘应该怎么表现、应该怎么穿’的阶段。”

“我的母亲是个完美主义者,这使我早期也是一个很严重的完美主义份子,因为要求完美,容易对很多事情有恐惧。”她停顿,“有些时候你必须克服来自原生家庭的一些影响,才得以发现自己的 superpowers,这也是我很想与读者分享的,你可以不必完美,有时一团乱也没关系。”

It's okay to be messy

女人时常被期待兼顾一切,Anjana 说,当她建立起家庭、开始工作之后,更发现完美主义几乎使她窒息。“我发现,要平衡家庭与工作,两边都要做到完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做个完美的母亲,我会带着内疚感去工作;如果要当完美的工作者,我会对孩子感到罪咎。在充满罪恶和自我贬低的情况下,作为一个人类,是不可能存活的。”(推荐阅读:

她回忆起印象里她最感挫败无助的时刻,“你知道吗?曾经有一次,我下班把孩子带回家、发现他们非常饥饿,而我打开冰箱,看见里头没有任何食物的时候,真的是,天啊,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母亲,真是失败至极!然后对比邻居,别的主妇妈妈替孩子准备了整套系列的健康饮食,而我、我什么都没有。”社会让母亲单方背负太多压力,以至于母亲们独自担负任务,空空如也的冰箱,恐怕是许多母亲的恶梦。

“有时我的孩子会怨恨我,因为我没办法参与他们在学校的活动,我也不是那个可以陪他们吃早餐的母亲,我有时候感觉自己是个失败的笨蛋!”

后来她与丈夫讨论这个情况,丈夫也才认识到她的压力,“我的丈夫告诉我,你不必什么都一个人扛,你可以找我一起做啊!”两人自此开始协调家务的分工。“我喜欢也擅长煮饭,他就负责洗碗。他会负责替孩子洗澡、我去哄孩子睡觉,即使很多时候哄到一半,我比孩子们更早睡着。”她大笑。

渐渐地,她学着原谅不完美的自己,告诉自己没关系的,因为妳没有办法同一个时间存在于所有地方、照顾并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所以我学到了三件事:不完美没关系、请求协助也没关系,最后是要有自疗的能力。”

“不要让不好的经验去定义你是谁,不要让其他人、或者其他事件来定义你,你拥有能力定义自己。”她温柔喊话,“It's okay to be messy,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必须保持完美,事实上,没有任何事情在我们的人生会是完美的,所以你必须学会与混乱共处,尝试找到一些平衡、学会放手,不要执着于做一个完美的母亲、完美的工作者,停止责怪自己,是自疗能力的开始。”

D&I 让不同族群共同发光

Anjana 曾在美国、比利时、印度、台湾等国家工作与生活,对于许多对于跨国跨文化工作有向往的年轻人,她提供经验建议,首先是厘清自己想出国的原因,“有的时候我们出国,是想接触不同的文化,但我们可以先问问自己,我们所在的土地也有多元文化,对这些文化,过去我有足够关怀吗?”

以台湾来说,我们对于不同族群、汉人、原住民、不同性别、性倾向的文化,是否也有相同关怀?或许从认识台湾的多元出发,你会发现,台湾比你想像得还要大。

“如果你想清楚要出国,态度就要坚定:告诉自己,我就是要做。”当时,她搭上单程飞机从印度前往美国,也是如此。“在国外生活,文化不同,肯定会遭遇许多困难,你要问自己,有没有愿意克服这一切的毅力与勇气?”

正因为曾在不同国家与文化生活,她更认识到职场上多元共融(D&I,Diversity & Inclusion)的重要性。毕竟世界的构成就是多元丰富的。“因此,招募与晋用不同种族、性别与性倾向的人才,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因为市场就是这么多元,唯有如此,企业的产出,才能真正回应世界与市场的需求啊。”

Anjana 说到,GSK 的执行长是位女性,也是跨国制药生技企业中,首位与唯一一位的女性执行长。“在台湾,GSK 的总经理是一位印度女性(也就是 Anjana 本人),我的团队之中,也有超过 50% 的领导者/主管为女性。高阶管理层,有超过 58% 是女性,公司希望能够在决策上,努力让女性取得决定权,2018 年公司晋升的夥伴中,就有 65% 为女性。”(推荐阅读:)

GSK 也有许多 D&I 项目,人力资源部也与妇女组织工作,发展女性的多元技术组合能力,“企业内部也有 LGBT 社群 、亚洲社群。以我自己初至美国的经验,歧视与不友善,许多时候是来自于缺乏认识,因此,我们的人力资源部也透过员工训练课程,教育 GSK 超过十万名的员工,让他们知道,这世界上有不同种的生活方式、思考方式等,而当这些工作夥伴回到自己的社群,他们也能教育自己的家庭、社群,去尊重不同族群的生活。”

今年,GSK 亦荣获 BCCT 的 D&I 奖项决选名单,Anjana 说开心,但仍值得持续努力。D&I 不只是企业功课,有时企业带头,终究是希望带着价值回馈到社会中,让人们能够看见并欣赏不同的文化,去看见每一个人,不分族群,都有她/他们的 superpowers,从企业到社会,都应该准备一个更友善的环境,让他们的超能力回馈社会、发光发热!

女人迷年度盛事“GWIS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从女性影响力出发,希望带读者挖掘、打磨、肯认自己的价值,多元影响力,需要你的定义!


 

Anjana 的影响力金句带着走(2018 GWIS 现场将有更多唷):

把作为人的真诚与原真性(authenticity)放到台面上,是非常重要的事。

Anjana Narain

有时我们鼓起勇气发表意见,结果可能没人听到、或没听进去,别以为这是失败而转身离开,你应该不断尝试!

Anjana Narain

有时,一团乱也没关系。

Anjana Narain

别让不好的经验定义你是谁,别将定义自己的权利让给其他人或事件,你有能力定义你自己!

Anjana Narain

别执着于做完美的人,我们的人生没有任何事会是完美的,你必须学会与混乱共处,找到一些平衡就好、学会放手。

Anjana Narain

停止责怪自己,是自疗能力的开始。

Anjana Narain

想出国生活,有时是想接触不同文化,但我们可以先问自己,对于现处土地上的所有文化,我曾付出关怀吗?

Anjana Narain

招募与晋用不同种族、性别与性倾向的人才,非常重要。为什么?因为市场就是这么多元,唯有如此,企业才能真正回应真实世界与市场的需求。

Anjana Na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