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台湾出现一个宣称是“前同志”的组织,说要打破“同性恋是不可能改变”的迷思,但回顾 2013 年,美国矫正同志组织的创办人才向大众宣告“治愈同志”这件事是假的,然其对同志造成的伤害无可磨灭。时至今日,我们还要让憾事发生吗?

随着台湾 2018 年 11 月的大选绑公投将至,针对公投议题的攻防也逐渐进入白热化状态,在11月11日有一群自称是前同志(ex-gay)的人想在台湾发起一场“敢于不同”的活动与粉丝页面:

根据他们脸书以及官方网页上的叙述,他们找来几个曾迷惘于自我性别的案例,希望大家能参与活动,亲自理解,并且在网页上将这些“前同志”形容为“跨越彩虹的勇士”,说到要破除“同性恋是不可能改变”的迷思,要“恢复真我”:

台湾卫生福利部在 2016 年,宣告“性倾向扭转治疗(Sexual Conversion Therapy)”为不得执行的医疗行为,但因为大量反同人士与团体抗议,让原定的时程推迟许久。一直到 2018 年 2 月卫生福利部在寻求《台湾精神医学会》、《台湾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会》、《台湾儿科医学会》、《台湾临床心理学会》、《台湾心理治疗学会》与《台湾谘商心理学会》等专业团体的意见后,正式以函释的方式,宣告医疗机构不得执行性倾向扭转治疗。(推荐阅读:“纠正”同性恋?性倾向治疗的残暴现实

不过,这些人改用“敢于不同”的口号,重新包装“性倾向可以改变”的思维,鼓励大家来参与所谓见证的讲座:

莫有甚者,声称自己是“前同志”的郭大卫,在 2018 年 11 月 7 日针对性平教育的辩论会上说了:“同性恋是一种生活方式,想改善这种生活方式,如同瘾君子觉得戒菸很困难,但不代表不可改变。”

这样的改变论,让我想起在美国产生极大负面影响而节节败退的性别改变说。这件事,不是改变不改变那么简单,那段曾经鼓吹性倾向可以改变的广告,伤害了不少人⋯⋯。

美国走出埃及的瓦解

美国主要倡议性倾向可以透过信仰改变的“走出埃及 / Exodus”前主席 Alan Chambers 在 2013 年组织网页上宣告 “I Am Sorry”,在那篇声明里,他向那些曾相信性倾向可透过信仰或重置治疗而改变的人道歉:

我很抱歉:我们曾倡议性倾向改变与有关性倾向重置的理论,让家长对性倾向产生污名化。

他对着接受过走出埃及治疗的 LGBT 幸存者,发表道歉声明:

这些人在听完他的道歉声明后,分别一一说出内心的感受

我不买帐,你形容这是一场意外,对我而言,这场意外不停的、不停的持续了十年。

你们没办法改变人、你们没办法给人一个快乐的人生,你们只是让人重新回到柜子里。

我 16 岁时去参加你们的讲座,那时我就知道,你们并没有解决大家的质问,只用言语包装、推销,直到现在——直到现在你才承认是错误的,这再糟也不过了。

每一个幸存下来的人,都有不同的经历,在这 12 年间,我不停地等着有一天,能够看着你然后跟你说:“你要负责任,因为你曾有机会避免那些创伤造成,你选择的是不作为。我们都是易受伤害的人,这些幸存下来的人都是易受伤害的人。”

最后这位与会者 Michael 讲到眼眶泛泪,且措辞强硬地要求 Alan 关闭这个组织:Just shut down.

走出埃及之后

在走出埃及之后,仍有些专家宣称自己能够扭转性倾向,这周,美国新闻报导在佛罗里达州开设 Horizon Psychological Services 治疗所的 Norman Goldwasser,曾将同性倾向类比为强迫症,认为同性倾向可以被治愈的他,被人发现在同志交友网站 Manhunt 与 Gay Bear Nation 上征求“多毛”“能有化学反应”的“壮汉”。

被揭晓身份后,Norman Goldwasser 向求证的 NBC News 记者表示:这都是真的,表示自己会寻求协助。

“我对于我个人的行为无从辩驳,我也对造成痛楚的人们感到极度愧疚。”

还记得前文所提到那个情绪激动的 Michael 吗?他是走出埃及 1970 年代创办的人之一 Michael Bussee,在接受另一部影片专访里,他坦承从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倾向,却因为当代社会对于同性恋的不友善并视为疾病,促使他想透过宗教,证明自己可以改变性倾向。(推荐阅读:

最终,他在 1990 年时,公开声明他与走出埃及的创办人Gary Cooper (下图左)彼此相爱,并开记者会向世人承认他先前所提倡的性倾向治疗是假的。


1990 的记者会,Michael(图右)宣告自己先前宣称的“治愈”都是假的

对他而言,之所以会如此措辞强烈,情绪如此激动,不仅是替自己,更是为了坦承相爱的伴侣 Gary Cooper 一起努力着。在那场记者会后,Gary 一年内就因为爱滋病并发症身亡,Michael 此后就与自己一手催生的“走出埃及”抗战着,好不容易从身为同志为耻的阴影里走出来,看到仍有那么多人,大言不惭的拿着前同志来号召,直到现在的台湾仍旧有人拿来鼓吹他人——我们真的要让憾事再次发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