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就把对方视为敌人,把对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坚定自己的信念,可是也因此我们的社会总是少了对话的空间,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机会。

在我家对面有一间牙医诊所,医生技术专业,个性也很和善,有一次我矫正后固定齿列的铁丝弹出,直直刺到舌头,吃东西或讲话就开始流血,非常地痛,临时在中午休息时跑进去求救,原本已脱下装备的医生问了我的状况,就说先帮我用没关系,他知道我一定很不舒服,当下觉得真是获得了救赎,感谢世界上有他的存在。

这位医师是一位虔诚基督徒,在周末也会在自家诊所办信徒的聚会,诊间也都贴满了圣经箴言,虽然我不是基督徒,不过总觉得医生的信仰使他成为一位善良的助人者,对此心怀感激。

不过几个月前,当同婚议题开始沸沸扬扬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诊间出现了反同婚的宣传品,讲述同婚会危急的传统婚姻价值,以及社会需付出的行政成本等,我虽然不意外他的立场,不过仍觉得心情有些怪怪的,毕竟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想法如此不同。

就在前几天,当我经过诊所,看见墙上已挂出大大的“支持爱家公投”布条,当下一阵灰心,心想我以后都不要来这间诊所了,不然彷佛我是支持他理念的。正一边这么想着时,到了下一个路口,我突然发现这样的自己好像不太对,如果因为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不同,我就全然否定这位医生过去带给我的专业、良善,全然觉得他不是之前那个人,全然定义他就是反同婚人士,那不就和许多反同人士将同性恋标签无限放大,做了同样的事吗?

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就把对方视为敌人,把对方的一切予以否定,好坚定自己的信念,闭上眼睛,关上耳朵,我们就不必看也不必听,相信自己坚持的就是对的,可是也因此我们的社会总是少了对话的空间,少了彼此靠近、理解的机会。


图片|来源

话语形塑着社会,用一言一行建造想要的世界

上个周末同婚公投辩论会登场,正反方针对第十十一十二案进行辩论,女人迷团队也很贴心地为大家整理成文字,并加注说明,我很感动他们在周末加班,只为将资讯送到读者们的手上,让不同的观点都可以被看见。

这让我想起《五项修炼的故事》其中一篇〈聆听火山的声音〉,说了一个开启心灵与创造可能性的沟通故事,恰恰能对应此次的讨论:

“在一座火山底下有个小村落,这个村落很特别,人们说的话语都会变成一块块的‘木板’,不管你说什么,都会显化成木板并落在脚边,人们就把这些木板拿来当围篱,形成一个个居所。此外,没说出的心里话也会变木板,但是要将头逆时针扭到底,里头的话才会蹦出来。

 ‘所以在这里,人们所说的话便形成这个社会的结构。 ’

有一天,火山突然爆发了,所有村民都惊慌失措,不知该怎么办,有人提出了应该爬到树上,另一群人则说该用塞子把火山口堵住,双方彼此交锋,谁也不让谁,话语的木板在彼此间越叠越高,形成一道墙,甚至还打到了人,却没有真正为双方带来共识。

有位女孩看到这个情况觉得很感叹,在不小心跌倒时把心中的想法撞出来了,空中出现一块木板写着:‘我们是反应导向的族群’。人们纷纷惊讶地讨论她的想法,并且问她为什么会这样想,那天晚上,女孩带着村民一起围在火炉旁,把心中的想法坦承出来,并且问对方这样想的原因是什么,了解背后的脉络,而不是去质疑或批判。

渐渐,他们更清楚彼此,发现每个人的想法都其来有自,只是因为背景与生活经验不同,着眼于不同之处,没有对错。后来有一天,这些话语神奇地汇聚成了一座桥,拯救了全村的人逃到对面的山坡,避开被火山灭村的危机。人们问:‘是哪个聪明人想出来的呢?’女孩回答:‘不是哪一个人,而是我们共同的想法一起发挥了作用!’”

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也觉得可以对应着同婚的讨论来提醒自己,如果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木板,你希望围在你身旁的是哪些字句?是好恶心、好可怕、变态、人兽交、肛交,还是开放平等、做你自己、尊重差异、互相包容?当我们试着以语言散布恐慌,用抹黑的句子煽动群众,以为那些语句是攻击别人的武器,以为看不见就能不负责任,但话语终会回到每个人身上,让生命长成那个样子,围在身旁的,就是那些字句。(推荐阅读:爱家团体反串公投辩论正反方,这是你们想带给孩子的价值吗

即使我们看不见,但话语正真实形塑着我们的社会,无论立场是支持或反对同婚者,希望每个人都能回看自己的话语,正建立出怎样的世界,谨慎小心选择我们的言语,为所说的话负责,让一言一行都导向我们想要的那个世界。

多瞭解背后的思考脉络,就能多一份理解

回到开头那位牙医的故事,因为意识到自己对立场不同者就蒙上眼睛,选择视而不见的态度,让我感到羞愧,也发现过去好像遇见反同婚的朋友,我就会自动回避讨论,觉得反正怎么样也说服不了对方,直接放弃沟通交流的机会。于是昨天我就鼓起勇气,问了我妈对于同婚的看法。

毫不意外,妈妈是反对的,我本来就隐约知道她的立场,所以之前刻意不跟她讨论,不过昨天我又追问了她为何不同意?没想到妈妈竟说,因为她反对整个婚姻制度,她觉得婚姻是个强制的套餐,你若跟一个人走入婚姻,从此许多人生义务都绑在一起,但有些人可能只是希望在对方生病时可以有权照顾,或是可以一起领养孩子,其他财产等项目则不必一起。所以应该重新设计婚姻制度,而不是让更多人加入这个不够好的游戏规则。(推荐阅读: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我听了觉得妈妈思想竟然如此前卫,不愧是经历过20多年婚姻的苦主,才能拥有此洞见。当然,我也可以跟妈妈说得先将同志也纳入婚姻,再进一步推动婚姻制度修改,不过在此举这个例子,并不是要讨论妈妈想法的对错,只是想说若我今天没有进一步询问妈妈的想法,我可能也会下意识觉得:“妈妈就是保守,妈妈就是歧视同志,所以反对同婚。”但我很庆幸自己有再问她背后思考的脉络,才得以听见不同的观点。

很多时候我们不沟通,因为害怕如果对方说的也是真实,想法就变复杂,没办法坚守单一的答案;我们也很害发现自我的无知,或是内心里的恐惧,会使自己变得脆弱;我们更害怕世界一旦改变,过去适应的生存法则不再适用,跟不上变化的自己被落在后面,反而变成被嘲笑的人。勇敢贴近我的内心,接受世界的复杂性,真的比装腔作势,或是愤怒抵抗,要难上太多太多了。可是也唯有如此,我们的生命才能更丰富,迎接更多不同可能性的到来。

最后,在结尾这篇文章前,想跟我的牙医,也跟立场不同的朋友们说:“我很抱歉,曾经有某些时刻,我很幼稚地在心里发誓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往来,只因为在同婚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立场不同,我将“反同婚”的标签贴在你身上,然后无限放大到否定了你其他的所有。你绝对是一位善良的好人,也谢谢你之前的协助,只可惜我们此刻的立场不同。但是将来如果有机会,你遇到同性恋者,或是其他你并不熟悉的族群,我也希望你不会用这张标签,就把他们封死,他们就跟你一样,有着良善,有着信念,有着要帮助世界更美好的想望,希望在议题之外,我们都能看见一个个真实的生命,给予同样的爱与守护,你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