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LanVece 十步青山创办人刘青山与女人迷创办人张玮轩,两人谈创业理想,彷佛一场山与海的对谈。如果创业是条黑暗甬道,那就成为那道光,照亮自己。

他在阿里山长大,家里种茶,山林生长,始终记得第一口茶香。感念土地有情,长大后他渴望回报,转而种起减轻土地负担的兰花,摸索呵护钻研,打造 LanVece 十步青山保养品牌。看上去轻盈的十步,是他二十多年的心血,为回报土地,回报台湾,回报所有人,他是刘青山。

她第一次察觉性别异样,在小学一年级,老师告诉她女生只能当副班长,她没认命,却牢牢记得。大学她念历史系,特别着迷印刷术精神,研究所读性别与媒体,她想通透自己的在意,她与两位友人共同创办女人迷,一个希望女人活得自由,众人活得像自己的媒体社群,她是张玮轩。

下午时分,女人迷乐园,刘青山与张玮轩对谈,这么一场专访,像山与海的谈话,我彷佛闻到土壤气息,见到浪潮汹涌,各有天地,共同的是与自然同在的平静,与理想同在的坚定。

我决定从起点问起,为什么创业?(推荐阅读:女人迷共同创办人陈怡蓁:七年,我们用普普艺术谈性别,从台湾走向国际

不是选择一个项目做,而是选择一个问题解决

“其实我从没告诉自己我要创业。”青山大哥笑咪咪地说,“我很相信一句话,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当我做一件事情我绝对投入,当我发现想修正的问题,我知道‘我可以’,所以‘我去做’,其实是这么简单。”

回想起来,创业不是选择一个项目做,而是选择一个问题面对与解决。

青山大哥是茶农子弟,96 年他贷款设了第一间兰花厂,放生茶园,希望降低对土地的剥削;历经 10 年,他一路摸索,完成蝴蝶兰育种、培养、育苗、催花、销售的一条龙产销;再 10 年,他横向拓展,带蝴蝶兰走进中研院实验室,研发萃取蝴蝶兰的有效成分,闯进保养品市场,是谓十步青山

从零到一,从城市到山林,从庄园到梳妆台,这路说起来很快,走起来是蜿蜒崎岖,砸钱也砸时间,青山大哥却有很多甘愿。

“可能,创业除了我可以,也是我有兴趣,我坚持,我愿意。”有了起心动念,因而所有辛苦,都有回甘在里头。

玮轩点点头,谈起创业对她而言,也接近一种生命的必须,是一个没有设计过的理所当然。女人迷创业今年迈入第七年,是从一个很简单的念头开始,温柔坚定谈女性意识,推动面向普罗大众的性别启蒙运动,过程有艰难,也确实打下里程碑,成为台湾第一个获美国国务院邀请参访的女性媒体。(同场加映:致用户书 02:嘿,跟我们一起走,好吗?

“创业是你必须对服务负责,对产品负责,对读者负责,对团队负责。你每次做选择,这个选择都在定义你是谁,你的企业是什么。”她说负责二字,咬字有力,眼神恳切,负责做到极致,有时也把自己逼到走投无路,好辛苦,但回想起来却有味道。“现在的我,是特别享受的。”

享受,是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一直走在解决问题的路上。言谈间,她经常感念提起自己的老师们。

苏丽媚老师告诉她,“创业是我们在这个时代,想解决什么问题,并且创造什么方法去解决。”这话一直陪伴她,创业是一种积极解决问题的过程,当然,也躲不开诚实认识自己这件事。

包含自己最黑暗与最寂寞的那一面。

创业是穿越黑暗,有能力给自己光亮

“创业不是光芒万丈的,却是很寂寞的一条路。”玮轩认真说,“遇上有人想创业,我都会说这路很寂寞的。”创业有亮面与暗面,人们只见台前风光,下了舞台,没有掌声的日子,唯有不断地和自己站在一起,在最黑暗的时候,记住心中仍有鼓声。(推荐阅读:【张玮轩行笔】不要因为世界是黑暗的,就害怕成为那个光

女人迷创业今年迈入第七年。玮轩说,在某些关键时刻,她真的看明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远大目标。“我们团队都说,女人迷是比我们更巨大的概念。”她指指上方,彷佛那儿有光。那光也曾经救赎 2017 年的她。

2017 年,台湾情绪动荡,她也历经内在革命,“大概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一年吧。真的,曾有这么一个月,我几乎觉得世界上没有我,也没有关系。”她低眉垂目,低潮起源是林奕含逝世

一个生命的离世,痛苦地让她自问,女人迷努力这么久,是不是一点也没用?她纠结使命,怀疑自己,感觉对不起团队,不敢让其他人察觉,心里也有什么像是死去。

某日清晨五点,她失眠整夜,坐在客厅冥想,突然感觉到如光温热。日出未至,却觉得被光充盈,被拥抱,被原谅,她不停掉眼泪,学着原谅自己,学着去相信,学着往心里找答案,天还没亮,这经验接近上帝降灵,像有些使命冥冥注定。

这是创业的魔幻时刻啊,她很有使命感,

我知道更大的目标,是为人服务,我必须要做。

张玮轩

玮轩的故事,是带领自己穿越黑暗甬道,知道有能力给自己光亮;青山大哥的故事,则回到源头去寻找答案,破蛹而生。

他说记得童年的阿里山,外婆喜欢找他一起去采茶叶,那时没有人工栽培,还只是漫地野山。孩子时期他顽皮,老是喊渴,外婆就采下茶芽,要他含在口中。刚开始他咬了嫌苦,后来,却越含越觉得生津解渴。

那是他记忆里的第一口茶,感觉到山林对他有爱。长大后,却再也找不回那味道。他走踏山林,才看见惯行农法、化学肥料、杀草剂对茶树的莫大伤害。他好心疼,于是决定放生茶园,改投身蝴蝶兰事业,一晃眼 20 多年。

从制茶业到蝴蝶兰栽种,技法虽有不同,对他而言,是一以贯之,学着去找回与土地之间的关系,感念与共生。刚开始也什么都不会,没怎么办,就去学啊,就去试啊。

台湾地处亚热带,是蝴蝶兰分布的最北界线。阿里山,海拔两千公尺,青山大哥的兰花园,领受着阳光祝福。那时候,他每隔三四个小时就到兰花棚站岗,五官敞开,感觉光线湿气与温度,他想知道蝴蝶兰喜欢什么,每株蝴蝶兰都好像他的子嗣。他有很深感动,希望让蝴蝶兰被更多人看见,带它们去更远地方。

回到自然的源头,他感觉那里有另一种更和平的答案。

商道亦是报恩道,给社会留点真实的好东西

我说你们的故事都很有画面,尤其有自然意象。女人迷和十步青山,这样的两个创业品牌相遇,有信念,有火花,也有打算,想为台湾做点好事。他们有默契地相视一笑。

我们聊台湾有个现象,市场上,充斥毒油、毒米、毒奶粉、毒饮料,难辨真假,人们对真实感到陌生,也不敢期待。多少也听闻过,很多农民朋友,一款菜种来自己吃,一款菜种来卖人,青山大哥对此有叹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这样的社会不健康。”

健康的社会该是什么样?“其实说穿了是很基本的一件事,是用对待自己的心意,去对待他人。”

他接着说,“茶叶也好,兰花也好,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我想的是爱自己也爱这个社会。所有人都是消费者。我不想消费者花钱当冤大头,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事情必须做到很真。”

他有赤诚之心,也见证过山林强大,于是相信从原点开始的改造。好的源头、好的种植、好的产制、好的原料、好的产品,从原始山林直送,能启动一场保养革命。他想的无非也是,要给人最好的东西。“我相信,很多事情我们之所以不能解决,是因为我们越活越偏离了自然。”

而女人迷的角色,是替消费者选择一件对的事情,帮助把它做好。

商道亦是报恩道,是玮轩爸爸送给她的话。商业不是罪恶的,商人不等于无良,商业成功不该是坏事。“甚至,商业应该要透过巨大的成功,来回馈社会。当我们能替社会带来贡献与进步,会树立一个新的文明标准与商业定义。”这话讲起来,她有野心,青山大哥频频点头,所以有了合作,两个都想把事情做好的品牌,想留给社会一点真实的好东西。

“我们在想像,什么样的人会‘珍惜’真心诚意,珍惜有人为你花上时间、青春、力气,去寻找一个解答。”玮轩说,“当有这样的品牌出现,它不只是产业,而是一种效应。我们会相信,做对的事情,做好的事情,是很有价值的。”

青山大哥笑笑补充,“是啊,如果做一件事情,可以爱自己,也可以爱别人,那有多快乐。”给消费者好的东西,很真的做事,困难的过程,就交给我们来。

如果做一件事情,可以爱自己,也可以爱别人,那有多快乐。

刘青山

慢的价值,透明的本心,台湾的山林源头

十步青山相信慢的价值,这在凡事讲求速率的当代很是难得。

青山大哥说,“我知道这社会上,有时候不快会被淘汰,人人都得抢快。但我特别希望,事业有真善美的价值。秉持良善之心,我们追求美,研究必须做到位,产品要有好的程度才能推出,当然不能快,我想慢慢地处理与对待。”

他如数家珍每道环节,品质把关,萃取不用酒精,经过严格的刺激测试,就为提高稳定性,让敏感肌肤也合用;实证医学,经人体临床验证,产品好或不好,对自己比任何人都还严厉,也是必须慢。(推荐阅读:台湾职人品牌|LanVece 十步青山:在求变的世代,做个不忘初心的人

玮轩笑说,女人迷跟十步青山,都是自然派的。“有些事要水到才能渠成,我们不会强挖渠,也不会拿别人的水。时间的慢,是对手边事物的负责与态度,就是需要这样的时间,像一棵树要长,一朵花得开。”

这里头,有人的时间,也有山林的时间。蝴蝶兰接触自然阳光、空气、湿度,吸收山林精华长大,再经研究室植萃提炼,送到消费者手上,都有几十年的时间与心意。

玮轩说,想想土地意象,我们说大地母亲 Motherearth,其实非常有阴性力量。在易经,地与天就是阴与阳,“大地太安静了,安静到我们经常忘记它。人站在地上,仰望天空,会忘记自己是被承担起来的存在,没有大地,我们甚至没有立足之地。”

脚踏实地,返回自然,去感谢根本,其实足够生出许多力量。

产品的诞生,来自尊重自然的源头,来自慢的思量与研究精神,来自透明真挚的本心。青山大哥说,产品他坚持用的是透明瓶,也是希望自己从蝴蝶兰身上得到的感动,可以原原本本地送到消费者手上。

女人迷跟十步青山想做的,是表里如一的事情。玮轩说得真切,“所以故事不是写出来的,不是编出来的,是踏踏实实走出来的,可以检视的,都是真的。”因为很真实,于是可以很透明。

我知道,我们会乘载这片世界

访谈将末,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想过创业的之前与之后,自己的同与不同吗?

青山大哥笑得好可爱,“我变老了,但心态越活越年轻。”话里有对自己的感恩,“回过头看好辛苦,绕了一大圈,原来我们做了一件这么寂寞的事情。可是起码我没有站在原地,没有犹豫要不要做,而是去做了,对自己有交代了。”

年纪越长,越知道成功的定义全是自己给的。真正的成功于他而言,是选择去做,而且有所成就,能回报社会,这路走来更是向山林报恩。好险真的去试了,像登高望远,长途跋涉,终于见到第一道日出,如果再选择一次,这寂寞的创业路,还是愿意。(推荐阅读:【张玮轩行笔】伟大不是一种结果,是一种练习

玮轩想了想,用湍湍水流自比。创业前后相同的是活水源头,对起心动念的在乎,对事情的投入,对世界的热情。不同的是水流行经之处,有时是高点,有时绕行低处,有时是她从未想过的地方。

她手指徐徐划过桌面,“当女人迷站在世界的舞台,我无比谦卑,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源头在哪。而当我很低很低,很害怕的时候,我不会害怕失去希望,我知道我终将回到大海,我并不孤独。”

那是所有人几乎要闭上眼睛的画面,她这么说,“我曾是一个小小的涌泉,而后我成为了一片大海,我知道,我们会乘载这片世界。”

这是一场山与海的对话,从源头而来,最后想说的都是相信。相信自己是改变的重要一环,相信台湾有其美丽,相信台湾有条件在国际舞台发光发热,而只要出发,我们永远都走在解决问题的路上。

编辑后记

我想说一说专访前五分钟的画面。其实我觉得,那更奠定一个人的性格。

青山大哥西装笔挺走进访问间,从公事包里,敬重地拿出一叠沈沈的访问回答稿,手誊的,他字写得密密麻麻,全是心意。他挺直腰杆,理理衣领,心有期待看向我,准备说故事。第一眼,我就看到他对自己事业有尊重,他再开口,我就知道他有相信。

玮轩进访问前,刚结束一场重要谈话,面向公司夥伴,我也在内,诚实提点,做个领导,得有所为有所不为。情绪转换,我们进专访空间,她笑盈盈地与青山大哥热情问好。做为一个领导者,担着各种角色,穿梭不同时空,无非希望带团队行得更远。这专访说实话不好做,我几乎是玮轩一手拉拔长大的,她见过我最青涩的时期,我见证她这一路像爬山登顶,她一直也是她自己,一直也愿意超越她自己。

写着专访,我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