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际摄影师 Leslie Kee,从日本发起 Out in 摄影计画,这站到了台湾,为上百位 LGBT 素人拍摄照片,也让世界听见 LGBT 的声音。如果世界的恶意太刺眼,那就闭上眼睛吧。闭上眼,你爱我没有性别,只会是感觉。

Leslie Kee 这个人,有点疯狂。

他是巨星 Lady Gaga、碧昂丝、王菲、滨崎步的御用摄影师,他曾经发行《Super Stars by Leslie Kee》写真,以“Asia is One”为主题,邀请亚洲天王天后谢霆锋、巩俐、蔡依琳、木村拓哉、安室奈美惠等人参与拍摄,共同为南亚海啸募款。

这位站在舞台上为无数巨星掌镜、接受众人掌声的新加坡裔摄影师,决定从舞台走入人群。他说,他有一个愿望,想在五年内,拍摄一万名愿意出柜的 LGBT 素人,渴望用摄影,让世界看见 LGBT。于是他发起 Out in 摄影计画,从日本开始到新加坡,这一站,来到台湾。

女人迷夥伴在专访 Leslie 前一天,曾前往 Out in Taiwan 拍摄现场,我们站在摄影棚后方,看着 Leslie,手持相机,有条不紊地引导素人模特儿摆出动作,人最美的姿态,在他相机下骄傲绽放。

专访那日,Leslie 一身率性全黑出场,爽朗地向我们打招呼,手里抱着一瓶瓶绿茶分送,劈头就和大家嘟嚷着“刚刚手机不见,好险有找回来⋯⋯”对比昨日在拍摄现场的他,此时 Leslie 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充满玩心的大男孩。

你很难想像如此朝气十足的人,从到台湾下飞机后,马不停蹄地开始执行计画,拍摄超过 200 位 LGBT 素人,直到专访当天早上 3 点才收工。明明一整夜都没阖眼,专访时,谈到 LGBT,谈到出柜计画,他那双眼睛里,好似有烧不完的热情。

Leslie 的疯狂,在于甘愿放下国际舞台走进人群,在于甘愿为理想四处奔波,明知前方这条路荆棘满布,仍愿冲锋披斩。

当我想到 LGBT,我第一个想到台湾

2015 年,Leslie 的 Out in 计画从日本发起,在东京、福冈、大阪、仙台、京都等地巡回拍摄。2017,他到新加坡继续拍摄,这两个地点之于 Leslie,各具重要意义。

他在 20 岁时离开新加坡到日本留学,一个是家乡,一个则是抚育他成长、在摄影一途深耕的地方。我问为什么这一站会选择到台湾,Leslie 说他记得很清楚,在 2015 年三月,Out in 计画拍摄第 100 个人后,脑中突然有了灵感:何不为亚洲拍呢?

因为体会过欧美国家对于 LGBT 的开放态度,Leslie 回望亚洲,看见无数个受缚于世俗眼光的灵魂,想着或许手上的相机,就是打开在 LGBT 身上枷锁的钥匙。

“我第一个就想到台湾了,因为台湾,是整个亚洲 Rainbow Pride 做得很成功、很有品味的。所以想做这件事情三年了。”透过朋友圈的消息传递,Leslie 深深感受到台湾对同志的热情。而这份热情,也在拍摄现场体现:当天参与 Out in Taiwan 计画的 LGBT 素人,就像家人一样亲昵地互相聊天,现场拍摄气氛十分欢乐。(推荐阅读:Out in Taiwan 摄影故事集:让人们用想要的方式相爱,并且获得保障

是的,就在那日,不算太大的摄影棚,簇拥着这样一群人,他们穿越世界的怀疑与恐惧,走进爱里。

闭上双眼,众生平等

回想在日本,Leslie 坦言当时的自己对同志的想像,就是行为举止阴柔的一群人,更因为亚洲国家对同志议题的噤声,让 LGBT 族群难以现身,不知不觉也形塑众人对同志的刻板想像。直到他前往美国发展,看见欧美的 LGBT 族群勇敢展现自我,Leslie 才发现,同志就是众人,各有各的特色,可以很绅士、 可以很庞克,可能有很强的工作能力,可以作为优秀的领导者,也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同志认同,而感到社会压力。

这也是为何亚洲巡回至今,拍摄超过 2000 名素人,Leslie 照片里的人或独身着白纱,或拥爱人于怀,各具姿态,唯一不变的,是每个人都闭着双眼。


图片|Out in Taiwan

都说眼睛是灵魂之窗,世人却因其评断人的价值高低,所以 Leslie 选择用黑白照,让每个人都闭上眼睛,黑白的世界里,没有歧视、没有差别,众生平等。

“当你看到一个人的眼睛时,就会开始比较:这个人眼睛特别漂亮、这个有点悲伤、那个看起来不舒服⋯⋯但如果把眼睛闭起来,每个人就都是一致的。”Leslie 的语气中有不舍,但更多是怜惜。接着他站了起来,走近环视那一张张素人照。看着他被上百张黑白照围绕的那一刻,我觉得他的身躯是如此渺小,力量却无比巨大。

如果世界的恶意太刺眼,那就闭上眼睛吧。闭上眼,你爱我没有性别,只会是感觉。

对 Leslie 来说,每次的拍摄都是缘分,尽管一天需要拍上几百个人,他仍旧会在拍摄前,花两三分钟的时间与每个人聊天:“这些都是小小故事,也让我知道,这些华人身为同志,如何努力过着每一天、(知道)他们的辛苦,或者自己的理想与目标。”

我想,这也是为何 Leslie 拍摄的照片,都如此有记忆点吧,一举手投足,或搔首弄姿,他总能捕捉到人最真实的样貌。还记得女人迷夥伴到拍摄现场参观时,其中一位素人模特儿和我们说着,Leslie 拍出自己都不愿去察觉到的一面,而那一面,更接近真实的自己。

我们将这个故事告诉 Leslie,他“哇”了一声,开心地要我们指出那位模特儿。接着他又笑着说,每次带着模特儿看预览照时,都会特别问对方觉得自己拍得怎么样,每每看到他们感动的样子,就觉得一切值得。

我能理解,你们不接受 LGBT

“去了美国后,我看一个人,就不再是看性别。”一个人的价值,从来就不是用性别来区分。Leslie 刚到美国时,在路上看到同志伴侣时,会觉得很酷、很特别,但其实事后回想,相爱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是相爱,只不过是你刚好和我同性别。

面对无法接受同志的人,Leslie 不愿责难,因为他相信自己能改变想法,其他人也能透过双眼,甚至亲身接触同志,来了解 LGBT。Leslie 选择用无声的力量渲染更多人,让反对者知道,这个社会可以有更多爱,更多包容,去接受一个人展现真实的样貌。

20 岁到日本留学后,不论是学习,还是闯荡事业,他一路都接收到很多日本的帮助。所以这个 Out in 摄影计画,之于 LGBT,可能是发声的管道,对 Leslie 而言,更是他感觉到力量自体而生的时候。

讲到这里,他提起台湾 11/24 的婚姻平权公投,说希望这次在台湾拍的照片,能为公投带来些好运气。( 推荐阅读:

啊,不知不觉也拍了三个国家。Leslie 仰头嚷着,然后开始细数:1500 个日本人、200 个新加坡人、200 个台湾人⋯⋯。我看着一天一夜未阖眼,却又近乎燃烧生命来拍摄照片的 Leslie,不禁想,或许要让世界更好,让每个人可以活得更自己,就是需要疯狂的人做疯狂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