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异女,在 G 片里获得无比的满足,反而让我茫然起来了。如果把胡渣大叔换成一个与我类似的轻熟 OL,我还会获得同样的快感吗?迷人来稿,与你分享在成人影片里的女性视角。

文|废废宅女

犹记得与异男友人饮酒的那天,A 男一脸猪肝色嚷嚷:“诶,你们的谜片资料夹都叫什么?”B 男呼了口菸,“啊不就叫 abc?”A 男像是捡到宝似的,狂呼:“我的也是诶!”

无论是欢谈 A 片资料夹的名字还是他们存放谜片的 D 槽内容,异男对于看 A 片这档事总是坦承裸露;即便在有我这么一个女性的场合,他们也能兴冲冲地分享私心最爱的女优、她们的历代作品,甚至是自己一天打手枪的最高纪录。

我和女性朋友几乎没有类似的共同回忆。我们顶多在 Line 上互传身材姣好的男明星照片,一起分享蜷川实花拍的男星写真集,彼此发出爱心眼的 emoji,说哪个“我可以”,哪个我没 fu。

妳最爱的男优是谁?好像没人跟我讨论过。妳喜欢听男人怎么叫?脑海也没这个回忆。


图片|来源

虽然身边的腐女朋友对男性的热爱是更坦白的,但她们所迷恋的大多是二次元,由黑色线条勾勒出的男体,要不就是日本男声优录的 BL 音辑,对渴望看见真实男体的我来说,并无法完全地撩起情欲。

在给异男看的 A 片里,男人的视角俯视那个含吞阳具如舔冰淇淋般享受的她,裸女的容貌光泽明亮,被赋予脸部、胸部、阴部的大特写;各种角度、呻吟和喘息,彻底满足萤幕后男人的欲与淫。

那 A 片里的男人呢?不是痴肥的大叔、路人样的小子,就是面容没入黑影,身体与身份都同样模糊的角色。(推荐阅读:

前男友曾跟我说:“我们一起看 A 片,妳可以看里面的男优啊!”当时我只是干笑一声,没有告诉他,A 片里的男人就像是摄影棚里无声的黑布幕,他们根本无法激起女性的情欲,更别提满足异女观看色情片的需求。

时光回到数十年前,一日无聊,我上网找到免费的男同志色情片(也称 G 片)来看。也没什么原因,只是青春期思春,单纯地想看男人的身体,却意外发现了自己的新乐园。

影片里的两个男人脸庞俊美、体态结实,相互舔咬,然后彼此脱了对方,流着汗喘着气,他们唇瓣微张、发丝透湿,种种情色意象完美了私处和体液的特写,让我看得好满足、好愉悦,不禁有了反应。


图片|来源

现在的我是个单身的上班族,看 G 片已成为自己再也平常不过的“夜”常;睡前将日间的烦闷抛一边,打开手机书签里那部心爱的片,看蓄着浓胡的日本大叔贪婪数个清秀的长发少年,看镜头从大叔黝黑结实的长腿移到少年俊美的脸蛋,以似是旁观又有些窥探的角度看美少年白净的裸体和圆润的臀部被大叔把玩,然后侵略。

我在观看男男的性爱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使我茫然的是,身为异女,我的位置在哪里?在没有女人的 G 片里,我为何可以获得慰藉呢?如果把胡渣大叔换成一个与我类似的轻熟 OL,我还会获得同样的快感吗?

身为一个独立女人,我明白什么能满足自己的情欲,然而在看似感性的欲望里,我仍无法克制自己追寻答案的理性。G 片是异女唯一的选择吗?在情色片的世界,我们有没有可能拥有一个不是旁观,而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观男视角呢?(推荐阅读:女生专属的 A 片!三位女导演带你重新认识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