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尘暴女孩陈宁经历烧伤两年,学习在由负转正的路上,慢慢爱自己,连同伤疤。曾经有多痛苦,走过了,就有多勇敢坚毅。他同时也是女人迷读者,将在 2018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与你分享他的真实故事。

文|陈宁

心痛的疤痕,记忆的伤痕,请问怎样才能不恨。
如果我坚强,如果我开朗,请让我像从前一样。
我刷着睫毛、擦了唇膏,换上洋装,牵着你手,这些回忆都在笑我傻。
我丢掉手机、丢掉照片、丢掉过去,却丢不掉我美丽的梦境。

我曾经听过这一首歌,这是同样经历烧伤的 Selina,她在伤后准备复出前的第一首歌〈梦〉。因为旋律优美,我在 KTV 点唱过它; 因为小时候喜欢 S.H.E,所以和大众们一起心疼过她;因为男友欣赏她,而我更欣赏可爱的 S.H.E,所以恰巧抢到两张门票,也见证了 Selina 复出后的第一场 S.H.E 小巨蛋演唱会《2GETHER 4EVER》。

我还记得当时开场的第一首歌是〈SHERO〉。当强劲的灯光一亮,台上即刻绽放出三朵瑰丽无比的花。花朵们随着快歌扭腰摆臀,承接着各自的声部,除了气势如虹外,更多了一份坚定的力量,好似在郑重告诉大家:“我们绝不能缺少任何一个人。我们为彼此等待,在两年八个月后,我们三个人回来了。”


图片|来源

眼眶蓄满泪水

但还听不完半首歌,我的眼眶不知所以然的迅速积满泪水,呼吸也变得急促。我透过两侧的大萤幕,瞧见 Selina 手臂与肩上的疤痕。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明显的疤,就长在我儿时偶像的皮肤上,那些我认识她的时候,并没有的地方。

那几块疤痕是肉色的,它们感觉有点用力地抓附在她其他干净的皮肤上,是后来冒出来的没错,却也与原本的肌肤融合相连在一起了。那一个画面,再映照她灿烂无比的笑容、眼眸,和那一身华服。我的呼吸变得更为急促,眼泪更加汹涌。

我无法停止哭泣地看着眼前这个充满能量的女子。心想着:“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疤痕原本可以不属于她的啊!”此时此刻,全场的观众也几乎哭成了泪人儿。但 Selina 却带着大大的微笑,回应全场歌迷:“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这段路上,没有爱护我的每一个你们,我没有办法走出来。而我虽然目前没办法不想念过去的自己,但是我,更没办法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现在的我比以前更乐观,比以前更懂珍惜,比以前更有力量,也比以前更多感谢。”

我那时突然油然而生了一种愧对感,愧对于我其实并没有真心地去瞭解她所受到的伤害,同理她受苦的过程中应该有的感受。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成为并成就了现在的她。(推荐阅读:

只知道她穿过几年的压力衣、住过三个月的医院,曾经很辛苦,所以沉潜了一阵子,但这些都是一些很表浅的新闻资料。其他更深入的,我真的不得而知。

提前看见自己?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因为先天性格加上后天经历的差异,所以长出了不同程度的同理心。某些人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对于他人的喜怒哀乐,并没有兴趣;某些人只在乎自己的家人;某些人因为曾经历过自己或家人罹癌,或一些意外事故,便会开始对他人所发生的类似经验,产生较多的同理心;某些人天生就有感知他人情绪的触角,也比其他人更愿意静下心来倾听。

这些没有对错,但却有相对程度上的差别。

我承认先前的我,是属于第二种状况。我在乎自己交往较为密切的亲友,也愿意花时间对他们付出。S.H.E 后来一连唱了好几首歌,无论快歌、慢歌,我好像都没有停止流泪过。整场演唱会,我的手里都紧紧捏着一张卫生纸。

后来我跟男友聊:“这会不会是上天的一场安排呢?让我提前看见自己?”男友说:“我也想过,觉得有点巧合。况且,妳那晚还一直一直哭。”

是啊!那一晚,我的确非常心疼她,但却不知道,这便是未来的我。或许就因为那晚是一场预兆,预告我也会走一遍与 Selina 相同的路,所以才会久久无法自已,或许那晚我已经看见了“自己”,或许。


图片|来源

更容易看见幸福的眼睛

穿压力衣的时候,看起来很脆弱,但其实脱掉压力衣的样子,才是最最让人心碎般的心疼。因为当压力衣脱掉,他人往往会对妳改观:“啊⋯⋯原来她一点也不好。”原来火痕在两、三年前,曾经狠狠烙印在一个健康女孩的皮肤上,并且将跟随一辈子。

在我们受伤以后,才认识我们的人,或许会有一种误解,好像我们天生就是这样。就像在路上,当我们看到颜损、截肢者、坐轮椅的朋友,甚至是体弱多病的人,因为没看过他们以前的样子,所以会误以为他们生来就是伤者、病人。

但其实不尽然,某些人的人生注定会有 Before 和 After ,你看到的或许只是我们的 After 罢了。

四年后,正在书写这篇文章的我,好像更看懂 Selina 那晚的笑容了。她是由衷的快乐和满足,她并不希望所有人为此泪流满面,凝视着她的失去。她希望我们看见她的冬夜已过去,花又开好了。

Selina 脱去压力衣的保护,终将飞往你我应该都有权利选择的舒适感受,和不该受到限制的人生。继续用对生命的热情,写下更多令人兴奋的事,也用强壮的心智和那双“更容易看见幸福的眼睛”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而不是日夜惶恐于这世界所曾经伤害过我们的。

连同伤疤一起爱

我曾经想过,如果轮到我脱去压力衣的那一天来临时,对我来说,虽然会感动、兴奋到不行,但仍然会有许多眼光,就如同当年看 S.H.E 演唱会的群众和我一样。

况且,我平时鲜少于公开场合,或者在社群软体上公开有疤痕伤口的照片,因为不想要强迫视听,因为我明白有些人看到会不舒服、会害怕、会难受。所以总希望把自己整顿得好一点,至少肤况顺眼些的时候,再让自己的新身体与大家重新见面。但在那一天到来以前,我每一天都在想办法,让自己强大。

其实,我是个很倔强的人,命运越是横行霸道的想要冲进我的人生,抢走属于我的一切,我会越想顽强抵抗,而不低头。


四年前的 S.H.E 演唱会,当时感应十分强烈,如今,还是历历在目。
图片|作者提供

我必须把所有的伤害降到最低,除了复原速度快不起来的身体,我只能按部就班慢慢来以外,其余的,感情、工作、性格等各方面,我都必须守护住,而且标准还要越来越高,以超越我的失去(皮肤的不平整),将失去与获得之间的大小于符号硬生生扭转。

让伤害最后成为一份礼物,是我的盼望。接受皮肤会留下伤痕,也是我唯一的让步。

即使之后脱下压力衣后,或许会有更多人泪流满面、震惊不已,或者把我与“生命斗士”之类的名词联想在一起,但我并不会觉得自己不漂亮了。

好看的发型、完美的妆容、健美的身形、得体的装扮、朝气的精神、内在的丰富、充满自信的谈吐,这些也都是美与魅力的象征,也都是我平时会受到他人吸引的原因,所以,我会好好努力。

也或许有人会想:“真可惜啊!特别是女孩子,白净光滑的皮肤不再有了,一定很难接受。”但我想说,起初感到难受是无可避免的,不过,只要我知道自己在后来整个过程里,有多勇敢、多坚毅、多智慧。(推荐阅读:拥有里外兼具的魅力,取悦自己的三部曲

每天都在想办法超越自己,直到可以挣脱枷锁,和 Selina 一样重获自由,那么,我便会忍不住想对自己说:“在这段无限由负转正的路上,妳辛苦了!妳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因为我完全知道妳有多努力,努力长大了多少。”

在演唱会快结束的几首抒情歌曲唱完后,Selina 拿起麦克风,勉励歌迷:“只要还活着,就不要放弃,就会有希望。” 

四年后,现在换经历烧伤两年的我来回答妳:“好,我会深信妳那一晚对我说的话。不求走回去,但要走过去。我也希望能越来越无可自拔的喜欢着自己,连同伤疤一起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