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转弯、脚步放慢,一点一点学着面对陌生的凝视、慰问与爱。2018 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将与你分享陈宁的勇气故事。

文|陈宁

那一天,我从三总刚结束复健,于是和妈妈相约在医院内的公车站牌,准备一同回家。但才刚上车坐下没多久,就感觉左侧有一道目光,在我的身上上下打量。

他人的目光与评断

“啊,妳这是怎样?”是一个老伯,他在询问当下的目光,仍然直盯在我手臂的压力衣上。

“喔喔!我是因为八仙尘燃受伤⋯⋯”第一次有人在医院外的场所询问。我挤出了勉强的笑容。

“啧啧啧!贪玩呀,毁了半生啊!”老伯伯流露出轻佻的微笑,不经思索的放送了这么一句话。

“⋯⋯也不至于啊!这个伤会好的。复健几年,还是能够跟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我觉得心里有些受伤,也夹杂着愤怒。我没有办法不发一语。

“啊⋯⋯是喔!也是啦!脸没有受伤就好啦,还是很漂亮啦!还是很秀气啦!”老伯伯感觉气氛不对地急忙收尾。

他后来好像还想要和我说些什么,但我已经不想继续这个对话。我将头撇到另一边,佯装思考。

我记得受伤第一年的冬天,因为衣裤较为厚重的关系,我全身的压力衣皆被外衣给包住了。上车后,有一位大叔突然站到我坐着的博爱座前说:“唉唷~现在的年轻人喔!都不知道要让位啊!”我被突如其来的音量给吓到,一抬头,赫然发现他应该是在对我说话。

“不好意思!我受伤⋯⋯”我当下不假思索地将长袖上衣外露出的压力手套,秀在半空中,让他注视到。

“啊⋯⋯我不是在说妳啦!我是⋯⋯在说别人啦。”旁边另一个年轻女人瞬间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前门口走去。 

大叔这时也喃喃自语地说后面好像就有位子,接着便在我的视线范围中即刻消失。(延伸阅读:一个妈妈的博爱座观察:不是非得让座,而是对环境多一份贴心

挣脱“悲剧”的暗壳

后来在路上行走、乘车的各种时刻,都会有各种眼神,或轻或重的停留在我的身上。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情形其实不多,不过,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种:极度怜悯、小心臆测、不愿直视。

尤其许多身为人母的中年女性,如果在时间允许的状况下,她们都会主动询问我是否受伤了,发生了什么事。

在听完我的简述后,一下子便会表现得充分理解,但时而一句:“好可怜喔⋯⋯”从那皱得像一团纸的口中说出,都会让我转瞬间黯然伤神。

在太年轻的时候就坠落至这般处境,伤者通常只有一个盼望,就是用尽全力地挣脱这个叫做“悲剧”的暗壳,但却也不需要在快不起来的整个过程中,时刻被提醒,“你是可怜的”。

拥有宗教信仰的人,也都特别地悲天悯人。他们时常以自身的生命经验及经典上的话语来勉励我向上,包括慈济、基督教等,而接地气、经络按摩和皮肤精神喊话⋯⋯等各种方式,我也在受伤后的某些突然时刻,被传授教导过。尤其在病房时期到返家复健的前半年,慈济的师姑,她们以三人为一个单位小组,便经常性地拜访及慰问我们全家人,给予精神及实际上的支持力量。(阅读更多:【八仙结痂周记】独立的女儿,开始学习喊痛

为什么你我素昧平生,但我从你的笑容中,却找到了安慰?你像对待家人般的对待我,这是为什么呢?后来我回顾这一切,得知这应该是宗教的力量,以及慈济人口中的“大爱”。在此,也十分感谢默默为这个社会持续付出的团体与组织。


图片|来源

不全然是怜悯与不友善

但小心臆测的人也很多。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受伤的五人,第一次重新相聚在台大附近的餐厅。老板在我们买单的时候,打趣的问:“你们等一下要去打西洋剑吗?”

我们五个人相互对看。老板的问题,瞬间引发了哄堂大笑。但我觉得老板这样的比喻很好,虽然我们感到相当意外。

或许每个人在看着这套压力衣时,并不全然充满了怜悯与不友善的意味。因此对于社会上的眼光,我也在那一刻,稍稍卸下了心防与自我保护的意念。

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开始回到工作岗位后的某个下班晚上,我独自戴上白色耳机,在日式井饭店,以狼狈又饥饿的姿态,在高脚桌前扒饭兼疯狂追剧。

一对看起来时髦的年轻情侣,和我在同一个地方用餐。他们要离开前,女朋友突然偷偷地跑到我后面说:“我和我男友想要帮妳买单,拜托。”

她说他们其实是基督徒,所以也替我做了一段祷告。

女孩说:“亲爱的主,请您用您的慈爱去祝福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孩,她在我眼里看起来像一条绿色的美人鱼。绿色代表自由,请赐给她自由和快乐,把恩典和礼物摆到她面前,用您的手,领着她走出人生的难题及限制。”

我默默的从一丝尴尬表情转为平静,因为她的一字一句在这短短一分钟内,很快就触动到我了⋯⋯最后,帐单还是被她抢去付掉。

等到我又吃了十五分钟,步出店外时,我看到他们充满笑容地迎面而来。“刚刚本来是我想要请妳的!但被我女朋友抢去了。这杯给妳喝,小意思而已!我们真心祝福妳的未来一切顺利、幸福。”男生说。

他们并没有对我传教,而当他们的心意被我接受了,他们看起来很喜悦,而我的心里也开始暖暖的。(推荐你看:召唤嬉皮的纯真!陌生人亲吻摄影集:“我要亲吻你的快乐”

只想静静过生活

原本,我很不喜欢别人直盯着自己瞧的神情,总会觉得:“是在看什么?”其实,不是害怕别人问,只是太多的眼神接触,我总是想避免,因为打从心底,也只想静静过生活而已。

但那一天,我很谢谢他们让我明瞭,这社会上的眼神,可以不只是充满着怜悯与猎奇。

人生不论受伤,或没受伤,都会有被放大镜检视的时候。只要放松,并以平常心面对,在舒张了眉头与拳头时,便会发现许多美好的可能,原来就在我们身畔。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