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法叶百货店是 LOEWE 全欧洲最重要、也是挑战最大的店面,她曾被指派到第一线负责营运销售,哪怕当时只是别人口中的“柜姐”,她仍忠于自己价值,现为 Plant A Douce 感知文化生活平台的创办人。这是她启程的创业前故事。

文|庄凯琪

母亲写给我一则讯息:
女儿,你近日写的文章,鼓励了不少人,也让我和爸爸很欣慰⋯⋯,你的成长更开阔了。最近妈妈看了一本佛教书藉,章节的主题是《让人生不那么苦的第一步,是看破放下》。以下我简述摘要给妳:现实、理想和现状之间的距离,如果没有一颗随缘心,这个距离之间存在的,便是巨大的压力。减压的方法,就是要经常帮助别人。当你不只关心自己的得失时,压力和痛苦会越来越少⋯⋯。


图片|作者提供

2010 年,为了学习时尚设计我初次落脚巴黎。绘图打板车缝样样来,过着人称“旅居巴黎设计师”的梦想人生。

2013 年,为更宽阔的机会飞梭回到亚洲。却一头栽进了生产链,跑过工厂见过血汗。职涯的命运与缘分没有让挑战减轻,在前段经历后,我深入了精品行销公关、国际时尚杂志编辑的角色,继续过着朝五晚九的生活。

2015 年冬天,LOEWE 法国总公司挥手期盼我回到巴黎,迎面的机会,却是我在职涯中从未料想过的领域——第一线的营运销售,并受指派拉法叶百货专门店开幕的大责。

是骗过自己?还是台湾时尚产业艰困的职场经验推力已经大过心中对销售职务的排斥感?如今回首依然没有答案也没有后悔。肯定的是,那张单程机票搭载我飞往一趟独特的人生旅程。

2017 年二月十七。

清晨三点半起床,六点上飞机,九点少一刻已经坐在马德里 Serrano 大道上的百年酒馆听着 bossa nova 啜饮今天的第三杯咖啡。这间百年酒馆不是一般的酒吧或咖啡厅,是 Loewe 总部、家族创始店,如今全球旗舰店 Casa Loewe 的好邻居兼灶咖,酒吧甚至有一款名为“Moiselle Loewe 罗意威淑女”的调酒。

第一次来到马德里的精华区,鹅白色的建筑色调,街区贴满 Loewe 的艺术广告,邻近商家铁卷门通通印着 Loewe 的 Logo,路过的老人、潮人、绅士淑女无不停下片刻脚步,从肢体就可以察觉他们用骄傲、好奇、甚至家人般关爱的眼神欣赏 Casa Loewe 的橱窗。我描述的,是早上八点半的实况剪影。

一种在巴黎,到爱马仕也感受不到的,居民爱其子女、荣耀其家族的奇妙氛围。对于我和 Loewe 的不解之缘,竟是一种回家的小小感动。


图片|作者提供

为时五小时的训练会议,集结欧洲所有通路主管,重点内容在于面对百年老牌转型、承袭新设计师上任后三年来的努力,力求将经营重点由顶级皮包、皮件,转向指标性的男女时装。会议中,我所在的店面因为突出的销售表现被点名不下数次,总公司期许我进一步提出策略,引导巴黎所有销售通路在时装销售比进一步的成长,并拓展以法国为中心的国际客源。采购部门的主管私下聊天时甚至释出最大善意力挺我,顿时觉得过去一年有苦有泪的蹲,不为人所道的 fight,都被赋予了意义与欣慰⋯⋯。(推荐你看:《疯狂亚洲富豪》:东西文化冲击,我选择成为自己

2017 年公司在各方面将标竿拉高,上下一气希望创造 L 牌在时装史上承先启后的一年。由于一年来带领店上团队在销售成绩上远超出集团预期的表现,因此这次特别受主管指派来到西班牙出差,作为在场资历最浅、唯一非主管级的职员、唯一的亚洲人,资深同事们的眼光中可以解读出各种值得玩味的讯息⋯⋯,人生第一次为国际品牌在欧洲出席主管会议,心情纯粹的像小女孩得到一根棒棒糖。极微小的一步背后来自很多咬着牙的努力⋯⋯,但其实真正让我重拾快乐的——是来自放下,接纳,并不再在乎他人眼中的“角色”,我一直很清楚的明白、并忠于自己想走出的价值,哪怕是从台湾人口中的“柜姐”。

2015 年回到巴黎是 L 牌为我开启了一扇门,但鲜少有人知道,我进入拉法叶百货新开幕的店面担任首席精品顾问。事实上,对于我的工作角色,我从不愿主动意提及或多作解释。一则因为工作本质的意义与心路历程的学习成长无价,非当事人无从体会;二则面对多数亚洲人的职业成见,无心力解释;三则面对自己追寻的人生价值,心中有个和自己过不去极大的难关。

拉法叶虽然是百货店,却是 L 牌全欧洲最重要、也是挑战最大的店面,细节在此无法一一追究实例。许多一年来工作上的“精彩故事”我早已通通放下,从一次又一次的职场实境中,我渐渐体会出或甘或苦,练习的是在一个平衡后找到下一个新的平衡,练习让梦想和务实和平相处,发觉自己新的底线和极限,学习戳破自己各方面的舒适圈和惯性,享受失去、享受一无所有,学习当一个更好的人。

会议室里喝今天第五杯咖啡时老板问我 : “Kai Chi, so tell me what's your dream job?”
我告诉他 : “I make every job, the job I dream...”

说起来有趣,2015 年的夏天要搬回巴黎前,我和好友们在台北主办了一场“失败论坛”,而一年来无法全然的面对自己所从事的职务与工作场所,不正是经历另一种“失败”?我曾想办法避开在商场巧遇好友,更不喜欢朋友家人探班。要鼓起勇气真诚、客观的分享这种非常私人的经验,我也不确定是勇气作祟,还是豁达使然,但无论如何唯一的目的,是希望我的“诚实”能带给身边朋友更多自信、正向、和勇气。

直至今天,我才为这一年多在拉法叶工作的经验找到一个最贴切的比喻,如果你还记得电影“红磨坊”。

龙蛇混杂光怪陆离,有贼有怪有许多社会平流层的“法国人”,更多带着高学历光环却丧志的年轻人,当然也有结交善良的朋友!但是想认识依然带着梦想和企图心的志同道合,就像小王子在宇宙里找寻玫瑰,多数人在拉法叶工作,无论国籍肤色人种,都是为了挣一笔钱讨一口生活,这个“法国人不来的地方”,却讽刺的是全巴黎最粗勇的摇钱树之一。

“你没有一天不高兴或没精神吗?!”隔壁柜的同事们几乎人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笑颜代答,实则我每天都要说服自己走进那个环境,要说服自己带着创造力与正向价值的信念工作,甚至成为精品那层楼各品牌之间家喻户晓的“开心小姐”、“金鼎小不点”。说服自己,其实我“可以喜欢”在拉法叶店从事精品销售⋯⋯,身心俱疲,让我也曾在没人看见的夜晚崩溃过。(看看更多:江美琪:卸下面具,相信自己的真实力量

一年来深入走过欧美一小圈,有计画地观察各国时尚产业的零售市场与工作环境,去年底我开始意识到在拉法叶工作过是一件多麽值得骄傲的事!也真心希望曾经或正在这个商场工作的每一个人都能这么相信!正因为不论客群、环境、条件等等,它绝对是全世界最难、最复杂的百货公司之一,而把它当一回事、好好干一场的又有几人?

今年二月,其中一个知心的法国好友,二十初头的多媒体设计师,在我的引荐与他个人的努力下,通过试用期正式来到品牌的另一个百货店签下正职,让我非常惊讶而且感动。因为最不愿意从事销售或是简称“站柜”这项工作的社会新鲜人通常有两种:设计艺术背景或商学院毕业生(这里无意冒犯)。原本只是想引荐一个机会让他赚取有限的生活费,支持他 freelance 自己有兴趣的创意工作,他却最终与我做了相同的选择:为未来真正的理想与生活水平储蓄资本。

我们并没有放弃创作,只是将工作与兴趣的时间做划分,并且将实践理想的时间轴做分配,带着不迁就的态度,把当下这个角色做到最好。我非常感恩身边周遭还有几位这样的真心好友,在欧洲在日本,他们的例子都是我最大的鼓励与支柱。


图片|作者提供

感谢耐心读完这篇文章的读者。书写,让我终于整理完这一年多,心里最大的那个关。

很单纯的希望无论你正在、或是曾经,与我们有一样的经验:困在一份不是最属于自己的工作,迁就于一个没有兴趣的角色,或甚至暂时探询不到职涯未来⋯⋯,你并不孤单。(延伸阅读:千与千寻:你最终要寻回的,是最初的自己

​如果你还在犹豫,还在旁徨,久久找不到“真爱”的工作,那麽希望你能够分享到我们的勇气,并且 why not 试试拥抱“委屈”。

出柜,关起身后那扇门。

转身,自由的门便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