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与同志共存于一体,会是什么样子?一封公开信,想告诉你:“不论同志同时拥有什么身份,都不是特别的样子,只是最自然、最真实的样子。”

文|洪任贤

给某教会青年牧区区长○○哥的公开信:

好几天前,你 Line 给我说最近因为同志议题使得社会又开始对立,所以你想起我。我不是故意已读不回,我是不断思考要怎么回。

我离开教会三年了。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我在教会的日子,总是痛苦。痛苦不是来自上帝,而是来自身旁的弟兄姊妹。我总是选择在上帝的面前诚实,却在人的面前说谎,假装自己是个异性恋。每一次要说谎的时候,我都觉得痛苦,可是又想到教会、牧师、老师、朋友等人对我的期望,甚至身旁的属灵长辈认为我会成为牧师,我只好不断压抑自己的同性恋身分。

直到三年前的暑假,我决定向教会小组的传道○○哥坦白自己的性倾向。当他知道我的同性恋身分后,非常震惊,立刻拿起《圣经》,指着经文告诉我上帝是如何恶惩同性恋。其实,那些经文我早就看过非常多次,也总感到相当困惑。(推荐阅读:专访张懋禛牧师:我是同志,也是基督徒


图片|来源

每一次,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我在祷告时都会先向上帝“认错”,求他原谅我的“罪”。我总是诚实地告诉他:“主啊!我是同性恋,我恳求您改变我的性倾向,让我更合乎您的心意。”

一路以来,我所有的祷告,都一一应允。无论是科学的或不科学的。例如,我因为进入教会,和家人发生革命性冲突,上帝竟然寄信给我的父母,修补当时我因信仰而跟家人的冲突。

我没钱的时候,只要祷告,就会在学校宿舍洗衣机里捡到十元、五十元、一百元,或是走在西门町的路上捡到一千元;我参加○○、○○、○○等朋友的受洗仪式时,向上帝求方言,他就赐方言给我;我在完全没有准备考试,也没有读书的情况下,透过祷告,竟以接近满分的成绩,榜首考上研究所。

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的奇事,北艺大的湘琪老师(带我进教会的老师)以及许多属灵师长朋友也都在我身旁亲眼见证。可以说,我所有的祷告都成了,只有性倾向没成。因为同性恋的身分,使我觉得自己没有受洗的资格,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经历这个仪式。


图片|来源

离开教会后,有许多人问我:“还相信上帝吗?”我总说我当然相信,因为我亲身经历他的慈爱与大能。但我也经常思考上帝真的像经文里写的一样讨厌同性恋吗?如果上帝厌恶我,那他明明知道我是同性恋却依然给我所求所想的原因是什么?

时间久了,我逐渐明白,真正不能接受我的,其实不是上帝,而是基督徒。

我不确定神是否真的预备我成为牧师。但我确定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同性恋身分而排斥我,或降临灾难在我身上。事实正好完全相反,他看见我不住流泪、垂听我的委屈与伤害,并加倍给我他的爱。我总是祷告什么就得到什么。

后来,传道○○哥经常私下带我进教会的小型会议室,要我跟着他的话语大声为自己的性倾向认错悔改,甚至不断逼我去出埃及协会做性向治疗。在他一直给我压力的情况及巨大的恐惧下,我认为离开教会、放弃祷告是我唯一的选择。(推荐阅读:

我在教会的那段时间,经常期待自己可以透过相处来改变你和其他基督徒对同志的观感。

你真的认为婚姻平权通过后,台湾就会毁灭吗?你觉得我是一个会伤害别人的人吗?你还记得我们在教会旁喝 85 度 C、在怡客咖啡吃中餐吗?你还记得当时我们经常抱怨士林夜市的东西又贵又难吃吗?你记得我们在你办公桌旁的那幅画前,你身穿西装外套搭着我的肩膀合照的身影吗?

我记得我当时染了一个很蠢的发色,所以那张照片我一直不敢公开。但我想问你,你觉得你跟我相处的时候,我很恶心吗?我不就是跟青年牧区的其他人一样,是一个渴望上帝的平凡学生。当你知道我是同志后,我们曾经历过的回忆就变质了吗?


图片|来源

在我的记忆里,你始终没有变,你依然是那个身影高大、笑口常开、热心、善解人意,充满馨香之气的牧者。我永远记得 2016 年 11 月 17 日,教会闯进立法院,阻止婚姻平权法案审议时,我在众人的推挤下,不小心也跑进立法院,成为在场唯一一位同志。

你看见我在众人推挤里,跌倒又爬起、跌倒又爬起,你一面搀扶我一面叫我小心。我很感谢你没有因为我的同志身分而对我恶言相向。(推荐阅读当天实况文章:写在婚姻平权二审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不过,有一次,我在台大社会系上完课后,在捷运站遇见传道○○哥的太太○○姊。我向她打招呼时,她竟假装没看到我。我真的感到非常受伤、非常难过。我在教会时,她经常按我的手祷告,期待我成为牧师,求神大力恩膏我。难道这些祝福都因为我是同性恋而成为幻影?

无论是婚姻平权或性平教育,你和教会难道总是相信谣言,甚至制造、散布谣言,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吗?所谓婚姻平权就是我将来可以结婚,我可以邀请你来参加我的婚礼,这并不会影响你教导你和你太太的小孩,也完全不会影响你的婚姻家庭。

婚姻平权只是扩大婚姻范围,让那些像我一样不能结婚的人可以结婚,并不会夺走你任何权利。

性平教育是告诉学生要尊重任何一种性别气质、性倾向、性别认同的人,并不是同志养成教育。若性倾向可以被养成可以被教导,那我从小到大在异性恋环境的教育下,怎么没有变成异性恋?教科书上的内容,你真的有去翻过吗?还是只是以讹传讹,把教师手册或各类延伸阅读,断章取义地说这是教科书内容?你知道我小时候曾经因性倾向而想要自杀吗?

性平教育就是要救像我这样的小孩。


图片|作者提供

说了那么多,我还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你相信。但我希望,当你下次想传递同性恋的负面讯息时、当你在家中或教会念出阿们前,请你想想我的存在、想想我的脸孔、想想你搭着我肩膀的合照、想想我们一起阅读《活泼的生命》、想想我们一起读经祷告的日子、想想我们一起在教会经历的时时刻刻。

文章封面图片来源|本文作者的妹妹洪季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