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的人并不是想死,而是想让痛苦停止。如果我们能够适时分担这些痛苦,结果是否会不一样?

文|留佩萱

今年六月初,美国知名时尚设计师凯特.丝蓓(Kate Spade)以及知名主厨、节目主持人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在相隔几天内分别自杀了。而在丝蓓以及波登自杀的这个礼拜,美国总共还有另外八百六十五人自杀身亡。

“为什么他会这么做?”一个人自杀后,身旁的亲人和朋友常常问这个问题。到底是为什么,人会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尤其是丝蓓和波登,这两位拥有成功事业与高知名度的人,为什么他们会自杀?为什么他们已经达到了如此高的成就,却不想再活下去?

当自杀的是那些人生看起来光鲜亮丽、功成名就、开朗积极的人时,常常会让人们非常讶异──这些人看起来好像过得很快乐、拥有一切,你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有自杀念头,甚至尝试自杀。(推荐阅读:

身为一位心理治疗师,我的工作让我看到一般人看不见的那一面: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内在世界里的情绪和声音──这些外表常常看不出来的东西──决定了一个人到底过得如何、是否快乐。在谘商室中,我看到那些外在光鲜亮丽的个案们,也痛苦地被内心的情绪和声音折磨。

这些声音告诉他们:“你永远都不够好”、“如果你没有成功,就没有价值”、“没有人在乎你”。忧郁、焦虑、羞愧、觉得自己没价值、以及巨大的孤寂感,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从治疗个案中我也理解到,一个人如何面对处理自己的内心世界,比起赢得多少成就和财富,还要重要多了。


图片作者|Ethan Hickerson
来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想自杀,并不完全是“自己的问题”

许多人在听到自杀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忧郁症。当读到丝蓓和波登自杀的消息时,我心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也是:“他们有忧郁症吗?”

的确,忧郁症与自杀倾向之间的关联性已经被许多人重视,每当有自杀新闻时,媒体就会开始挖掘这个人有没有任何心理疾病,想要为自杀的原因下定论。但是,如果我们完全把自杀归咎于“心理疾病”时,就好像是在说:这个人会自杀就是因为他有精神疾病、他的大脑有问题。

这样使用“疾病观点”来看待自杀,就强调了一个人会自杀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

在丝蓓与波登自杀的那个礼拜,美国疾病管理与预防局发表了一份报告(注),当中的数据显示,自杀身亡的人有超过一半其实并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的诊断、也没有显现出自杀前的警讯;也就是说,一个人会自杀有时候是非常突然、无法预期的。

如果我们一直强调自杀是因为个人问题,就会忽视了另一个对人影响重大的因素──这个人正在经历些什么?感情问题、婚姻破裂、经历重大失去、药物酒瘾、身体健康出问题、财务困境、失业、贫困、或是因为工作和家庭所带来的各种压力。

这些社会环境因素都被显示和自杀有关联。但是,当一个人在经历这些时,不但常常得不到周遭人的支持与关心,还可能会被评价、被指责、甚至被贴上“有问题”的标签。


图片|来源

请正视那些你不愿面对的不幸

想像一下,如果今天隔壁搬来一户人家,是一位单亲妈妈独力抚养两个孩子,你得知这位妈妈一年前因为家暴和前夫离婚,而且她的哥哥几个月前自杀了,听到这些,你会想要多和她认识互动,还是会想警告孩子“她们家有问题,不要跟那两个小孩玩”?

我们常常会把自己和正在经历挣扎的人区隔开来,我们告诉自己: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这些事情只会发生在“别人”身上。被诊断有心理疾病、遭遇家暴、被性侵害、童年被虐待、自杀、受到暴力攻击、离婚、遭到背叛、因为天灾人祸亲人死亡、失业、被债务困扰、犯罪坐牢──这些都是“别人”才会经历的事情。

区隔自己和别人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我们寻找事情发生的原因,像是指责性侵受害者“都是因为她自己不检点才会被性侵”、认为八仙尘暴的受害者“都是因为自己爱玩才会被烧伤”。找到归咎的原因后,我们就可以相信会发生这些事情都是他们的错。

因为,如果不这样区隔自己和别人,就等于承认这些残忍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样的事实太让人焦虑恐惧,所以我们努力寻找可以谴责人的理由。

但是,每个人在一生当中,都有可能会经历上述所提到的那些困境。事实上,我们就是自己口中的“别人”,我们以为别人才会发生的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如果我们可以理解:会经历这些痛苦和不幸都是身为人的一部分,不管你我都一样。那么,或许我们就可以放下指责,选择去陪伴、和别人的痛苦待在一起。


图片|来

与人连结,才能与痛苦共存

我们每天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内心正在承受某些痛苦──心碎、哀悼、悲伤、忧郁、焦虑、羞愧、孤寂,而这些从外表都看不出来。许多正在经历内心痛苦的人也不敢说,因为怕说出来后被人指责、觉得丢脸或羞愧。

尤其在台湾,许多人成长过程里一路都被要求要成功、要赢过别人、不容许失败。但是,在这个为了获得胜利而不断把别人踩下去的过程中,人与人连结的机会也就消失了──如果你心中想的都是“我要比你好、我要赢过你”,怎么可能真正去倾听、去看见另一个人呢?

自杀的人并不是想死,而是想让痛苦停止。想自杀的人内心世界承受着剧烈的痛楚,那些无助、绝望、觉得自己受困住了的强烈情绪压迫着他们。但是,如果人与人之间可以有多一点连结,如果能够有人陪伴他们一起分担这些痛苦,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推荐阅读:

当一个内心正在经历挣扎的人有个空间可以让情绪舒展开来,当身旁有人愿意真正聆听他们的伤痛、恐惧、愤怒、内疚与羞愧,当一个人真实地感受到被接纳与被看见或许,那些原以为无法承担的痛苦重量就会变得轻一点,心中巨大的孤寂感也会变得小一点;或许,继续活着就会变得容易一些。

许多父母以为孩子的学历和成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要件,但是再多的财富和成就,都无法让你豁免于人生中的各种不幸;拥有了外在的一切,也不保证可以带来内在的平静与快乐。(推荐阅读: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菁英主义,让我们变成一模一样的人

比起教孩子要成功胜利,我们更需要教孩子如何与人连结:让自己愿意去感受情绪,去倾听别人、以及和别人的痛苦情绪待在一起。一个人过得如何,最终还是要回到如何处理自己的内心世界。

而人与人之间有真诚的连结,聆听人与被聆听、理解人与被理解,接纳人与被接纳──拥有这些,内心的重担就会变得轻一些,你就有办法开始面对处理那些痛楚和情绪。

当我们把自杀归咎为个人问题时,就忽略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帮助到正在经历痛苦的人──提供那份最重要的,人与人间的陪伴和关怀。人是群体的动物,我们都需要与人连结:在经历困境与痛苦时,我们需要别人的陪伴;而有人在经历痛楚时,我们也可以成为帮助他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