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什么样的爱是好的、正确的、最适合自己的?我们穷尽此生,或许还是得不到答案。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丽公主,被父王指派下嫁到遥远的神秘国度。

公主被载上了华丽的马车,一行人穿越山林、原野,接着换船渡河,再次穿越山林、原野,终于来到了这片不知名的国土。

她纤细美丽,肌肤白皙如雪,拥有一双浅绿色的眼珠子,清澈深邃的瞳孔美得令人叹息。国王对她一见倾心,她成了备受宠爱的妻子。但国王的爱、举国的仰慕,仍无法打动公主,她并不快乐。每日最忘我的时光,是倚着微风徐徐的窗台,望穿她盈盈秋水,遥想远方的家。

某日,她从窗边下望,瞟见了熟悉的身影,那是从家乡来此交流的骑士。他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英俊的面容自此烙印在公主的心上,成了她生命的企盼。

日复一日,公主等待他的再次到来。再度重逢时,她按捺不住满溢的情爱,写了一封长信,要宫廷信差转交。但信件未送达骑士,反而到了国王手中。国王勃然大怒,下令将公主送去黑暗森林,命女巫将其变成一棵没有表情的神木,世世代代立在那暗无天日的魔界,从此长离情爱,永远孤寂。(推荐你看:没有爱的世界,真是个鬼地方

公主的灵魂开始沈睡,成了槁木死灰。这棵神木从未枝繁叶茂,恒久维持在一种枯枝少叶的姿态。她的叶面卷曲残败,不随四季更迭,长年是垂垂的深褐色。


图片|来源

很久很久以后,黑暗森林来了一位以描绘植物为题材的画家,他找到了这棵神木。他为她憔悴的模样哀伤,分不清是同情抑或迷恋,两种强烈的情感如电流般放射,流贯全身,复杂地交融为一种乍现的灵光。他开始没日没夜地作画。第一个早晨,他凝望着她的枝叶,将画布上了嫩绿,隔日神木果真长出青青绿叶;第二个早晨,他在交错相叠的叶影之间,缀上了红花点点,次日,神木亦如实绽放了灿烂的花朵;第三日,他将她的骨干加深描粗,分枝布以错综复杂的盘根错节,在画布上渲染更多的红花绿叶,交相辉映。那天,她成了全世界最生意盎然的神木。

她总在月光徐徐洒落之际产生质变,在暗夜破洞,微微渗出天光时让人欣喜。画家凝望着神木,一切嫣然美好,但总觉得哪里出了差子。他重拾画笔,费了两天两夜修稿,将神木化成一位动人的东方女子。蓬松的叶儿如发,下垂的枝柳袅袅婷婷,他模仿女人的妩媚姿态,为她描绘出一张迷情朦胧的脸庞。一切宛若新生,她自动生成了令人迷醉的柔美声线,总如丝如缕地轻诉着。那些日子他们谈笑风生,话语家常,度过一季美好的春日。

动情令人发烫,神木发烧了。热度不断向上窜,终至达到了燃点,起了奔腾的火苗,沸腾她全身,将她焦烤成灰炭。望着一地的灰飞烟灭,他将身上沾染点点深爱的烟尘,转身黯然离开。


图片|来源

画家再也找不到动心的树了,他无法再次提笔作画,创作的能量与本能,化作一股郁结之气,淤积于他的指尖掌心。无法释放的压力使他的手掌膨大肿胀,成为一种极致的痛感。同时,他身体的其他部位被剥夺了感知,五感全数聚集于掌心,他夜以继日无法入眠,只能与凝聚尖锐的痛觉对抗。

某日,画家来到神木的灰烬前,决定砍下自己的右手。他看着血水滚滚流窜而出,终于,不再痛了。他感受到难得的欢愉与解脱,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久违的笑。(延伸阅读:【为你点歌】当你终于可以面对悲伤,悲伤也会给你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