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曾想过:“与父母对同婚议题持相反意见时该如何解决?”Sydney Sie 用亲身经验告诉你。用爱包容一切,等待彩虹降临的那一刻,也许这些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作者|Sydney Sie

今天是允中爸妈与我妈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我妈一直很怕我“被欺负”,认为已经交往那么久了,应该要让对方也知道这位女孩是有爱她的妈妈。餐桌上我妈问到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我还没开口,她接着说:“喔对,妳要等同婚可以过了之后才结嘛”。

这部分我之前就一直有跟妈妈说过,正欣慰她还记得时,她继续说:“年底公投,同婚我是持反对票的。”是啊,我怎么会忘记呢,我说那妳就是不希望我们结婚,她说:“如果要你们结婚但同婚必须过的话,那你们就不要结了,妳结不结不干我的事。”

抛下一句:“那些是心理有病。”


图片|来源

中餐结束后,到山上拜了外婆,因为今天是妈妈的农历生日,她总是说生日是母难日。回到家,坐在客厅吃点心聊天,她又开始提起,如果我们结婚的话,她可以送我冷气,追问我现在的房间有没有冷气,我说没有,她说:“夏天没有冷气根本不能过。”因为身体状况不好,所以总是难以入睡的她重复说着:“那就是冷气了,妳结婚就送妳冷气。”

我说我不要冷气,我可以自己买,她问那妳要什么,我说:“我希望妳不要反对同性婚姻。”她哎呀呀的叫,怎么又是这个,又要谈这个,她举例身边有许多朋友的小孩都是同性恋,有位朋友的小孩是独生女,爸爸知道之后打了孩子耳光,从此断绝关系,10 年间都没有联络,连妈妈的葬礼都没有出现。

我问:“如果是我呢,如果我是同性恋妳也会这样对我吗?”她摸了一下胸口,她说我真的想过,她说:“我会尊重,但不会去投票。”我说那就不叫做尊重,因为现阶段同性恋就是不能结婚,什么都不做就是反对,那不叫尊重。

她继续问:“那我该怎么办,我内心没有真的同意,难道要我去骗人吗?”,我说:“像是刚刚那个例子,那个女儿做错了什么事?她去偷抢拐骗了吗?她杀人放火了吗?只因为性向,就要被唾弃。那如果允中是女生呢?妳也知道允中很照顾我,所以只因为她的性别,就算她对我很好也应该拆散我们吗?”我拿在手中的水一直没有喝过。


图片|来源

“被拆散之后,然后让我遇到其它会欺负我的人吗?”随后本来想说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妈妈的感情路并不是很顺利,从小有机会见到她,就常跟我说不要太相信男人,对于“被欺负”她太瞭解了,她经历过的侵犯与暴力比我多上许多,也是因为这样忧郁症跟了她好久。

“心理有病”这句话对她来说是日常,有病了就吃药,有病了就去住院,与一切隔绝。同性恋等于心理有病,对她来说就是吃药住院就可以解决。

有许多人因同性恋倾向而强迫就医,遭到迫害、职业生涯尽毁甚至以同性恋相关罪名起诉,其一知名人物就是图灵。我跟妈妈说:“没有一个反对同性恋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而自杀,但有太多太多因为自己是同性恋却被父母反对或是被同侪霸凌而自杀,妳知道这两者严重性的差别吗?”

妈妈说了句:“真的吗?”其实我当下有点惊讶,我不知道这些我们已经读透的新闻在她们耳里是如此陌生,我继续提了叶永鋕,他被同侪霸凌,他没有容身之处,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该怎么做。(推荐阅读:

我继续问了不久前的那题:“那如果是我呢,如果我只剩下妳可以支持我了,妳也会这样对我吗。”妈妈站了起来说声哎呦我不知道,我跑过去抱着她说:“拜托,我真的很认真,妳知道我从小就被爸爸打,妳知道被爸爸打的时候我都没这么难过吗,但我知道这些人因为这样而死掉我真的哭了很久,我真的很难过。”

妈妈也被爸爸打过,打到去验伤,她知道那是“什么打”,她知道那有多痛。我讲到眼眶已经快掉泪了,但妈妈应该没发现,毕竟我是从侧面抱她的。

“好啦好啦”我以为我听错。

“好啦,我会去投支持同婚。”

妈妈说出这句话。当下我没有欢呼也没有感谢,只是回说:“真的喔,真的喔。”但其实我是吓到了这样的回应,我没有想过要说服什么,这个议题已经在我们家吵了许多年,每次提起都只是要坚持我自己的立场而已,只是要让他们知道,支持同婚的人不是什么妖魔,而是这样你们爱的孩子。(推荐阅读:【性别观察】今年春节,同志与同志父母的出柜练习

不知道妈妈中间会不会又被爱家公投洗脑,又或是那句话根本就只是想打发我,但以我妈的个性,她不会为了取悦我而对我说谎,她是个诚实的人,常常说我的美都是遗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