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护家盟的反同微电影后。给所有反同的人士、因担心而保守的爸爸妈妈们:同志追求的与大众追求的一样,就是公平地被对待,公平地实现“小事”。

看着护家盟拍摄的影片,内容大致上描述:一个出柜同志,离家出走后,有一天终于回家了,没想到竟然是染上了爱滋,最后让全家人照顾他,最终还是走向死亡。表面上,诉诸了亲情与“家的力量”,实际上,他们在结尾放上了各种数据,把爱滋、同志连结在一起,让社会大众看完后,在“无害的家庭温馨感”之中,感受到“同志的大逆不道”。而且,该影片的制作团队,被爆料以“两性平等微电影”的说法来诓骗演员,要求其演出。以上种种作法,我必须很不客气地说,非常下流。


图片|Youtube 截图

我的脸书动态墙上、LINE 的群组里,流窜着同志好朋友们的愤怒、不舍与忧郁。这个情况,跟 2016 年底“民法修正案”闯关时的氛围一样。保守的反同团体,散播各式各样恶毒的影片、传单、LINE 讯息,企图以“恐惧”来拉拢民众。这样做真的很不道德,他们就是在用“别人的一生”、“别人的苦痛”,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用更简单的话来说,就在“用他人的血,来暖自己”。我再说一次,我对此种手法,感到不齿,而且愤怒。

但我只是个 Nobody,没人在乎我的情绪、我的愤怒,同样,他们根本不在乎同志们的情绪与愤怒,他们只要达到他们的目的—反对同性恋。不过,我写下这些文字,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我想跟护家盟、因为担心而变得保守的爸爸妈妈们,说一些话。没有经历过一些人生的人,只能用道理服人,有经历过一些阅历的人,却能用感受服人。我们先放下逻辑、道理,我们来谈谈感受。每一次,我看到那些由你们制作、转发的恶意文宣品,我都会气得睡不着觉,我都会打从心里诅咒你们去死。但是,待我冷静后,我想想⋯⋯我看着你们,我可以想像你们的人生。请让我依样画葫芦地,照样照句你们的话:“我有许多护家盟的朋友,他们都是好人”。

你们或许都是好人,都是关心弱势、参与公益与慈善工作的好人,你们或许是,看到你们的孩子带同学到家里作客,会热情地切水果,拿出甜点、饼干、乖乖桶的那种爸妈。你们或许是,看到路边有孩子走失,哭着要找爸爸妈妈,会主动停下来,打电话报警,或是留在原地陪着孩子直到找到爸妈为止的那种爸妈、那种好人。

你们都有一个相爱的伴侣,一起白手起家、打拚,买了一个温馨、装潢素雅的公寓;你们第一次跟自己的伴侣约会时,也许都会很紧张,深怕对方会不喜欢自己,一心一意想要表现自己优秀的一面。你们从约会到交往,再步入婚姻,在婚礼上,说着彼此给彼此的誓言、承诺与长相厮守,接着不久后,你们的小孩诞生,蹦蹦跳跳地在家里乱窜。

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另一半经常出差,双人床的另一边空了,翻来覆去了好几天都无法入眠;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另一半生病了、发生意外了,你们会毫不犹豫地请假,飞奔到医院,紧张地问医生:“我太太还好吗?”或者“我先生应该没有大碍吧?”。

我相信,直到白发苍苍,你们都会永远记得这所有的一切,包含你与你的伴侣一起上街抗议性别平等教育,宣称要拯救你们的孩子,免于性别光谱教材的残害,远离同性恋的肛交、性解放教育,防止爱滋病透过课本传染给你们的孩子。

你们一定都会记得这一切,记得这些小事。这些甜蜜的、温馨的、亲密的、自然的小事,你们当然会记得,同志们也都会记得,我也会记得。

我看着你们,我几乎可以看见这些生活中的小事,属于伴侣间的小事。可是,你们看不看得见,你们口中所说“我也有许多同性恋的朋友,他们都很可爱”的同志们的小事?

你们可曾看过,像我这样的一个“娘娘腔”,小时候因为“太娘”,被一群人压在地上威胁“你不准再来上课”,下了课,我不敢去上厕所,只因为我“太娘”,他们要检查我有没有“懒觉”,我只能躲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哭泣,我还不敢哭得太大声,因为我怕他们会听到,说我是“爱哭包”、“娘炮”?你们可曾看过、听过,甚至体会过?(推荐阅读:婚姻平权对话集:他们喊我不男不女,拖我进女厕


图片|来源

你们可曾体会过,在公开的街头,一对男男、女女的小情侣,他们想牵手又不敢牵手、想接吻却又不敢接吻,只因为害怕招来异样眼光、辱骂的那种恐惧?你们可曾接触过,有年轻的同性恋小朋友,向家人出柜之后,被赶出家门,露宿街头,断了经济来源,求助无门?你们可曾听闻过,同性恋被同事发现在公司开交友软体而被迫离职?你们可曾当过,拒绝租给同性恋情侣的房东?

同志,不如你们所说得那样“可爱”,他们的可爱,是为了面对这个世界对他们的不友善,所学习出来的强大武装。如果你们把这样的“可爱”,当作是他们得继续接受现况的藉口,我想,这是不是不太厚道了?(推荐阅读:

当然,同志跟你们一样,也有很可爱、很温馨的一面。有些同性恋喜欢去 IKEA 逛街,想像着这张桌子搭配着那张椅子,这张床搭配着那张床单,想像着以后的家。有些同性恋喜欢租 DVD 回家,一起窝在床上一整天。当然,也有些同性恋把自己的伴侣带回家之后,他们与爸妈、亲戚朋友,相处得非常融洽。如果你们不曾看过、听过、接触过,我现在告诉你了,让你知道了。

同性恋不等于:好乱、性解放、肛交、多P、人兽交、爱滋病等的同义词。

如果你曾看过、听过、接触过,你依然强烈地表达不认同,换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了,我愿意听。

在你们告诉我你们的想法以前,我宁愿相信,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见同性恋会觉得有点不舒服,平常完全可以接受同性恋过着惬意的生活,但是要教导你们的孩子什么是同性恋、什么是性爱,你们可能会有所迟疑;我宁愿相信,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看见蔡康永在金马奖的典礼上展现机智、幽默、风趣,但又觉得要是他不是 GAY 就更好的那种人。我宁愿相信,你们之中的有些人,可能只是,不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恋存在,而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并且看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事物。

我很乐意,坐下来跟你们聊聊为什么你们会对同性恋感到不舒服。我很乐意,坐在你们的沙发旁边,陪着你们一起看蔡康永主持的颁奖典礼。我很乐意,介绍你们几个我很要好的同志朋友,让你们知道同志也跟你们生命中其他的异性恋一样,可以为你们带来许多正面的影响。

我说完了,你们能够感同身受吗?同志追求的,跟你们追求的,是同样一件事。就是公平地被对待,公平地实现“小事”。

我说完了,换你们说了。告诉我,你们担心什么?

接下来,这一段,我想要对看我文章的同志朋友们说。

我亲爱的同志朋友们,你们绝对有 100% 的权利,诅咒伤害你们的人去死,你们也绝对有 100% 的权利,看着这些恶意的宣传品,一起抱头痛哭。但是,愤怒、悲愤、哭泣,只是情绪的发泄,是不是有可能转变成行动的开始?如果我们可以一起改变些什么,我们一起,好吗?

面对你身边亲朋好友的不友善行为,勇敢地提出澄清。不知道怎么澄清的,可以私讯我,我尽量帮你解答。以理服人行不通,我们就动之以情,试着让他们感同身受。

我亲爱的同志朋友们,因为恶意,你会愤怒、忧郁、焦躁、哭泣,但别因为恶意而让情绪超越了真正重要的事情。也许,我这样的要求对某些人来说,很残忍,但是,如果我们可以一起改变些什么,我们一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