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上,你是否常常在接到老板指派任务时,觉得不太合理?如果你不认同老板决定,或许可以尝试改变你的心态与思考方式!

先不要急着开聊天群组,开启抱怨模式,拥抱挑战,顺便向上管理!

上周的职涯分享,被询问到最多的问题是像这样:

“老板做的决定我不认同怎么办?”、或直白一点:“老板都在乱搞怎办?”、或更隐晦一点:“腰要有多软,或是,要如何让自己不要这么软”(真实问题,实在太隐晦了我只是猜测跟老板有关 XD)

可能许多人在职场上不乏遇到所谓“乱搞的老板”,以自己的意见为核心,一意孤行,最后你的解法可能是拖拖拖阳奉阴违,或是更糟的,工作厌世觉得自己有个爱讲干话的惯老板。

许多人问我的是,如何说服老板,或是如何自我调适,这背后其实隐含了一种,认为“老板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与全貌,就擅自下决定,自己无可奈何”的意味。

我相信一定有许多这种状况(之后分享我怎么处理),但我想先分享另外一个故事,我理直气壮却自打脸的故事。


图片|来源

你怎么知道老板是错的呢?

我曾有一次觉得老板的要求不合理,最后却觉得很羞愧的状况。

我担任监控商北亚解决方案经理,要推广软体解决方案后,第一次谈隔年目标,北亚大老板给了我一个数字:软体销售的年成长率目标超过 50%,并且希望三年内,公司卖出的摄影机当中,自家的软体同时卖出硬体的 20%。(例如若公司当年卖了一万只摄影机,那希望额外多卖2千个软体序号,监控系统一般而言,一只摄影机会配一个软体序号)。

我那时觉得这数字太不合理了,该产品前一年的成长率远低于 50%,占公司摄影机不到 5%,这已经是很努力得到的结果,且那时公司主打高阶产品线,主要的摄影机产品是卖到高阶市场,而软体是中阶市场的软体,却希望1/5的销售是摄影机带动软体一起销售;

从整个市场的成长率来看,整个市场的销售成长已趋缓,市场非常竞争,杀价血流成河,甚至许多免费的竞争者窜出头来,整体市场每年成长率低于 10%,摄影机甚至更低,为什么期待我手上这个搭配摄影机销售的软体,成长率高于 50% 呢?

大老板要我做出一个达到目标的计画,我觉得非常为难,但还是硬着头皮先做了一个计画,并在计画中列出以上的市场现实与我的疑虑,然后先找常给我建议的台湾总经理讨论。

总经理跟我说,“为什么你的计画,放了这一页是在证明,你做不到呢?”

我有点傻住,我是在证明我做不到吗?不,我只是在反映现实呀?

我跟她讲了以上的情况,然后说,基于这些原因,我觉得这个目标高得有点不合理,我希望能让大老板知道这个现实,只是还没想到适合的说服方式。

总经理跟我说:“不,如果是我,这目标不会不合理,我还会列更高。”

虾?我原本以为总是最支持我的总经理,会帮我想想办法,我呆住了,无法理解,这实际上就无法达成呀?

总经理跟我说:“妳看到的是执行的困难,我看到的是,如果我们在三年内无法把这软体做起来,那我们也不用做了。”

“妳也知道,这产品推出时已经落后了,大家低价抢市,市场又竞争,整体市场也走向成熟饱和,妳现在不抢市占率,不趁着我们还有议价能力时把产品推出去,那三年后妳觉得情况会比现在好吗?”

“当妳觉得妳无法达成时,妳会想办法证明自己无法达成。妳用的是历史的销售资料,和市场整体的状况,来证明妳无法做得比市场更好,但是,我们是领导者,我们的情况与资源,是用平均来看的吗?而且,如果妳认为妳必须达成时,妳会想到突破现行做法的方式,妳会想到其他可能性。”

“妳要做的,不是告诉老板为什么这很困难,而是要告诉老板,要达到这个目标,妳需要什么支持。”(推荐阅读:成功创业家绝不说:“不知道、做不到、我没空”

我被这番话深深震撼,又觉得羞愧,我居然用了这么大力气,做出了一个计画,来证明自己做不到,太丢脸了,老板真是对我太好了,对于这样的一份报告,她居然还这么有耐心跟我解释。

我之后下定决心,绝不轻易跟老板说我做不到。(这句话要被酸民说我奴性重惹)


图片|来源

之后我把计画整份重做,在换个方式思考时会突然发现,其实也不是这么不可能,市场整体成长慢,未必代表我的个别产品成长就慢,我还是可以将同样的销售,从其他人那边拉过来,增加自己品牌的认同度,善用原先领导者的优势,带动软硬体整合销售,也因此,有了以下的策略执行方向。

最后,我的产品销售成长不但超过 50%,甚至超过 100%,翻倍成长,这是真的做得到的目标!

我们也抓住了几个大案子,让整个案子 100% 都用我们的软体。其实想想,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个案子可以选择不同品牌的摄影机,但是只有一个软体介面啊!只要成功接到案子,所有的他牌摄影机,也都要连进我的软体。

所以一开始我的估计就错了,虽然目标是要占自有摄影机 1/5 的销售,但我不是只能卖到自有摄影机的市场,软体在一个案子中是全有全无的存在,只要找到具有优势的市场与销售方式,其爆发力是很可观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当初居然没有想到,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一开始就觉得老板的目标不合理,所以不知不觉想尽办法,在证明这个要求不合理,证明我做不到,而不是去想,“我如何能做到”。

从这一刻起,我总是告诉我自己,要用更高的格局思考,决不轻易认为我做不到、目标不合理。而要去问,老板得到的资讯比我多,视野比我广,他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老板订定了这个目标、为什么他认为必须达到这个目标?为什么他觉得可以做得到?我又该如何做到?(推荐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好老板像母亲,让你成长也做你的舒适圈

这种 mindset 不仅拉高我的格局,对我扭转心态、找到“解决方法”而非“失败理由”很有帮助,现实点来说,也是个很“向上管理”的方式,因为老板第一时间看到的是妳的积极,而非反对与抗拒,在你提出积极的解法与尝试之后,即使没达成目标,至少你是朝着目标前进,而不是两手一摊:看吧!我就说达不到!

我之后常常告诉自己:Think big and always open,而这也是当时公司的企业理念之一,老板用这样的方式内化了这个理念。

当然,一定还是有不合理的想像与要求的,我只是希望不要第一时间就否定一个可能,在经过审慎评估后,你还是能以老板的角度思考,提出更好的可能性与解法,佐以实绩与数据证明,在真的必须执行时,这些思考与探索,也一定能成为你成长的养分。

“Think big, and always open”

(真爱我的前老板,女中豪杰霸气外漏一枚,完全是我的典范,我被打脸得幸福洋溢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