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独家抢先看,牧村朝子以平实而坚定的口吻诉说着,性别二分的僵直想像,并不应该被视作合理、自然。

透过“同志”来思考生存之道

首先,我想与各位一起思考,“受欢迎”是怎么一回事。

世上当然也有“不在乎受不受欢迎,对谈恋爱没兴趣”的人,说不定你就是这种人。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人,也请试着跳脱自己的舒适圈,重新思考一下。“受欢迎”是什么意思?

在女性时尚杂志里经常可以看到“最有男人缘的打扮技巧!依每个约会场景换上一击必杀的战斗服!”这种教人如何“受欢迎”的特辑。另一方面,在男性漫画杂志里,也会看见“三十岁还是处男的我突然变得超有女人缘,而且还赚了大钱。全赖这款开运手环所赐!”之类的广告。

看着这些例子,我发现一件事——这些“受欢迎”的遣词用字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以“男女关系”为前提。

因为“女人想有男人缘、男人想有女人缘”被视为理所当然,才会把“讨异性欢心的技巧”做成特辑,宣传“能被异性喜爱的商品”。

现今的日本社会不也将“男与女”互相追求视为理所当然的前提吗?


图片|来源

社会学用语称这种“异性相吸,天经地义”的思考逻辑为异性恋霸权(Heteronormativity)。当这种思考逻辑进一步无限上纲到“生物就是要男女成双成对才正常!同性恋违反自然!是罪恶!赶快去看医生!不,干脆死一死算了!”这种“不承认‘男与女’以外的关系”就成了所谓的异性恋主义(Heterosexism)。

啊⋯⋯真难以呼吸。不只难以呼吸,根本是难以生存。再也没有比因为别人说“这不是废话吗”“本来就应该这样”“这样才正常”,不得不扼杀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更空虚的事了。不只是性别的问题。

人生实难,忍不住抱怨起来⋯⋯言归正传,“受欢迎”这个字眼通常是以男女关系为前提,也就是使用于所谓的异性恋霸权上。这种思考逻辑基本上都建立在“人类的性别只有男女这两种”的思想上,亦即所谓的男女二元论。

上述的男女二元论不论好坏都太不严谨了。(推荐阅读:不被男女二分框架束缚!泰国宪法承认第三性

所谓“男女”其实是非常粗略的分类。这个分类受到规范的背景可能是为了行政上的方便行事,例如“女性可以免费检查女性特有的癌症,经费由市政府负担”。或者是“男人是会偷腥的生物”“女人喜欢可爱的事物”则是隐藏着让大家认同这种性别上的倾向,好加速彼此理解的取巧心态。

何以说“男女”只不过是非常粗略的分类呢?

以下将为各位介绍构成“性别”的各种要素。 构成“性别”的要素

  • 自我性别认同:自己认为自己是哪种性别。
  • 他人性别认定:他人认为自己是哪种性别。当然,不见得所有人的意见都一样。
  • 性别表达:外表、服装、动作举止、遗词造句等,如何表现出所谓“男人味”“女人味”或其他要素。
  • 性取向:想与哪种性别的对象谈恋爱或做爱、不想与哪种性别的对象谈恋爱或做爱。
  • 性偏好:对什么产生性兴奋。
  • 性别角色:以该性别为由,认为那种性别该扮演什么角色(例:是男人就应该保护女人、女人要保护家庭)。尤有甚者是个人基于自己的性别,回应自己或他人的期待(例:男人要锻炼身体、女人要贤淑守贞)。亦称 genderrole。
  • 生理性别:由生殖器或染色体判断的 ♂ 或 ♀,同时也是肉体的性别、生理学上的性别。
  • 生活上的性别:要以哪种性别活下去。以《凡尔赛玫瑰》为例,如同“在家人面前及法国大革命的战争中都表现得像个男性军人的奥斯卡,唯有在爱侣安德烈面前才会露出女性的言行举止”,也有人会依状况改变态度。
  • 文件上的性别:身分证或户口名簿等官方文件上所记载的性别。

每个人的生殖器、说话方式、声音语气、言行举止、穿衣服的品味都不一样。受到荷尔蒙的影响,还会有所谓男性脑、女性脑的倾向。不管是染色体,还是对于性别的自觉,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情况,不一而足。对这些“因人而异的地方”视而不见,一刀劈成男女两边,虽然很方便,但其实也很粗暴不是吗。


图片|来源

各位又是什么样的人呢?请比照前面的讲座里出现的人物,重新认识自己。

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是男性化的女人?还是女性化的男人?又或者全部都不是?如果都不是,那又为什么会这样?

你想有男人缘?还是想有女人缘?以上皆是?或者以上皆非?你如何判断对方是男性或女性?

地球上没有跟你一模一样的人,也没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此时此刻这个瞬间,地球上的七十亿人口各自有其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在一秒钟后、一小时后、一年后、十年后又会各自产生不同的变化。

各位的细胞会一直不断地汰旧换新,会剪指甲,会剪头发,旧的皮肤会剥落,想法也会改变,说话方式、声音、长相、兴趣、相伴的人也会不断改变。我也是,他也不例外。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在不断改变当中。

如同地壳随时在变动,所谓的自我其实虚无缥缈,宛如断了线的风筝,看在周围眼中可能是莫名其妙、充满谜团的人。为了摆脱这样的不安,人类发明了言语,用语言来加以区别,进而产生“我们是这种人,那些人是那种人”的认识。(看看更多:Out in Taiwan|公投,不该用来决定人的分类

然而,在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真的可以吗?所谓的“我们”真的是同一种人吗?透过言语,会不会反而让大家看不见每个人的差异呢?

藉由重新审视“受欢迎”“男”“女”这些平常挂在嘴边的字眼,应该能有所发现。比起用单纯的颜色为世界着色、分类、自以为理解,不如更尊重每一种颜色,把五颜六色的世界一起收进眼底。不需要困难的技巧,只要“尊重每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尊重那个人本身”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