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由国际摄影师 Leslie Kee 发起的 Out in Taiwan 计画,邀请 150 位同志参与拍摄,在女人迷受邀前往采访的时段,我们遇到了 17 位受访者,一同聊聊他们对爱、家、婚姻,以及平权公投的想法。

2018 年 10 月 21 日,一场让 LGBT 族群透过参与摄影,公开出柜,分享自身故事的摄影计画  Out in Taiwan 正式展开,发起此项摄影计画的摄影师 Leslie Kee 提及:“当我捕捉他们微笑的双眼,拍下他们的瞬间,以及他们看到萤幕上的自己时,表达出的感谢。这向我展示了生命的多元可能性,这些人在寻找,生命的另一种可能,展示不同的可能性给他们的家人或朋友。让他们知道真实的自己是谁。”

女人迷应 gagaolala 平台邀请,独家深入 Out in Taiwan 拍摄现场,采访为了 LGBT 族群现身的参与者。访问过程,我看着参与者分享着自己真实的生命经验、一同前来的伴侣,在镜头前甜笑打闹。

我想,尽管争取平权像场硬仗,他们的日常穿梭恶意,他们始终不卑不亢地活出自己,当世界以仇恨待之,他们选择不与恶意为伍,要看见自己的独特、肯定自己的独特,骄傲自己的独特。(推荐阅读:“神不怕新事物!”教宗方剂各力挺同志爱

来自法国的他说:让人们用他们想要的方式相爱

饼干,是一位来台四年的法国人,从事电影、导演相关工作。

在参与者等候拍照的期间,我看见饼干顶着一头显目的蜷曲金发,微微皱眉拿着拍摄须知端倪着,嘈杂人声里,自成一块宁静。我边想着如何用英文访问他,边向他走去。

靠近问声嗨,他脸上立刻布满笑容,用中文回我:你好。我放心地用中文回应,请他接受我们的采访。

问及为何来参加 Out in Taiwan 的摄影计画,饼干尝试用中文回答,我可以感受到他有很多话想说,句子却在他脑中打结无奈,但他坚持要用中文回答,等待了半晌,他的回答,很是让我动容:

“我觉得,同性权益是很重要的。我在法国长大,那时我住在一个很小的寝室,我常常被霸凌,甚至有人会拿石头、纸团丢我。后来我搬到巴黎,情况有好一点,但我发现,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别人眼中的怪胎。我在法国,我是怪胎,因为我是 gay;我在台湾,我不一样,因为我是外国人;我的家人,他们可能觉得我工作的形式很不正常,因为我靠接案维生,但他们是老师都有固定收入。(延伸阅读:“你就好正常,我就不正常?”:《一念无明》里的城市集体忧郁

所以我觉得,每一个人有他自己的特色,有他自己的想法。今天的活动,我觉得可以透过拍照,跟大家说:okay!我也很特别,看见真实的我,我们不要需要隐藏自己。”

或许,我们每个人在他人眼中都有不一样、独特的地方,但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生来,本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身为公开出柜的同志,饼干的成长经历也遭受过被霸凌、不被他人谅解的恶意,正因如此,他更深刻感受到,挺身争取婚姻平权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婚姻跟爱有关,而不是憎恨,但人们不让同志结婚,我觉得这与恨有关。我们的世界已经有太多仇恨了,有战争有很多东西,婚姻总是个快乐的事情,如果有人想要结婚那就让他们结婚吧。”

Let people do what they want. It's about love, not about hate.

饼干

再开朗的他,也有无以言说的忧愁:有爱,才会有家

Champion,是一位网路创作者。在坐定等待调光的过程,一直活力满满,一下跟摄影师闲聊,一下又喃喃地说:“我等下要说什么啊⋯⋯。”自我介绍说出自己的名号,比了两个大大的 YA,自己又笑得心花怒放。

我们一群采访团队被他逗得很乐,他散发出来的欢乐,一下就感染我们所有人。

采访当下,他才结束摄影拍摄,问及这次参加“Out in Taiwan”的目的与收获,他立刻看着镜头回答:“这是国际摄影师帮 LGBT 的族群拍摄的摄影计画,一系列的照片展现了自信的自我。为了同志议题一起努力,在这条路上很不寂寞,我觉得太欢乐了。拍摄完后,看到萤幕上的自己觉得很写实,有时候我们要面对自己真实的样貌,原来我也可以这么沈稳,照片里我看起来或许不是那么快乐,有点酷酷的。我觉得这表现出了我生活里正在经历的某些压力层面,摄影师很厉害把我的故事展现出来,对我来说,冲击性很强大。”

欢乐笑容底下,身为同志,面对社会框架,还是有着难以言说的压力。当我们谈到对“家”的想像,Champion 立刻想到了温暖,

“我觉得无论以怎样的形式成家,有爱才会有家,而且会非常非常的温暖,即便我们家是有着很传统观念的家庭,但我也感受到他们带给我的温暖。”

Champion

正因为家的基础是爱,Champion 呼吁大家 11 月 24 日,请记得两好三坏,投出幸福。他说,或许大家会觉得世界要平等很难,某种程度上,他也相信确实很难,但不代表不能和谐,“和谐当然是来自每个人对他人的尊重,不要拿圣经规范,或自以为的爱来告诉我们这是爱,很恶勋,我会不会被公干啊!哈哈哈!”

迟迟没跟妈妈出柜的她说:没人管以后,我才真正出柜

诺曼,自我介绍时这么说:“大家好,我叫诺曼,今年 33 岁,双子座,现在是一个人。”

访问过程,我才懂,他那句:“现在是一个人”背后有的怀念与感慨。当我们谈论到对家的想像时,他看见“家”,就红了眼眶。他说,“家对我来说是避风港一个温馨的地方,不管在外面多累多难,回到家都会有一个人给你一个拥抱,一个支持。我妈妈最近因生病过世了,我现在一个人,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做,少了一点依靠感。”(阅读更多:人生的失去哲学:不需要向未来许愿,只要认真活在当下

过去母亲对诺曼的性倾向,从不细问,隐约知道他是同志亦不表态支持,直到母亲生病的期间,挂心的就是诺曼的感情状态,怕自己走了,没人陪伴他。

“妈妈当初不是很支持,生病后才比较支持我,对我感情的事开始会关心。现在一个人也算是真的出柜了,因为没人管!

我知道台湾还是有些封闭的现况,想鼓励他们,但真的,之后陪你走一辈子的是你的伴侣。

诺曼

这一点我很感同身受。”诺曼在妈妈走了以后,说自己才算真的出柜,这次来参加“Out in Taiwan”也是想藉由自己的生命故事,鼓励还未出柜的 LGBT 朋友,勇敢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