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偶像剧教母的柴智屏,打造出每部爆红偶像剧背后,都是她对于细节的要求。她相信一个人的幸运,必定来自于努力。


柴智屏 40 岁就当了偶像剧教母,在如此“崇高”的地位下,其实有颗好强的少女心。(摄影:黄圣纮)|图片取自原文

文|陈德愉

这是朋友告诉我的。

许多年前,她和男友在漫画出租店“漫画王”约会,就在两人各自捧着漫画看得津津有味之时,隔壁桌热烈的谈话声音一波波袭来,她转头一看,发现柴智屏就坐在隔壁桌,正和一群年轻人聊天。听着柴智屏和一群年轻人断断续续传来的话语,朋友现在回想,当时柴智屏应该是在准备拍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只是,那时候柴智屏已经是“大牌制作人”、“偶像剧教母”,却跑到年轻人聚集的漫画店,努力地想要亲近年轻人的生活⋯⋯让朋友印象非常深刻。


柴智屏制作过许多当红偶像剧,也捧红不少新生代明星。|图片取自原文

拍照那天是个又闷又热的三伏天气,我坐在窗边,看柴智屏领着众人,气势汹汹地走进来,脸上却是满满的疲惫,连个微笑都挂不住。“现在节气太不好了,太热了。”她坐下,虚弱地说。

“现在我是在克服我的体能,对抗我的脑力和体力(的衰退)。”她絮絮地说起自己的身体,“边拍边改剧本,有时先写后面,隔了一个月,又要跳回来写前面。”要记得上次写到哪里,情感还要接得上。长期久坐着写稿、剪接,“脊椎出问题,然后胃食道逆流又复发。”她小声地说。

问她最近如何?柴智屏低沉半响,然后说:

“端午节后,我的继母过世了。”

“我 20 岁母亲过世,30 岁左右父亲过世,现在继母也过世了,我们家本来人口就少⋯⋯现在家里人更少了。”声音越来越低。

“我想还是天气太不好⋯⋯很多朋友的长辈都过世了⋯⋯”她勉强地干笑一下。

“长辈过世给我很深的感触,以后我(就是长辈了)⋯⋯”一句话还没说完,她突然停下来,对我摇摇头,意思是“说这个干什么呢”。柴智屏是个强人,从不悲秋的。(延伸阅读: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柴智屏宣布重拍《流星花园》,再度引发话题。|图片取自原文

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她又怀疑起自己坐着的这把小沙发,“妳看这沙发会让我往后倾倒,”她作势往后跌,“而且妳的声音会飘走,让我不能专心。”接着柴智屏站起身来,在咖啡厅里四处寻找着“让她可以容易集中注意力的位置”。终于,她觅到一个窗边的对坐的位置,只见她站在桌旁考虑了几分钟,然后转头对我说:

“来,妳讲句话试试。”她说,我啊了一声,她又摇摇头“这样不行,妳讲长一点。”我讲了一段,柴智屏聚精会神地侧耳听了半响,终于点点头“嗯,这里可以。”

摄影师想为她拍照,她皱眉,“等等,我先测个光试试。”取出手机打开摄影镜头,单手举高,盯着萤幕原地转身绕一圈,摄影师问:“这里可以了吧”,柴智屏杏眼圆睁,发话了:

“你别骗我,这里的光可不行——”

“我是拍戏的!”柴智屏眼睛发亮大声地说。

接着,她拉开椅子,一屁股坐定,手肘支在桌沿,手臂搁在桌面上向前伸,双眼定定地看住我,那是全力以赴的姿势;就像她这个人。


离开我们原本坐的小沙发,柴智屏四处寻找可以“集中注意力”的地方,后来她选了这个窗边的位置。(摄影:黄圣纮)|图片取自原文

她告诉我,一个“幸运草”的故事。

柴智屏从小就是一个精力旺盛好动的孩子,“我的记忆里,下课时间从来没有待在教室里过。一定会跟同学去操场跑啊跳啊。”

她说,没人和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她也可以自己一个人玩。

读圣心女中时,有一天她突发奇想,不知道“学校里有没有幸运草”呢?

三叶的酢浆草,若是基因突变长成四叶,传说会带来好运。下定决心“找到幸运草”的柴智屏,把学校的草皮分区,每节下课时间,就趴在草地上,脸蛋贴着地面,翻找着一根根草。

“找到了吗?”我问。

“找到了啊!”她严肃地说。

“我后来觉得,这件事就代表了我。”

“我是那种,一旦定下目标,就会很坚持不放弃的人。”


柴智屏(右)少女时期。(柴智屏提供)|图片取自原文

对柴智屏来说,找到幸运草,不是一种“觉得自己好幸运”的快乐,而是“认真必有回馈”的欣慰。

“很多人觉得,我很幸运⋯⋯因为,四叶的酢浆草是突变,不一定会有的。”

“可是,我要得到这个幸运,是要非常努力、非常努力,才能获得的。”她双手握拳用力地说。(推荐你看:【女人迷儿说工作】你的幸运,是因为你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