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许茹芸,时隔四年带回《绽放的绽放的绽放》一辑,传递人生每次绽放,只为回归自己的根源与初心,在这过程中逐渐明白,人生中的转折也是种酝酿完美的过程。

“这里 有一个最深邃的秘密 无人知晓
这里 是生命之树 根源里的根源
蓓蕾中的蓓蕾 天空外的天空
它高耸于灵魂所能仰望 心灵所能隐藏
这是使星辰得以永恒 各得其所的奇迹”

——〈我带着你的心〉,美国诗人 E. E. Cummings

时隔四年,许茹芸带回《绽放的绽放的绽放》一辑,专辑意象取材美国诗人卡明斯的诗句,传递人生每次的绽放,都为回归自己的根源与初心。

1996 年,《如果云知道》专辑,全台卖破 220 万张,奠定许茹芸天后地位,1999 年,她开始变换曲风,开拓芸式唱腔的其他可能性;2005 年,生命历经工作情感转折,她义无反顾,把自己丢到纽约一年,感受情绪,经验空白,慢慢找回自己;2009 年,发行第十四张专辑《爱.旅行.一公里》,尝试专辑制作人,把许茹芸独立抒情音乐及摇滚曲风的一面,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些年,她活得更恣意了,不断翻玩创意,尝试新曲风,我看着眼前的许茹芸,谈到做音乐,眼里始终有强烈的信念,“如果我一直执着在当年卖破百万张专辑的情景里,我根本没办法进步。时代在变,我觉得自己是个游走在疯狂与理智之间的人,跳脱传统,对玩音乐有疯狂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许茹芸的音乐路,从绽放那刻至今,二十个年头过去,她在不断定锚自己的过程,明白何谓绽放的意义。

绽放是生息,是循环,是当你不再探究存在的意义,所走的每步路、历经的每种痛、见过的每道风景,就成了生命的目的。

接受“转折”,也是酝酿完美的过程

新专辑《绽放的绽放的绽放》传递努力的过程,最终都将回归初衷,对许茹芸来说,初心,是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心有热爱。

“小时候我对唱歌没有太大想法,就只是自在快乐的唱,做音乐路上,能够一直保持那颗最初快乐、热诚的心,我觉得是不简单的事情。做音乐,早期对我来说就是比较单纯地唱歌诠释,近年做了一些改变,自己也参与制作音乐的过程,两种角色都有收获,我也都很享受。”诠释有诠释的真心,创作有创作的痛快,我好奇,面对音乐的身份转换,给了她怎样的养分?

“慢慢地,我在做音乐的过程,找到一种中庸的姿态,我开始明白,事件有自然萌芽的过程,学会接受当下的完美。”

她举例,2009 年,自己尝试独立发行唱片的过程,得从只是单纯诠释歌曲的歌手,到编排音乐、主导专辑想传递的意念,是挑战,也是学习。她更明白,生活除了有对事物的热情之外,还得找到平衡热情与现实的中庸之姿,在不断失衡与稳定的状态里,执着信念,看淡欲望。(推荐阅读:

99 年,许茹芸因唱片公司变动,原先预计举办的演唱会因此暂缓,多年过去,这份对歌迷的承诺她牢牢记着,也是想,有天,把演唱会好好办回来,“我很享受演唱会的过程,与歌迷一起沈浸在音乐里,但又因为每个人的生命经验不同,听着歌曲时有不同的感触。”不同的感动,聚集在同一个时空下,像许茹芸用音乐陪我们走过不同的人生阶段,一首歌表征一个时空,一段年少时的疯狂与感动。

因生命动荡,而造成的擦肩,回望为了赴约而不断努力的自己,这错过,何尝不是种难得?“我们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值得停留与放下的东西,”这东西很玄,我们暂且把它称作“执念”,放下执念,才能真正地去感受。

“我觉得人生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不断有新的事情出现。曾经,单身久了,我慢慢觉得一个人其实挺好的,当我不再去执着感情,接受当下自己的状态时,就遇见了我先生。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体两面,好坏并存的。”

历经事业变化,感情经历,许茹芸慢慢学会,当下看似的“转折”,其实也是种酝酿完美的过程。

失去生活的本能,我在飘荡的过程找回自己

许茹芸接着谈自己出道当歌手,是她第一份工作。出走纽约的时日,她正经历一场长跑感情的转折,在陌生大城,学着与自己相处,“我才发现我一直都在被保护的模式下生活。事情发生后,有天我一个人去超级市场买东西,走在路上,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人’,那感觉很陌生,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与自己相处。”

原来生活拔掉工作与感情,剩下的是一大片空白,能陪伴能依赖的,只剩自己。过去不曾好好与自己对话,突然拥有大段时间独处,让她重新理解自己。

我发现,原来这些年我失去了原本生活的本能。人独身到这世上,有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我一直依赖着别人,没给自己机会去学习。

许茹芸

与自己相处的过程,像婴儿学步,理解自己的能与不能,陪伴偶有的脆弱,跌撞的过程,学会坚强,撑起自己。

“我觉得我很幸运,在 30 岁发现这个状态,我就决定放下工作,2005 年去了纽约。现在回头看,还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勇敢。”那时,身边的人都劝,这不是个出走的好时机,走了,怕回来没有人记得你,“如果我离开的日子,被大众遗忘了,那就遗忘吧!代表我的存在或许是不值得被市场记忆的。当人生遇到一个交叉,感觉迷失,不知道该往哪走时,我觉得我需要去面对那个迷惘。”

这次许茹芸《绽放的绽放的绽放》专辑,首波主打〈芙烈亚〉也是希望传递给听众召唤内在自我的力量,练习与自我的内在对话,学会爱自己,是 30 岁那年,许茹芸感谢自己经历的幸运,“人生计画总赶不上变化,既然生命不能预期,我们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努力的当下,不要留有遗憾,如果结果不好又怎么样?学着接受它吧,接受了才能放下。”揣着生命里的遗憾与懊悔去活,是太沈重了。

许茹芸走过二十、三十、四十岁的阶段,每个时刻于她都是珍惜,“接受自己每个阶段的不同状态,挫败或许难免,但是我从不会因数字影响到自己做音乐的自在跟信心,有没有在那个阶段,做到我想传递的信念跟讯息,对我来说是更重要的事情。”

20、30、40 岁,都各具姿态

社会价值,时常框架了我们对年龄的想像。

于是许多人的生命轴线里,本该探索的 20 岁,急着定位自己,多了无以名状的迷惘;30 岁,担心婚嫁;终于成熟的 40 岁,却因社会框架,迟迟不敢跨出一步,追求渴望的理想。

许茹芸想藉着回望过去,对自己说,更希望祝福你,享受每个各具姿态的人生阶段。

“我想跟 20 岁的自己说,记住那份疯狂的勇气,曾经初生之犊不畏虎,没想太多就当了歌手,一直做着热爱的事。”那时许茹芸在民歌餐厅驻唱,唱片公司看中她找她签约,她说自己没想太多,未满 19 岁就自己决定签约当歌手,反正就当是一生一次的人生尝试。语毕,她选了〈花粉症〉这首歌送给 20 岁的你,希望你记住那份无所畏惧,追寻热爱的愚勇。

〈花粉症〉这首歌,就是在描述寻找成熟感情状态的一个过程,我觉得 20 岁就是不要害怕尝试。所有的失败跟经验,都是有意义的,但你要去经历,才会学到。

许茹芸

30 岁那年,刚巧就是她出发去纽约的那段日子,许茹芸毫不犹豫地选了〈芙烈亚〉这首歌,提醒自己也想跟 30 岁的你说,放下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学会爱自己、陪伴自己其实永远都不嫌晚。

40 岁,是许茹芸现正经历的人生阶段,她说自己很满意现在身心灵的状态,能够很自在地享受当下的自己,接受自己的状态,“无论完美与否,去感受自己在每一个状态里的能量,感受并且感谢那个能量带领自己到达的地方。我想将〈今夜只为你歌唱〉送给处于 40 岁阶段的读者。”

“这首歌描述自己与自己对话的过程,我们历经青春、中年步入老年,回头看一路上的努力,你感觉到自己仍持续往前,就算过程有起有落,这一生,还是在为自己很喜爱的事情,不断奔跑着。”

所谓人生,是一首为了自己而唱的生命之歌,每个人的音色、弹奏的速度都不同,不要因为他人,怀疑自己一直执着喜爱的事情。当我们找到自己生命的主题时,路上他人的闲言闲语、迷惘与失落都成了题外话,不属于亦不能阻碍你成就自己的价值。

花始终在绽放的路上,且让我们寻内心鼓声,一往无前地,追逐心中想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