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父母的期待,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团艺术总监张嘉容想告诉你,也许我们不必期待父母的赞同,应该学习为自己负责,不让父母担心。

同样遭受挫折或压力,许多人一蹶不振,另外一些人却可以很快地恢复,甚至感到快乐、幸福。面对压力,他们有哪些特点呢?能够感恩,能够乐观,拥有希望,能够给予和行善,能够拥有好的人际关系,从孤单疏离中拥有解决策略,能够宽恕和原谅。这个能力就是心理韧性(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拥有高度心理韧性的人,善于用自信、乐观、勇气、自律和贯彻力,面对人生的种种挑战,让自己脱颖而出。

在工作中,我发现人们可以透过我们独创的“水面剧戏剧疗愈技术”,结合正念、舞蹈、戏剧编导、绘画、音乐、心理谘商、戏剧治疗、心理剧等技术,帮助人们拥有更好的抗压力以及自我复原能力。这套技术可以帮助人们转换观点,在面对压力时,重新框视与认知重构,不会一昧觉得自己在受苦、被生命或环境或他人迫害,而是有能力从逆境中看到优点,在更宏观的角度看到人与事更多的面向和角度。(延伸阅读:压力是人生的辛香料!拥抱挫折的四个方法

在年轻世代的大学生,甚至是出社会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年轻人,在面对自己的未来时,仍然非常慌张迷惘。很多年轻人面对父母的期待而痛苦,可能想当艺术家却被迫读了医学院,想当电竞高手却被迫去念数学系,面对父母的期待和自我的期待,卡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透过排练演出一场女儿跟父亲的冲突,演父亲的夥伴告诉大家说:“刚刚感受到非常的不知所措,内心波涛汹涌,很抱歉,但是说不出口,所以才会一直抽烟,但其实并不是对女儿冷漠,只是一个男人的人生中,根本就没有习惯要跟别人说对不起,自己卡住了,无所适从!”,当事人恍然大悟,回想起父亲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说:“老师啊!我懂了。其实我根本不需要我的家人再多给我一个道歉,因为他已经用他的行为在告诉我,他感到很抱歉,只是我一直坚持要听到他说那句话。这个坚持太傻了。”

透过戏剧,当事人可以去同理父母的处境。戏剧跟其他静态的艺术形式如书写、绘画等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透过身体行动演出,能够更深度的发现和接纳内心感受,进一步能够换位思考,了解到对方的心情和状态。

我曾经编导过一出戏叫 《我的天使魔鬼:睡美人》 ,在皇冠艺术节演出,里面有一小段叫:“我是女主角”,女儿因为父母反对自己的梦想采取极端行动。亲子双方都各执己见,都希望对方改变,都没有自己改变的意愿,因此酿成了悲剧。表演者是剧场演员王安琪、王珂瑶、邱安忱,演得非常好。编导创作让创作者得以宣泄内在情感获得净化,也对社会人生提出深度的观察解剖,替人们表现存在的普遍处境和内心情感。对于舞台上经常扮演他人的专业演员来说,透过揣摩和同理,开阔了自己对人性的深入了解。这也正是无数艺术家投入创作、表演的魅力之处。(延伸阅读:法律外的真实人生,吕秋远律师:“我们会犯错,但也会做好事,这就是人性”


我是女主角,张嘉容编导作品,我的天使魔鬼睡美人,2008 皇冠艺术节和诚品小剧场。图片|作者提供

但当戏剧作为转化内心的美学形式,戏剧跟其他静态的艺术形式如书写、绘画等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身在其中的当事人,透过身体行动演出,能够深刻的觉察自己的内在世界,拥有新的发现。我们会特别强调对身体的觉察,参与者在演出跟父母有冲突时,体验到自己身体的愤怒、颤抖、心跳加速等情感和心理感受。透过创造活动,我们陪伴当事人解除压抑和宣泄情绪,深度的觉察和接纳自己。

进一步的,我们也会邀请当事人转换观点,想到自己的父母在发生冲突时何尝不是这样,体验到同样的身体的愤怒、颤抖、心跳加速、失望、沮丧等等。我们觉得父母在伤害我们,但我们其实也在伤害他们;我们觉得他们不理解、不信任我们,但他们何尝不也觉得我们不理解、不信任他们,感到受挫和受伤?

父母有他们自己的成长背景和人生经历,其实很难被改变。然而我们真的需要他改变吗?为什么他有义务要为我们改变呢?也许真正要改变的,是我们期待父母赞成我们、为我们而改变的愿望。父母根本就没有必要也不需要赞同我们的想法,就像我们也不需要去赞成和符合他们的期待。我们要学习的是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让自己可以养活自己,衣食无虞,不需要让家人为我们担心。然而同时,我们也可以对父母传递:我很在乎你,我希望好好跟你相处,因为爱你,我会愿意一直努力。(延伸阅读:如何在成年后与父母自在相处?练习跟父母当朋友


图为张嘉容编导作品,我的天使朋友,2008 女节,牯岭街小剧场,演员黄采仪、黄武山、施名帅。图片|作者提供

经历戏剧扮演之后,当事人会说:

我非常的受伤,但是我更加了解,他其实是很爱我、很关心我的,我能够体谅他的脆弱、担忧和期待。虽然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我比较年轻,我可以比他们更有弹性,我可以想办法增进我的沟通和说服技巧,去跟家人沟通。这些技巧对我未来的人生、工作还有情感生活,一定也会有很大的帮助,这个逆境刚好可以帮助我去加强我的能力和问题解决策略。

我可以努力寻找资源,去找对父母有影响力的师长或亲戚,正面或侧面的说服他们,或者给我意见。我可以把跟父母的冲突视为沟通技巧的演练,摆脱一个受害者、被压迫、孤儿的角色,我不要当一个不被理解的可怜虫,不是一个把利器向外的暴徒,而是主动积极,能够自我接纳、更有弹性去觉察和解决问题的人。 

所以当事人就从一个面对父母期待,被勉强、被压迫,在沟通困难之后,离家出走、自暴自弃、挫折攻击、冷漠隔离,选择伤害彼此这样的因应策略,这么无奈的生命处境,转变成学习沟通说服、乐观希望、幽默对待逆境、获得有意义的人际支持等等压力因应策略,变成有耐挫力、能够对自己负责,善于沟通和说服,能够解决问题,宽容和同理家人,并且自尊自我接纳,与他人保持正向情感互动的人。

希望各位年轻的朋友们,在展开人生未来的路途上,能够善用戏剧方法,在创造力和乐趣当中,帮助自己转换观点,更有弹性和灵活度,当一个人生的艺术家,创造你想要的精采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