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nning Tseng 为你写字,我们在亲密关系里,何尝不是努力调整彼此的速度与步伐,只为了往同一个方向前进呢?


Photo by Ibrahim Rifath on Unsplash

我想谈谈,我曾经有过唯一的一段爱情。

因为这段感情,让我以为我是一见钟情派的人;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其实不爱自己。

第一眼见到她,我不认为她的外表有多么特别,但看了好几眼后,我可以说她是一个耐看的人。我一直认为“耐看”比“好看”是更好的称赞;耐看的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样子。

在我认识她之前,她跟我一样留着马尾。一个想不起来是哪个周末,她剪了一头俐落中性的短发。有人说这样太短;我看着她的双眼说:“我觉得很可爱啊,我喜欢。”

一见钟情,还是要有一点粗浅的认识才能爱上,不是像邱比特那样正中红心“咻”的第一眼就被迷住。

我们以前就读同一所国中,认识的人与生活圈也都重叠。那时候我还没有自己的手机,一个晚上很想和她聊聊天,于是主动发了讯息过去,还附上一个笑脸的符号。我发觉她能接收到我想传达的事情,她也总是愿意与我分享关于很多她身边的人、她自己的事。她不批判又温柔,她让我感觉被了解。我几乎能从萤幕看到她诚挚的眼神,还有笑起来眼睛眯起快要不见的样子。

那年冬天特别冷,她不经意碰到我的手,讶异地说我的手怎么这么冷,接着一把牵起来搓暖和。我的掌心还是冷的,但心是暖的。后来两人暧昧到了一个顶点,她在一个奇怪的日子问我对她的感觉。我依然记得那天害怕失去、却又感动的感觉,流泪之后我们终于拥有彼此。

只是很可惜,也许我太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却忘了其实她喜欢的是自由。我当时总误会她想要认识更多人的心情;而我也似乎失去了自己。当时真的觉得她是我唯一可以沟通又那么能谅解的人。

我记得那天中午我走到她教室外,当时她正跟一个我也认识的人聊天。朋友看到我就向她指了指窗外的我,她出来之后也没有看着我的意思;那时候我感到无助又畏惧地牵起她的手。我很依赖牵手这个动作,得以确认她是真的在我身边。只是她问我:“你要去哪里?”,而不是“我们要去哪里?”后来我们就分开了。

在分手后的几天,我都不敢跟她说话、也不敢看她。她那时候像洋葱让我看一眼就会流泪流个不停。尽管我还有话想说,抱了她最后一次,我发现自己全身都麻痹了,我也忘记了她有没有回抱我。但真的都结束了。

到现在过了四年,我始终无法完全遗忘她,尽管这中间我们再度取得联系,可我再也分不清楚她对我的意义。

一个认识的大学学姊问我:“她到底哪里好,让你记得这么久?”我也说不上来。学姊帮我厘清一些问题之后告诉我:“你没有看看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只是一直在追求着你以为她想要的样子;而,你不爱自己啊。”

今年我生日时,她打来电话来。我感觉到我们对不上频了,我也在想以前怎么能有那么多话对她说呢?在她生日那天我手写了一封信并且拍照传给她。她说谢谢,因为我让她学会怎么去爱,所以她才能遇到现在的另一个她。(推荐阅读:

前阵子取消了关注她在社群上的动态,我想这一次该换我跟她道别了。说真的,我有点后悔没有在热恋的时候留下什么日记之类的纪录,不过还是有些卡片没有丢掉,回忆也丢不掉。失恋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吧?我的爱情很平凡。只是从没有到拥有,再从拥有到失去,我发现好像丢失了一些自己的什么。这是我现在忘不掉的回忆。

不是那个意思的 M


Photo by Ciprian Boiciuc on Unsplash

亲爱的不是那个意思的 M:

你真挚的来信带我回到了过往那些青涩的爱恋时光,那当中有很多的甜蜜也有很多的不知所措,更多时候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的茫然。我们在爱情里寻找的,一直都是渴望拥有的那个对立角色。对方笑时,我们却因为满满的感动而流下泪;对方在我们怀里(肩头)低泣时,我们的内心因为可以为对方付出呵护,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推荐阅读:

在爱情中如果爱得深,而另一半又显得潇洒,则让我们自己又更显得稚嫩。我们评估着每句对话的真切、回应每个动作的力度,还有,现在是否可以牵起她的手、可否张开双臂将对方纳入怀中、甚至送上轻柔的一吻?

为自己打分数、替这段爱情秤重量;总是有许多人规劝别老是做这些傻事。但是,不是那个意思的 M,一段爱情中不管是不是两人齐步同行,少了这些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傻事,又怎么会是爱情、又如何能让人窃尝其中滋味呢?

我想像着你被她紧握的双手,你那干燥的双唇以及湿溽的背脊,以及你们第一次接受对方时的耳边絮语。还有,还有她清澈的双眼,以及后颈上剃短的却还依旧柔软的发根。这些都是你在社群上无法储存的、关于她的珍藏连结、没有办法给赞点爱心、无法留言的。这么想来,热恋时尽管你没有以文字逐条纪录,我已经从你的付出中读出了那些时光的点滴。

不是那个意思的 M,你知道吗?“逐渐把自己变成对方可能喜欢的样子”在关系里对我来说,反倒是种正面向上的爱的鼓励呢。两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以类似的频率鼓着心跳,就连吃食口味似乎都因为共食而慢慢改变,这不都是因为两人面对着面吗?与其说是“逐渐把自己变成对方可能喜欢的样子”,或许用“以更协调的速度与步伐往同一个方向前进”来的更为恰当。

小时候和我的奶奶走路,体型较一般妇女稍微高大的她和我并肩同行时,总会让我们的脚步一左一右呼应着。同时间当我迈出左脚,她便跨出右脚。“这样一来,我们就会走得刚刚好、不急不促呢。”这是奶奶的理论,和你分享。

这当中我们这方认为的“同一个方向”如果和另一半所认知的相去不远,那么这段关系就可能延续得更长更紧密。如果不是,那么就变成了传说中的“失去自我”了呢。没关系,别急着撕下这标签。因为直到有一天,当我们不再对曾经爱慕的另一半感到悸动时,终究会回来拥抱真正的自己。

而从“失去自我”到“拥抱真正的自己”这段路,我想就是你所谓的失恋的过程吧!爱多深、有多痛、流了多少泪就让自己在悲痛中彻底地解放吧。每一段恋爱不管时间长短,我总是刻苦铭心。关系有开始便有结束,开始时奋不顾身,结束了也不放过自己。听着最催泪的歌、故意重复播放两人一起看的电影。当太阳下山,我便用枕头捂着嘴大哭,哭干了喝杯水再把眼泪逼出来。

这么过上几天,但是不要伤害自己,差不多第四天、第五天天一亮之后,你会觉得很饿、很想吃点什么。然后我们都会在巷口的便利商店里找回自己。最后,就连店员跟我们说的“谢谢光临”都会成为一种加油打气的鼓励。

亲爱的不是那个意思的 M,答应我,不要让每一场不能继续下去的恋爱把你变得不勇敢;那些轻轻飘扬的发丝汗毛、无数个失眠等电话的夜晚,还有对方口中黏黏的带有口香糖芬芳的气味,因为不能继续走下去,这些才能成为人生中最过瘾最痛快的点滴哪。

我喜欢你说的:“耐看的人都有适合自己的样子。”而我总是认为,感情比较重、比较深的人到最后都会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肩膀,那个肩膀的主人需要你这样的投入。

相信面对接下来的爱情,你还是会旁徨、犹豫,继续替自己评分、揣摩对方心思,不过也请你就像是从来没有掉过泪、没有受过伤那样子地再去爱吧。


Photo by Yuri Efremov on Unsplash

收到“为你写字”的来信时,偶尔得细细琢磨信中主人翁的性别。刚开始对我来说有点困扰,阅读信件同时我会依着来信者的口吻在脑袋中勾勒主角们的模样,藉以更进入故事情节;如果无法辨别男女,想像会有困难。后来明白,来信内容感动我的都是因为故事中人物的关系与互动,而不是因为性别象征。在那过后,脑子里端想的是那些情绪与动作,以及两人间的絮语,是男是女根本不影响感情或是爱情的组成。

别人的故事如此,我们的也是。

为你写字|为你写下的字,不只是给你也给我自己;很多时候写下来的感觉更强烈,鼓舞振作真心更直达心底。

请利用下方连结的表单与我分享你的心情与故事,我将为你手写下这份情绪,并且撰写专文。你将会在“女人迷专栏”以及“为你写字”页面上看到我为你写下的文字以及回覆。不管是开心、悲伤或是鼓舞人心的,或许这篇为你写的字可以抚慰你或是另一个人的心。关于你的故事,我将会匿名分享,不用害羞担心。

为你写字表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