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设计师 Henry Lee,从服装设计谈到人生哲理,做喜欢的事情没有困难与否,只有要与或不要。

衣服,在每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定义,有些人只求用以蔽体或保暖、有些人则以衣服突显自己的身份地位,而对于“medium rare”主理人 Eddie 而言,衣服不只是如此,而“PROJECTbyH.”也许是最好的演绎。

再次到访 medium rare,这次造访的是由台湾来的时装设计师——Henry Lee。

品牌 PROJECTbyH. 由台湾设计师 Henry Lee 于 2013 年创立。Henry 于在学期间已经创立了自己的品牌,一直以纽约作为基地,直至去年才正式把工作室由纽约搬回台湾。品牌的 Logo 是一个手绘的圆圈,而“圆”正正就是品牌的理念,有一种从零到一,由“无”变“有”的概念。品牌的思想建基于不少哲学概念,Henry 认为所有事物都生而平等,并且是共生的,“物”都生于同一个地球之上,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希望造出一件为人带来最大值的衣服,不用理会性别、肤色的界限。


 FB@projectbyh


FB@projectbyh

为人造衣

时装业带来大量污染是众所周知的事,对于身在其中的 Henry 而言,他不赞成过度生产,所以希望可以把衣服对环境的伤害减至最低,“反璞归真”是他想做到的。你可能会觉得衣服骤眼看来并没有甚么特别,不也只是一个走 Minimal 风格的品牌,但实际上却“此言差矣”,因为衣服上每个细节、每块布料都是用心之作。(推荐阅读:【谢佩霓X设计师小子对谈】当你找到生活的信仰,你会忘记辛苦

Henry 认为“衣服最新的时候,是最丑的时候”。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习惯、甚至是工作都可以为衣服带来不同的转变,而这才是当中最可爱之处。品牌着重为人设计衣服,而不是性别,Henry 根据人的肌肉结构去设计每一件衣服。他的衣服没有肩线,更强调了肩与手臂的一体性,亦不会被肩线限制了衣服的“性别”,而且根据人的线条去缝合每一块布料,不会使用拉链,即使需要花上更多时间制造纸样仍坚持用手制的钮扣。Henry 觉得使用拉链犹如走捷径,在设计当中更重视的是万物的本质,他说:“虽然拉链可以快捷地解决了不合身的问题,但其实当中忽略了物件本身的结构”。而布料选用了由日本订制并且用古老织布机造的布料,皮革亦不介意用有瑕疵的部分,而最有趣的是,Henry 会用上咖啡渣和茶渣作为染色的材料,当然,他不会特意去购买茶包和咖啡,只会用自己喝完、用过的去为布料染色。

至于“Unisex”的概念,原来是与他太太有关。Henry 在 Parsons 主修男装,而他太太则是主修女装,二人的相识亦是令品牌为衣服除去性别的契机。Henry 说:“我们的身型十分相似,甚至连脚的大小也一样,衣服和鞋子都可以共用”。所以,在制作 Lookbook 时,特地用后期制作去除了本来的模特儿,再用线条取代,去除了性别在视觉上为人带来的限制。

弃商从设计

从商也许是不少人,甚至是不少父母对其子女的愿景。做一个商人,可以穿上西装、出入甲级写作楼、甚至好像俗语所讲“每秒几廿万上落”,可以赚取可观的金钱。

而本身念商科的 Henry,则放弃了从商,决意投入时装的世界。Henry 其实是在大学念完商科才去读时装的,他自言生于一个较为传统的家庭,作为商人的父亲亦希望他可以从商。不过,当时的他十分喜欢研究牛仔裤,会去钻研牛仔裤的结构等技术层面的东西,他亦自己开始做起了 Portfolio,请教了不少朋友以及学习裁缝去投考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Henry 形容当时是一种孤注一掷的心态,因为这是唯一可以证明自己能力的时候,若果连学校也考不上,更遑论要在时装业发展。

每一年,都有不少踌躇满志、满腔热诚的年青人希望投身时装界,大展拳脚。然而,看似美好的时装世界实质上却不是这回事,当中所付出的血汗、时间、金钱绝对是远超大家的想像。Henry 表示在 Parsons 念书时,确是十分辛苦,因为每一年的 Project 都很多,压力也很大。第一学期有三十位同学,不担保下一个学期仍有三十位同学。

不要为自己装上天花

“做时装辛苦吗”这个问题确实有点老掉牙,因为不辛苦是骗人的。时装似乎直接与辛苦画上了等号,由设计、到选择布料、缝纫、到后期宣传、拍摄,全部都要全权负责,很难不辛苦吧?因此,为甚么仍要做时装或坚持的原因似乎是一个更有趣的问题。经历了五个寒暑,去年把工作室由纽约搬回台湾。

Henry 亦直言,相对于美国,台湾的资源较少,纽约有很多布料市场、打版师傅、打样师傅,做时装较方便,不过于他而言,台湾则比较自由。虽然做时装有不少难处,不过 Henry 却说:“若果是真的喜欢一件事,并没有困难或不困难,而是只有要抑或不要的选择”。想就去做,当中的过程是最重要的,不要因为害怕失败而退缩。“做好自己,就会有人欣赏”这句说话虽然十分“老土”,但亦是 Henry 的理念。(推荐阅读:专访女人迷设计师 Merci: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


IG@project_byh


IG@project_byh

不少人都认为时装业是白人主导,对于这个现象,Henry 则觉得,虽然东方人在时装产业中相对较不吃香,但不要将放大,最重要的是不要为自己设置上限。若果有“别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吃香”这种心态,只会限制了自己的发挥。Henry 补充:“当然我不是指很 Naive 地去认为时装界不存在这种问题,而是应该认清事实,然后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努力”。对于想经营自己品牌的年青人,他说:“做时装就像是做艺术,最重要是要保有初衷和热情,以及了解清楚自己喜欢甚么。”

对衣服的热情、讲究和认真,不但连系了 Eddie 和 Henry 二人,亦是令人敬佩之处。这份态度,我们亦应珍而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