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在生活周遭早已充斥着的、被过度放纵的父权凝视,还有那些阳刚的、“无伤大雅的玩笑”,我们还要静默多久?

昨晚跟两位男同事小酌一杯,竟无意间地激撞出了许多激烈的争论。

其实争论的起源发生在上一个周末与同事的聚餐上,席间大家在分享自己今年夏天的旅行故事。其中一位女同事艾蜜莉拥有居住在不同城市的未婚夫,她跟大家分享今年夏天他们一起去瑞典北方登山的旅行趣事;另一位男同事比佛跟我一样,都是来自纽约办公室的短期交换,他跟大家宣布他的女朋友今年秋天即将拜访瑞典,并且询问瑞典同事有哪些有趣的地方可以去拜访。

一切看似是个美满和谐的同事聚餐,却没想到,隔周的周一工作日的午餐期间,艾蜜莉生气地跟我与另外几位较要好的同事分享了一则比佛在当天聚餐结束后所传来的简讯。

简讯简短地询问艾蜜莉:“我觉得你很吸引人,你愿意跟我出来约会吗?”

当然,被异性吸引固然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当你知道对方有未婚夫却还是传出这则简讯时,代表了比佛并不尊重艾蜜莉,又或者他对自己过度地充满自信,觉得他可以与艾蜜莉发展出一段特殊的关系。艾蜜莉非常地生气,除了觉得自己就像猎食者的囊中物一样,也开始质疑自己是否给异性自己很 easy 的观感。(延伸阅读:外国女生很“Easy”?做爱和谈爱是两码子事!

分享完这则故事与这两位男同事,原以为会获得对比佛生气的谴责。没想到,其中一位男同事所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却是:“你们有发现艾蜜莉的胸部很大吗?”我反问:“她胸部大跟比佛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他进一步解释,因为艾蜜莉的胸部很大,然后她又很喜欢穿着展露自己身材的服饰,所以比佛的动机当然可以理解,因为或许艾蜜莉给人很饥渴的感觉。

听完解释,我脑中除了惊讶之外也带有愤怒。这就跟性侵犯把罪怪在受害者的头上一样,认为是因为女性穿着暴露才激发了他们的兽欲。男性为自己的犯罪做出合理的解释,认为女性罪有应得——不管他们遭受到了多少的侵犯,加害者不会有错,一定是受害者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自作自受地引发犯罪。


图片|来源

换句话说,对他们而言,女性就是属于男性,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话题继续进展到最近在美国吵得沸沸扬扬的最高法院候选人 Brett Kavanaugh 遭到高中女同学性侵的指控。他们认为一切都是因为政治操作,因为他们无法相信为何受害者在 35 年之后才愿意出来指控加害者。

其实并不难理解——当你曾经被恶心的加害者捂住嘴巴并对自己做出肮脏的行为却无力反抗时,大多数人会选择保持安静以期盼自己尽快遗忘那伤疤,尤其当你还是青少年时。可是在数年之后当你看到当年的加害人竟然没有遭到任何的惩罚而且还被提名进入到美国的最高法院时,你当然会想要出面让大众知道事情的真相,让大家知道他丑陋的一面。

我并不是说所有女性的指控都一定是事实,但是在事情的真相被公布前,理解受害人的立场其实才是我们最应该要做的事情,也是对他们的尊重。

我想,我同事的想法或许代表了大多数男性的声音,尤其是白人男性。他们从出生开始就享受较高的地位,不仅社会对他们没有歧视,性骚扰或性侵害也几乎不曾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所以当 #Metoo 与 #Blacklifematter 活动发生时,大多数的白人男性甚至展开强烈的抵抗,认为这全部都是政治操作。(推荐你看:和你的孩子谈谈 #METOO:任何人都不能未经你同意触摸你

昨晚结束后,我的心沉笃笃地,原来,一直以来相信自己年纪与工作环境相似的朋友们与自己的想法会一致,没想到,原来只是自己活在纽约市的泡沫之中罢了——世界上其他角落还是充斥着这些保守与富有攻击性的想法。

多一点同理心,真的有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