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雅晴,见她从少女成为人妻,再做母亲,谈如何为自己更为女生开路,谈接纳自己,谈关系里的黑暗面,很是过瘾。

“我真心祝福每个人都愿意停止与自己的战争,重整生命之土,重新播种、耕耘,在有限的时间里,毫无限制地去做每一件喜欢的事,在好坏并存的世界中,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美好。”——杨雅晴

杨雅晴在新书《亲爱的女生》自序这么写。她写女生的身份认同、身体与选择,笔法有杨雅晴式的大手大脚,读来有很多细腻的反省、感谢与祝愿。她祝愿人人皆能开疆拓土,姿态各异,落地发芽。仔细想想,其实杨雅晴一路走来,也在开路,先是为自己,后是为女生,生命本有自己的应许之地。

上次专访雅晴是三年前,三年后再见她,她一袭黑洋装踏进乐园,笑说今天儿子女儿暂交保母,总算可以漂亮出来跑行程。三年,她结了婚,生两个娃,历经角色转变,见证艰难,整个人的能量场却越发平静。

我说你能量很不一样,她说当然啊,成为母亲是一种扩张自己——《亲爱的女生》出版过程,她边带女儿边写书,喂奶、陪玩、换尿布,觉得屁啦怎么可能出得了书的时候,发现又怀上二儿子,坑坑疤疤的,最后边坐月子边最终校稿,儿子跟新书双双降生。“生了小孩,知道自己无所不能,对身体和自己都充满恭敬。”她眼神闪闪发亮。

我们从书写意图聊起。她说去年想明白了,希望替女人开路,披荆斩棘,路上妖魔鬼怪,她想走在前头,说不要怕。她感觉这是使命,使命源头有感谢。

我想做开路领袖,你的可爱,你要知道

“有一次,我推着婴儿车,女儿在前方吵着要吃东西。她没看见妈妈在后头汗流浃背,递水递食物,同时还要闪避路上障碍。她不知道她能在路上行走,是因为有人在后面推她,帮她挡了这个,躲了那个,当她能意识到这些,并说声谢谢的时候,她才脱离小婴儿的身份。”

“这件事给我很深的反省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像小婴儿,踩着很多人的恩惠,才能做事,自己却不知道。我确实有很多感谢,是因为我经历很多,很诚实的观察与反省,知道许多人许多事曾经帮助过我。所以我写这本书,想要贡献。”

她语气恳切,希望经验共享,希望替女人开天辟地,起心动念是因为自家外婆。“外婆很有力量,却常常觉得自己是次等的。奇怪耶,重男轻女,我们全家明明都是女的。”

外婆的年代,相信女人要透过压抑自己,服从男人,百般折磨,才能换来幸福。外婆终生规训自己,再复制同样规训,希望保护下一辈,那保护里有自贬与卑微的成分。雅晴跟外婆闹脾气,气她不尊重自己,对自己差;也气她不尊重所有女人;内心其实更气自己,不知道怎么帮忙外婆。

与外婆互动交手,她却也发现,不必说服,干脆用自己的例子扩张她。比如结婚前,外婆总爱念她,年纪到了还不结婚,是不是嫁不出去,检核她行为穿着,求神问卜替她烦恼。她依然故我,也不悲情,也不求外婆认可,自顾自把自己活好,外婆看着她,天人交战,看不懂这种幸福,却又感受她真实的快乐,她活出外婆一辈子不敢也不愿面对的那个自己。外婆也跟自己打仗,也在扩张,这个经验,有爱的意念与循环。

09 年的《百吻巴黎》至今,杨雅晴拆卸父权包装精美的谎言,越来越清楚,自己想带领女生踏上更宽阔路途,接纳自己是谁,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美好。这个美好,得先要不怕去找,不怕看到。

“你的可爱,你要知道啊。”

接纳自己,是对自己的好坏了然于心

她愿景很有爱,希望人人接纳自己与成为自己,停止与自己战争。我说这件事很难的,也不知道该怎么练习。她想了想,说有一点很难是,接纳自己,要对自己的好坏了然于心。

“接纳之前,要先了解,看到自己的‘好’很爽,可是看到自己的‘黑暗’,很痛苦。可是当我们看到自己黑暗的那一面,不是自我惩罚,愧疚,就是选择逃避,很少选择接纳它。”

她有点心灵开释意味的讲了个日常情境,

“一个例子,当我们很想要一个东西,一直要不到,结果来了一个人,把我要的东西拿走了,这个时候黑暗面就会出来作祟,内心小剧场。我们可能会否认逃避,怪自己没有认真争取;可能会骗自己我其实没有很想要;或者我们会生气,那个人怎么这么贱。我们选择攻击自己,或攻击对方,可是这么多反应里,没有一个是接纳自己。”

“我们没有接纳自己真实的渴望,也没有接纳自己的无能。如果可以选择,你可以诚实告诉自己,恩,东西被拿走了,我还没有办法拿到它。”

“我看得很清楚,我想要,所以我要提升。他拿走,那是他的,但我要创造我的,我对自己有承诺,我有能力创造我自己的,就这样。”我说,就这样?她说,就这样,手比一个句号。

我对自己有承诺,我有能力创造我自己的。

杨雅晴

要真的接纳自己,就要接纳自己的黑暗面。不想面对自己的黑暗面,每天都在天人交战,一下觉得自己好糟,一下自己打自己,每天死掉好多次。“如果你跟自己站在一起,不会自我鞭打,不会自我阻饶,准备好就勇往直前,去创造自己的。”杨雅晴说,带着点“好东西不能只有我自己知道啦”的气口。

接纳自己,也有鬼打墙时候,“慢慢来就好。有时候我也很不想接纳自己的恶劣,有时候假装没看到,但我知道自己在假装,我不去否认。”承认欲望,承认不足,接着承诺自己,我有能力创造我自己的。再给自己点个头,恩,可以的。

如果愿意接纳自己,会为自己生根,有力量面对他人的批判,也会对他人宽容,内在和平。(同场加映:快乐是成长!心灵导师赖佩霞:“你愿意承认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

停止证明自己很棒,也值得被爱

黑暗面话题越掘越深,我们聊亲密关系里,黑暗面还会不停放大,不断现身,简直催狂魔。我问亲密关系里,妳看到自己什么黑暗?她坦白得不可思议。

“激情的时候,为了对方我有很多愿意。可在婚姻里头,当爱消磨,我看到自己开始计算,你没有对我付出,我也不要对你付出,我要交换,我看到自己的吝啬。”

她也谈自己对无能的深刻恐惧,“过去我习惯把自己打点的很好,我要自己很能干。可是怀孕到后期,我连自己的脚都碰不到,要老公帮我脱袜子,很多事情要依赖他。我有很深的焦虑与不安全感。我怕我没这么棒的时候,没有人要爱我了。”挺着胖胖圆圆的肚子,她惧怕自己无能,“我越废,越焦虑,如果我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付出,你还会爱我吗?”

我说我们好像,透过“能干”,去获得认可,去证明自己可以被爱。可是也有焦虑,会紧张对方是不是只要“能干”的自己?担心自己不被爱,创伤和焦虑会涌出来,吞没自己。亲密关系是躲不开的镜子,照得你里外透明,你可以选择接纳,“我依赖你,我依然也是可爱的。”

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总是用自己的“很棒”,去交换别人的爱,也会对别人的“不棒”特别没耐心。“我也看到自己的恶劣,看到别人无能,觉得很烦,后来才发现,其实是我对自己无能的惧怕。”“没有接纳自己的黑暗面,就无法爱那样子的人。”你讨厌的人,或许老实地反映了你的黑暗面。

没有接纳自己的黑暗面,就无法爱那样子的人。

杨雅晴

这样吧,停止证明自己很棒,相信自己值得被爱呢,“不然每分每秒都要这么棒,才有人要爱我,也太累了吧。”她摊手呐喊。我问老公也有恐惧吗?她说有啊,多着呢,但不便透露,他也有自己的课题要处理,夫妻就是这样啊,不是承诺白头,而是承诺愿意承认所有的自己。

该怎么进入“承认自己”的状态?“你没有办法准备喔”,她盯着我看,“事件来了,就去面对,不然呢?管他的,你去经验就对了。”杨雅晴撂下一句。经验过了,你就会了。不必想太多,去做就对了。

很干脆。